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啊疫苗,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黃涵榆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防疫破口隊一波波的政治鬥爭

自從2020年一月底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在臺灣的紅藍白勢力從「小明要回家」(所謂的「小明」指的是極少數不合我國出入境規定的中國籍配偶在中國所生的兒女)、口罩與醫療物資、「武漢肺炎」名稱的問題到疫苗,無所不用其極炒作各種議題,擾亂中央防疫指揮中心的運作和整個臺灣的防疫體系。

試想,去年一月底若不是指揮中心嚴格限制與中國的交通,並且做好各方面的防疫部署,臺灣是否還能成功抵擋一年多的疫情,讓各種日常生活能夠持續進行?那些認為「武漢肺炎」是歧視中國的人,「英國變種病毒」和「印度變種病毒」倒是不置可否。

有關疫苗的議題,防疫破口隊的施力更是不言可諭。他們從一開始就在叫囂臺灣沒有疫苗,包括柯文哲、國民黨、陳文茜等更是尖酸刻薄嘲諷臺灣買不到疫苗。事實上衛福部早在去年九月疫苗一上市就立即著手洽談簽約事宜,趕上第一波的國際潮流,在疫苗生產速度和世界各國都在搶疫苗的情況下,到今年三月才開始到貨。

從第一批AZ到貨之後,防疫破口隊就開始妖魔化AZ,影響部分醫護和老年人施打意願,連帶影響疫苗涵蓋率的提升,而落後的涵蓋率更成為他們政治鬥爭的利器。這股勢力不斷施壓政府接受中國疫苗捐贈,柯文哲甚至燦爛地笑著說,「中國要是給台灣疫苗,政府就焦慮了!」筆者著實不了解他到底吃了什麼這麼開心!

國民黨批評政府「偷偷摸摸」繞過上海理商直接和BNT原廠洽談,國民黨不講的是,透過大中華地區代理商復必泰簽約等同認可台灣屬於中國一部分,包括我方名稱、疫苗數量和期限都將受到中國控制。而中國干預台灣對外採購疫苗也是紅藍白勢力刻意隱藏的事實,德國外交部官員日前已證實中國阻撓我國和BNT簽約。

包括旺中、TVBS、聯合報等紅統媒體在未經調查詳細情況,就卯足全力無限誇大疫苗不良反應,甚至連施打疫苗後吃粽子噎死都可以拿來做新聞,刻意挑起民眾對AZ恐慌,乃至於政府防疫措施的不信任。那些注射疫苗之後的死亡個案經大體解剖後證實與疫苗無關,媒體刻意把「時間先後」扭曲成「因果連結」。

事實上包括日本在內的以莫德那和輝瑞為主要疫苗的國家也都傳出不少疑似接種後死亡的個案,這些個案個別的確切死因與疫苗的關聯都有待進一步釐清,但顯然是被紅統媒體刻意忽視的新聞。

可笑的是,紅藍白政客和媒體人每天妖魔化AZ,但多人早已透過心肝很好的特殊管道先打了AZ。這股勢力最近看到疫苗覆蓋率持續提升,又開始炒作混打疫苗。他們不在乎混打疫苗的效果是否已通過什麼樣的科學研究和驗證,只要能打擊民進黨政府的都能打!

國民黨中央這幾天開始運作執政縣市要自訂疫苗,問題是施打率低落的縣市都是國民黨執政。如果讓他們自己訂購疫苗(事實上絕大部分國際疫苗廠商都只跟中央政府洽談),極有可能會發生更多混打的的狀況,疫苗如何發配,以及是否能在期限內完成施打,都將挑戰整個防疫體系。防疫形同作戰,疫苗是作戰物資,國民黨的企圖等於等於是要自己買武器,擁槍自重,說是意圖進行某種形式的政變亦不無道理。

綜括整個防疫破口隊以防疫和疫苗進行政治鬥爭的過程,約莫就是講了一件事被打臉或被揭露不是事實,就會找另外一點發動攻擊,在名相或符號的層次上永遠可以製造對立和矛盾,任何價值判斷都可以扭轉,什麼人先前說了做了什麼都不是問題。所以柯文哲可以一下子嘲笑疫調是沒意義的事,一下子又可以吹噓類似「同心圓匡列」、「冷區殲滅戰」、「熱區圍堵戰」等看似絢麗的名詞,又可以在確診個案領先全國其他縣市的形況下,說自己防疫成績有95分。

