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看空習近平會成真嗎?

趙君朔
1,209 人閱讀

1月31日知名金融大鱷索羅斯針對中共當前政經情勢的談話引起了廣泛矚目。他將近24分鐘講演內容的重點是,他希望也認為拋棄鄧小平改革開放遺產,一心追求全面控制的習近平會在難以有效處理恆大地產違約引發房地產部門急凍,以及無法控制新一波的Omicron疫情下有機會被反對他的人取而代之。

在較為詳盡地討論索羅斯的觀點前,究竟目前中共經濟的實況如何,美國知名財金分析師Danielle DiMartino Booth邀請知名研究中共經濟的諮詢公司China Beige Book的CEO Leland Miller所做的深度專訪,透露出來的訊息很適合做為評判索羅斯論點的基礎。

知名金融大鱷索羅斯針對中共當前政經情勢的談話引起了廣泛矚目。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Leland Miller分析2022的中國經濟

China Beige Book是一家專精於從中共經濟各個層面收集大量數據,以判斷中共經濟走向的專業顧問諮詢公司,也因為其資料上的優勢,該公司的CEO之前不時會做出和從美國遙遠地觀察中共的眾多分析家不太一樣的評斷,對於中共的政經發展的預測一路看下來也相對較為樂觀,但在這場深度訪談中,Leland Miller一樣點出了下面幾大中共經濟的隱憂,也認為2022對中共來說是非常關鍵的一年。

首先他認為中共在習近平一人獨裁的治理下,已經悄悄的置換了和人民間存在的隱形契約:過去是中共靠推動高速的經濟成長,換取人民在政治上的缺乏自由與共產黨的專權。當下從習近平過去一年的政策來看,中共現在推出的新契約是要以較低速、較為平衡、健康的經濟成長來讓一般人民享受到更多經濟發展的果實,當然他提醒觀眾,中共是否能順利地調整經濟體質而不引發經濟嚴重下滑還是未定之數。

其次中共在房地產泡沫破裂之後,現在一直強調要靠人民消費的增長,來取代投資放緩成為經濟成長的新動力,但這已經是老調重彈而且一直沒有做到,所以只能觀察接下來北京會有什麼新的社福政策,用來讓缺乏社會安全保障的人民減少儲蓄增加消費。

第三,在房地產部門出現成長明顯放緩,各地成交的價量都下滑的窘境下,他認為習近平在正式得到認可二度連任的二十大前會先放緩對之前對房地產部門的緊縮,以免在二十大之前出現太大的經濟震盪,讓他的連任出現衝擊或是變數,但這並不會像之前2015的大規模救市、放水,之所以沒有這樣的政策空間,除了不能再出現房地產新泡沫外,和下面第四點有關。

第四,北京的決策者非常擔心美聯儲為了應對國內的通膨接下來會大動作加息,因此不敢考慮現在推出大幅寬鬆的貨幣政策,用以刺激下滑的經濟,以免在美國連番加息後出現嚴重資金外流和匯率大貶,加重目前已高達2.7兆美元的外債負擔。

第五,雖然中共的經濟目前看不到重回高速成長的解方,但恆大違約引發的危機,他認為不會引發全面性的經濟崩盤,因為中共的經濟體制背後還是有政府的高度管控,在面臨危機之下,政府能用強制控制資金流向防止金融危機,所以只會持續出現挖東牆補西牆,讓貨幣大量流向不具有經濟效益部門的問題,這樣做的後果是經濟一步步趨向成長越來越慢的停滯,但不會爆發西方世界或是開發中國家常見的金融危機。

最後關於到底中國市場是否還是適合投資的標的?他的看法是只要想進來的外資對風險的容忍度很大,並尋求他的公司這類的專業機構協助進行風險評估,那麼還是有在中國市場獲利的機會。

但對於一般對中共政經金融環境缺乏了解的外資操盤手來說,如果只是覺得我的投資組合中要有中國題材,讓投資人覺得有機會從中共廣大的市場中獲利,那麼這是非常天真也很危險的想法。

中國經濟有可能由崩盤而潰敗

Leland Miller的觀點可以說類似於旅美中共政經研究專家何清漣和程曉農兩人提出的「崩而不潰」模式。相對地,索羅斯在演說中明確的預測習近平雖然有眾多政策工具但無法處理好恆大破產的後續,後果會在今年的第二季顯現。

另外,可能是這場訪談進行的時間早於Omicron變種病毒進入中共境內開始傳播的時間,Leland Miller對於中共過度嚴格的清零政策並沒有加以評論。但這兩點所能引發的效應說不定就足以讓中共的經濟從崩盤轉向潰敗。

