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若陸續到位,然後呢?

黃涵榆

美日台聯合,傑出的一手

日前日本政府一宣佈將捐贈武漢肺炎疫苗給台灣,隨即在六月四日下午就將124萬劑AZ疫苗運抵台北,捐贈疫苗的舉動和日期的選擇毫無疑問都挑戰了中國禁忌。此舉在日本和台灣的網路社群引起一股報恩和感謝的風潮,證明台日官方和民間的情誼得以衝破中國的干預和打壓。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在此之前美國政府已捐贈15萬劑莫德納疫苗給我國,而三位參議員週日旋風式訪台,宣布捐贈75萬劑疫苗給我國。拜登總統上台之後,繼續強化台美的外交關係和友誼,對防堵中國擴張和保衛台灣不遺餘力,在台灣不少的前川粉應該要體認這樣的事實。

疫苗和防疫絕非單純是醫學的問題。美日台在這一波疫苗的議題上經過雙方官員密切洽商順利完成任務,堪稱展現傑出的一手,這樣的合作帶給我國面臨嚴峻疫情挑戰物質和心理的支持。與此同時,政府訂購的AZ也持續到貨,和嬌生和其他國際疫苗廠牌的洽談與簽約也在進行中,預定在八月可以到達一千萬劑,國產疫苗也即將上市,屆時就可以開始實施全面性施打。

疫苗陸續到位對台灣的防疫是樂觀的發展,但是我們也必須理解,疫苗對防疫只是必要但不充分的條件。全面性施打對原本已經不勝負荷的第一線醫護勢必更增加負擔,如何建置高效能的預約系統和徵召社區醫療處所和退休醫護協助注射都將是重大考驗。

干擾防疫的言論和行動不會中止

除了疫苗的迫切需求之外,行政效能、民主的體質、公民社會成熟與否都是台灣防疫是否能成功的關鍵。當務之急是拋開「防疫優等生」這樣的偶包,深刻理解我們所面對的各種威脅和危機。

台灣公民社會和政府的行政效能都必須更有效地反制甚至遏止各種干擾防疫的言論和行動,認知作戰已是防疫不可缺的一環。疫調不實和違反隔離規定都可依法重罰,不管是什麼個人、網紅、名嘴、政治人物或政黨散佈與防疫有關的不實言論甚至包含惡意的訊息,指揮中心和檢調單位也都應該依法嚴懲。

台美日政府在疫苗捐贈這件事情展現的私人情誼和細膩且高效率的外交磋商,絕非傾中的國民黨所能理解和企及,他們恐怕只會更見笑轉生氣,持續一波波的干擾,包括荒誕至極的按喇叭和遊覽車環台。國民黨肯定會想要完美複製宇昌案和翁啟惠案的鬥爭手段,繼先前不斷唱衰AZ造成醫護和民眾施打意願低落,繼續鬥臭國產疫苗。

筆者在先前的專欄文章已多次剖析在過去這一年多的防疫過程國民黨的「防疫破口隊」如何干擾政府的防疫措施,在此不再贅述。連美國和日本捐贈疫苗給台灣這樣多利無弊的事情,國民黨還是不放過興風作浪,包括譏諷民進黨政府四處搖尾乞憐要疫苗、美日給的不夠多等等。

他們也在散佈泰國的便利商店和美國的COTSCO都可以買得到疫苗,諸如此類的謠言。他們還把指揮中心把關疫苗進口,要求原廠證書、相關科學數據等資料扭曲成政府干擾民間團體捐贈疫苗。有網友戲稱,連買PS5都要原廠證明,都要等出貨,買疫苗可以不用嗎?

國民黨的「疫苗之亂」說穿了就是為了連中國自己的國民普遍都不信任、港澳根本都已經停用的中國疫苗。國民黨不會不知道中國疫苗的問題,只是藉機進行媒體造勢和政治鬥爭,逼迫疫情指揮中心和民進黨政府,大發吃相難看的災難財,如同張亞中只憑一張中國某娛樂公司的便條紙就辯稱可以協助取得千萬劑中國疫苗,難怪有名嘴會說連詐騙集團都比他們認真。

國民黨已成功將「政府刁難地方政府和民間團體進口疫苗」這樣的病毒訊息散佈在藍營的支持者和社群媒體,所以才會連年屆70的張小燕都跳出來進行情感勒索,跪求政府不要再刁難疫苗進口。有人辯稱張小燕不過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有沒必要計較她說什麼。就是這種「不用計較」才讓一些似是而非甚至包含惡意的訊息生根在民眾心中,混淆視野、扭曲價值。

張小燕涉入公共議題,她就不單純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如同送喪禮花籃詛咒衛福部長的朱學恆不單純是成衣商,利菁不單純是藝人。然而,筆者不覺得需要過於苛責甚至出征這些人,他們的發言事實上暴露出台灣人面對疫情的集體焦慮和恐慌,更根本上顯露台灣社會長期以來的族群分裂和對民進黨的偏見與不信任。如何化解這種族群矛盾,應該是所有台灣人的共業。

諸多和疫情有關的病毒訊息已被發現是中國有系統的操作,國民黨接棒二創操作。當然,並非所有藍營或統派人士都被政治利益和個人偏見遮蔽。例如,曹興誠就痛批國民黨和藍營甘為中共犬馬。疫情災難也考驗這人性,善良和險惡的人性顯露無遺。

