疫情延宕後反而開了新局──2020東京奧運

石明謹

2020東京奧運註定是一屆不平凡的奧運,2020這個數字,從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無限循環,所謂的循環,在某些部分來說,是一個終結,在某些部分來說,卻是全新的開始,同時又不跳脫既有的框架,這正是我們觀察東京奧運的變與不變時的有趣之處。

因為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所以東京奧運的舉辦受到了嚴重的衝擊,奧運的開幕式少了許多以往的各國政要,看起來好像缺少了一些政治味,但是事實上各國之間的政治角力依然不減,跟台灣最有關聯的,就是各隊的出場順序,雖然過去台灣傳統上是排在英文字母「T」的序列,並不會跟中國的「C」序列一起出場,可是這次東京奧運使用了日文片假名的排序,讓台灣首次比中國代表隊先出場,這個微小的細節引起了相當多的關注,使用日文安排出場順序,是個新的創舉,然而在奧運的開幕式顯現出國際局勢的變化,卻也是亙久不變的第一戰場。

奧運的開幕典禮一波三折,表演的內容也一如往常,難免受到批評,但是不能否認的是,東京奧運的開幕式,想要將奧運塑造成一個更深、更廣的生活文化,相比過去嚴肅、正式的儀式,更多是想用原本與運動天南地北,難以連結的日本動漫、電玩,甚至歌舞伎文化來顯現,文化與文化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讓奧運一般人的隔離感消失,讓奧運不只是運動員的奧運。

2020東京奧運開幕式的煙火表演。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傳播科技產出新亮點

這次奧運面臨了幾乎停辦的挑戰,同時也限制了觀眾的入場,然而也因為人類正要進入5G的高資訊傳輸時代,東京奧運正好是一個試金石,在無法現場觀戰的情況下,各種轉播技術變得更為重要,許多在過去的科技水準下,無法辦到的事情,現在都得到了實踐,迅速而即時的畫面,數百個衛星頻道的同時傳輸,充分詳細的比賽資訊,到毫無死角的攝影技術,都讓我們體驗到時代的轉變,台灣舉重好手郭婞淳奪金時,被捕捉到倒在地上的笑容,正是結合了現代科技的攝影技術所成就的,不能到場觀戰或許是運動迷的遺憾,但是跟過去相比,更多人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享受到比過去更多的奧運精彩。

奧運的口號是「更高、更快、更強壯」,這是人類追求生理與心理極限的挑戰,這次的奧運賽場,比往年更多打破世界紀錄的表現,這歸功於運動科學及醫學的進步,與此同時,傳統的奧運項目也受到了挑戰,「更新、更炫、更多變」也許是這屆奧運給人們帶來的不同體驗,東京奧運共有33個大項跟339個子項目,其中包括了衝浪、滑板、攀岩的項目,讓我們看到了新世紀的運動,有了徹頭徹尾的改變,對於運動的定義,很明顯的與過去不同,運動文化從此更深、更廣,過去所謂的次文化,也許很快就會成為主流。

新陳代謝有了變化

時間錯置是東京奧運的另一個特色,延後一年比賽,影響許多選手的備戰,許多年輕的選手得到多一年的磨練,比預計的表現更加出色,一些原本屆齡的選手,因為老了一歲,反而演出不如預期,這是展現在賽場上的結果,許多年輕好手得到了在東京奧運世代交替的機會,國際運動場上過去四年一度的接班節奏,產生了震動,而距離下次奧運僅有三年的時間,也影響了各國的備戰及接班策略,東京奧運產生了許多新面孔,巴黎奧運卻可能限制新面孔的誕生。

我們也來看看台灣的不同,大家最先注意到的,自然是台灣的獎牌總數,創下史上最高紀錄,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台灣的轉變與進步,不僅僅是數量上的差異,在奪牌的項目上,跟過去更是有巨大的不同,台灣目前已經有超過九個項目至少得到一面獎牌,特別是過去沒有拿過獎牌的球類,以及基礎體能項目的體操。

要知道一個國家的整體運動實力,先從運動之母的田徑、游泳、體操等項目看起,再來是球類,然後是其他各種單一項目,過去台灣雖然在舉重、跆拳等項目的成績不俗,但是對於球類及基礎項目,都是一勝難求,能夠讓具有競爭力的項目更均衡的分布,是一個國家運動能力是否普及的重要指標,在這點上面,台灣很明顯有極大的飛躍。

台灣的整體成長值得讚賞

年齡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焦點,這裡指的不只是選手的年齡,包括整個教練團及防護員等工作團隊,我們看到台灣各種項目的主要教練,年齡層降到四十歲甚至有三十多歲的教練,資深教練有獨到的經驗及大賽淬練,但是新生代教練有更多資訊及衝勁上的優勢,尤其是熟悉更現代化的訓練技術,也更貼近選手的想法,我們可以期待在下屆奧運之前,可以在團隊中引進更多新的訓練觀念,奧運已經不再只比體能,比的更是整體的資訊收集能力,工作團隊的後援能力,這些全新的班底,趁這次奧運擴大培養,是不能鬆懈的工作。

奧運奪牌的同時,也是最好的國際宣傳機會,過去兩年因為疫情及中美貿易戰,台灣的地位受到了關注,甚至可以說是大翻轉,不過那只是在國際政治角力之下的角色,要讓全世界的普羅大眾,真正知道台灣的存在,號稱不被政治干預,實際上又充滿政治的奧運是一個絕佳舞台,在這個巨變的時代,台灣能夠得到比以往更好的成績,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時勢造英雄的必然。

奧運永遠不只是奧運,這才是永遠不變的,東京奧運跨越了在疫情下的舉辦難題,同時也創造了新的轉播觀念與比賽內容,這些不同面向的革新,影響的層面不是比賽勝負,而是更深層的運動文化,對台灣而言更是如此,在奪得獎牌舉國歡慶的同時,關注台灣運動的未來發展,乃至於國家定位,與面對國際局勢的演變,也是免不了的課題。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