首先恆大拖欠大量上游的建材、家具廠商的巨額貨款,已經造成這些廠商營運上的重大損失,例如上海專精於建築塗料、保溫裝飾板的亞士創能公司,就因為和眾多房地產的交易貨款無法回收,去年的營收轉為虧損,該公司被拖欠的貨款高達近6億人民幣,而這其中有84%都是恆大的子公司所欠,像這樣的公司非常多,亞士創能只是其中一個例子罷了。

在恆大和其他房地產公司的欠款在業內引發的上下游連鎖效應之下,會有更多公司因為收不到欠款而倒閉,或是購買恆大建案的民眾卻等不到交屋而讓預付款付諸東流,中共政府是否能像Leland Miller所預測的一樣,靈活的使出挖東牆補西牆的手法來解決問題,其實是個很大的問號。

房地產問題不處理好必危及習近平地位

畢竟根據哈佛大學經濟系Kenneth Rogoff和共同作者的估計,房地產部門直接、間接佔了中共經濟的30%左右,中共越想用拖延、掩蓋消息的方法處理,只會讓這個人類史上總額達到65兆美元的最大泡沫之一破裂的後遺症越來越嚴重,從中共過去能處理各種經濟難題,其實無法直接推論出這個被吹了十多年的超大泡沫破掉後,一樣靠國家對經濟的高度控制力便能平順地度過危機。

再來索羅斯另一個非常有趣的論點是中共目前的疫苗只是針對武漢肺炎最初的病毒所研發出來的,沒有辦法對付當下傳播力非常強的Omicron變種,但偏偏中共又自豪於在2020年率先控制疫情的鐵腕清零政策,在無法有效控制Omicron傳播下,各地出現越來越多的嚴厲封城,讓經濟活動停擺是接下來很可能會發生的大問題。

這點不只是索羅斯,知名的政經風險諮詢機構歐亞集團去年底發表的2022年10大政經風險報告,一樣列出中共的清零政策,不但註定會失敗,還會帶來嚴重的經濟後果。

索羅斯認為習近平作法就是效法史、毛

除了這兩點索羅斯和Leland Miller的看法明顯不同外,索羅斯在演講中還提醒觀眾習近平現在的鐵腕控制,絕非如急於討好中共、在中共境內有巨大金融利益的橋水資本CEO Ray Dalio屢次宣揚的,這是為了讓中共社會貧富分配更平均的改革,而是習近平一心想效法史達林、毛澤東的專權,去除在政治上對他構成威脅的其他權貴。

的確習近平去年對以科技巨頭為主的各部門民營大企業的打壓,讓這些巨富個人承受重大的財務損失,公司的營運也受到巨大衝擊。

所以在習近平一意孤行讓更多人經濟利益受到損失的形勢下,Leland Miller所觀察到的習近平加諸給人民的「新社會契約」,是否能順利執行實際上充滿了變數。再考慮到一旦俄國和烏克蘭之間真的爆發戰爭,全世界的能源、糧食價格都會往上彈跳,加重美國升息抗通膨的壓力,同時減少中共以寬鬆貨幣應對經濟持續下行的壓力。

因此索羅斯大膽預測習近平經濟政策的失敗在今年第二季度,便會顯現有其道理在,屆時利益被他嚴重影響到的政敵,聯合起來阻斷他打破規矩的連任之路是可能出現的結局。

中共的外匯存底數字有問題

除了索羅斯指出的兩大中共經濟正面臨的挑戰外,另一個同樣非常值得注意的線索是,本期《鏡周刊》的評論文章所提醒的,從2018到2021四年中,中共光是外貿的順差累積便超過兩兆美元,但是外匯存底四年來公布的數據卻幾乎都一樣,維持在3.1兆美元上下。這個詭異的現象被該刊評論的主筆解釋為,應該有一大部分被中共政府用某種記帳的手法,拿去填補經濟的黑洞了。

因此總體來看,在中共內部經濟火山隨時可能爆發的2022,如果普丁以動武的威脅最終逼迫西方讓步,或是透過動武將烏克蘭粗暴的拉回俄羅斯的勢力範圍。在政治操作上經常模仿普丁的習近平,為了將焦點從內部危機轉移,恐怕會在俄羅斯得手之後,在印太地區有樣學樣挑起事端累積和美國政府談判的籌碼,例如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研究中心便剛發表了,台積電受到中共網路攻擊造成晶片供應斷裂的兵棋推演部分結論與建議。

台灣政府應該要對此類事件做好準備工作,2022正如同Leland Miller在接受訪問一開始所說,會是很關鍵的一年,能針對變局做好準備的國家便能在後疫情時代中脫穎而出。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