雙北市長失能害慘全國

雙北的疫情顯然還沒有大幅下降的趨勢,傳統市場和安養中心已成為重災區,社區感染的危機似乎也尚未消失。糟糕的是,雙北市長因為個人行事風範和人格特質使然,並沒有很有效的防疫部署,倒是很會嘴巴上的宣示和恫嚇。雙北市的疫調效力低落甚至停擺,確診者足跡就根本已經放棄公告,甚至還發生過三百多位隔離者失聯的狀況。

根據資料顯示,超過六成的確診者足跡都在大賣場和傳統市場,疫情飆高半個多月以來,其他縣市早就已經針對傳統市場進行單一入口實聯制甚至休市的措施,雙北對傳統市場還是沒有施行有效人流管制,推託難度太高不易執行,柯文哲這幾天也才勉強擠出要派警察站崗控制人數,最後才開始仿效其他縣市依照身分證字號單雙尾數分日分流。疫苗注射登記和動線欠缺妥善規劃,大排長龍的現象增加群聚感染風險。

能力差或失能倒也無妨,如能虛心求教和求援也還能避免疫情惡化,但是兩位掌握全國最多行政資源的市長還是做不到,倒是很會砲打中央和經營媒體聲量。新北市的防疫旅館整備不足,必須北病南送。雙北的疫苗注射率也遠落後於高雄三天打完兩萬劑的效率。

柯文哲先前放話自己來指揮防疫應該也不會太差,筆者實在不清楚到底好在哪裡。他痛批民進黨政府打病毒有比打他努力事情就好辦,筆者也不清楚他又努力了什麼。但筆者很清楚,他恐嚇台灣人幾個星期以後全國會像台北一樣糟,如同他先前譏笑南部縣市治水不力常淹水,幾天前的東區淹大水戳破他數十億打造海綿城市的謊言。

他甚至連早已在施行的一人確診全家檢疫的政策都可以拿出來大肆宣揚,中央政府早已編列預算免費施打疫苗的政策都可以成為台北市政府的福音。對於第一線醫護希望儘早施打疫苗的心聲置若罔聞,刻意營造醫護反應不佳的氛圍,作為他攻擊中央的政治籌碼。這樣置第一線醫護生命安危於不顧的人,連基本的誠實和同理心都沒有,到底憑什麼謀求大位?

指揮中心應該做什麼?

雙北市長近日喊出雙北「區域聯防」,我們也不需刻意唱衰,畢竟雙北的疫情將牽動台灣的整體疫情,衷心期盼兩位市長在擁有全國最好的行政資源的條件下,能以蒼生為念,套句柯文哲以前常掛在嘴邊的話,「政治其實很簡單,找回良心而已」(筆者不確定這對他來說是不是已經沒有用了),別再讓口水淹沒防疫和政治擔當。

當然,陳時中所領導的防疫指揮新作為最高的防疫權責單位面對任何一個縣市的緊急疫情都責無旁貸。當部桃醫院發生群聚感染,指揮中心立即進駐,成功防堵疫情擴散,面對近日的苗栗電子工廠疫情,指揮中心也在第一時間進駐。筆者認為指揮中心也應該當機立斷更介入雙北的防疫工作,必要時依法接管雙北市的防疫行政。

指揮中心更應該拋棄「防疫優等生」這樣的偶包(甚至錯覺),畢竟我們現在面對的疫情和去年相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指揮中心應該參考類似紐西蘭的成功典範,評估接下來的疫情可能的發展軌跡,確實做到先前大家引以為傲的「超前部署」,一樣重要的是加速國產疫苗上市的效率,建置疫苗施打的社區網絡和預約系統。面對即將到來的端午節連假的大規模跨縣市移動,該取消連假就取消,該禁止跨大規模縣市移動就禁止,不要怕得罪人。去年疫情尚未飆高的情況下宮廟的遶境活動都可以禁止,更何況是疫情如此嚴峻的此時?

台灣公民可以做什麼?

成熟的民主體制和公民社會,每一個人都應該是行動者和執行者,做好必要的自主管理。端午連假原本飽和的雙鐵訂票已出現退票潮,顯示台灣公民成熟的自律性。疫苗逐漸到位固然可喜,對安定民心有正面的作用,台灣人的現實感如何不被嚴峻的疫情和各種包含惡意和扭曲的價值觀所綁架,也是防疫重要的一環。

面對極可能流感化和常態化的武漢肺炎及其變種,每個人都是倖存者,除了做好自主管理展望後疫情時代的到來之外,更需要思考我們要活下來成為什麼樣的人,如何改變我們的食衣住行的方式、維持什麼樣的社會關係,如何成為現代化民主社會兼具知識與行動力的公民。

6月8日的確診數已下降到219,且陽性率也降至1%以下。如指揮官陳時中所說,完全沒有放鬆的本錢。面對武漢並肺炎的流感化和常態化,台灣公民也必須體認這是一場談結束言之過早(甚至是沒有結束?)的長期戰鬥。說來有些老掉牙,卻是不爭的事實:面對武漢肺炎及其變種無盡的疫情,我們除了看清各種威脅的本質,培養公民社會更成熟更健全的免疫力之外,別無其他選擇。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