破除疫苗謠言,尊重科學專業

鬥爭民進黨政府是防疫破口隊的主要目標,疫苗不過只是他們親中仇台的遮羞布。當AZ被妖魔化,以及輝瑞被打造成一種「品牌迷信」,民眾形成「非輝瑞不打」的觀感,其實都只是強化了他們對於民進黨既定的偏見或仇恨,那已經超出正常的民主體制裡的理性監督和意見表達。

經過嚴謹的科學研究、實驗和認證的疫苗就是好疫苗,都有助於降低確診和重症的機率,莫德納、輝瑞、AZ和高端都是。臺灣的紅統媒體無限擴大和誇張AZ的副作用,也顯示他們對於嚴謹的科學研究成果的無知和鄙視。難不成紅統媒體的支持者以為AZ是路邊攤或什麼黑心藥廠製造的,而不是世界最頂尖的學術殿堂牛津大學研發的?

日前牛津大學AZ研發團隊的Sarah Gilbert教授在中央球場觀賞溫布敦男子單打決賽,受到全場觀眾起立致敬。牛津大學團隊基於資源共享的倫理原則,所研發的AZ疫苗前30億劑不以專利收取盈餘。他們也因為考慮到一些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可能欠缺足夠財力和技術建置冷鏈和儲藏技術,讓AZ疫苗的運送比其他國際廠牌都要容易許多。

近來也有獲得國際科學研究最高殿堂《Nature》期刊認可的研究報告指出,AZ疫苗對人體保護力終身有效,這樣的研究成果當然不會是防疫破口隊會讓他們的支持者知道的。

話又說回來,國內的紅統勢力鬥爭科學研發和他們對於科學真理的藐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從何大一、翁啟惠,到最近的AZ和國產疫苗都是如此,充分顯示他們企圖以政治手段摧毀對於人們對於科學知識社群的信賴,

也摧毀人與人之間的互助與信賴。所以,當友臺國家捐贈疫苗給臺灣,他們會見獵心喜,嘲諷政府是乞丐。如果接受疫苗捐贈是乞丐,那美國協助撤退到臺灣的國民黨軍民算什麼?

團結防疫,互信互愛

面對防疫破口隊的干擾和中國所操作的認知作戰,我們必須先以科學的態度理解事實。至今我國政府自訂和外國捐贈的疫苗已近900萬劑。截至上個週末為止,全國第一劑接種率已破20%,公費疫苗預約平台上線之後已有近700萬人預約與填寫意願,從7月16日(該日創下施打人次新高達28萬)開始依序接種,7月底要完成全國25%的涵蓋率應該不成問題。這當然也是紅統媒體不斷唱衰、刻意扭曲的發展趨勢。

也有不少民眾修改施打疫苗的意願,表示願意接種AZ,網民也紛紛在社群媒體上分享施打AZ的經驗,也有人表示願意等國產疫苗上市。這些數字和現象都顯示人民自律的防疫措施和團結抗疫的意志都在持續增強,是我們對抗任防疫破口隊最強大的利器。

在經過民間企業出面協助洽談和表達捐贈意願,一千萬劑的輝瑞疫苗可望從八、九月開始陸續由德國原廠直接配送到台灣。筆者認為這批疫苗應以18歲以下學生為優先,不許紅統勢力覬覦、說三道四,更不允許特權人士插隊。先前具有施打資格而放棄者,應該排在比較後面的序位,才符合資源分配的社會正義原則。

但筆者必須強調,疫苗只是防疫必要但非充分的要件,重點還是確實做好防疫措施,即便疫苗陸續到位還是絲毫不能鬆懈。疫調確實和疫苗施打效率都全國有目共睹的高雄市將近三週都零確診,而全國持續一週都在二十例左右,甚至也出現過個位數的低點。團結抗疫,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生活在疫情下的我們必須這樣互信互愛,而不是恐慌、猜疑和相信謠言,才有可能走過疫情的磨難。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