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伸援手,可貴,內神通外鬼,可悲!

陳信仲

五月中旬以來,阻擋了一年多的疫情終究攻破台灣當初牢不可破的防線,正式進入社區感染。隨之動搖的,除了對政府的信心、受損的經濟,還有因為對政府的不滿、個別政黨投機的意圖產生的毫無原則的謾罵與造謠。平心而論,與各國相比,台灣政府面對的除了防疫底下必然面對的執政難題,更要面對自不自覺配合對岸混合戰與統戰策略的人民。

以最近的世界局勢看來,時運其實站在台灣這裡,台灣正處於能夠整頓自己與國際民主陣營的絕佳機會,但混亂的台灣政局、意志不堅的民心以及有意無意配合對岸情報戰、輿論戰的政治勢力,卻不由得讓人擔心,台灣是否能抓住這為數不多、稍縱即逝的機會之窗,讓自己藉由獨立獲得自由、躋身世界諸國之林。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世界局勢明顯的「轉向」

近來讓筆者注意到世界局勢丕變的,首先是日本一連串對台的種種作為。六月三日,NHK新聞報導出現了四日要直接提供台灣AZ疫苗,隔天在茂木敏充外相的記者會正式宣布之下,午後124萬劑疫苗就降落在桃園機場。此舉儘管被認為是日本報答台灣311大地震時慷慨的捐款,但政治上的意義卻不容小覷。因為無論台日關係如何緊密,官方或政治上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對日本政治長期觀察者而言絕對是殊難想像的。日本民意如何支持台灣,從來也不曾撼動日本政治上的決定,可是這次疫苗捐贈台灣的行動,在宣布捐贈的幾個禮拜內,就由日本媒體放出消息,測試日本民意的支持與否,並且象徵性地以民意「克服」了長久以來對中國的「忌憚」,除了令人驚奇以外,或許也意味著日本政府對中政策的轉換。

無獨有偶,菅義偉首相在六月九日與野黨進行黨魁討論時,也將台灣當作國家來討論防疫成功國家的經驗。此舉雖然引發中國的不滿,但以民族性思慮周到、瞻前顧後的日本人來說,此舉代表的涵意不言可喻。六月十一日,日本參議院就支持台灣加入WHA一案,以全體起立的表決方式無條件通過。隔一天的六月十二日,菅義偉首相於G7峰會上重申支持台灣參與WHA。種種作為,都看得見日本在日台關係、日中關係上由「消極」逐漸明顯地轉為「進取」的態度。

而且在NHK、《產經新聞》等日本媒體,甚至是被認為最「左膠」的《朝日新聞》上,台灣的討論也比起過往,有著驚人的報導量。在送疫苗給台灣的前一天,NHK報導了自民黨的外交部會正在匯集一些建議,這些建議要求去探討台灣出事時該做準備,與同盟國進行具體合作的沙盤推演。

《產經新聞》則一如繼往地持續報導日本政府贈與台灣疫苗的後續計畫,更讓筆者驚奇的是,從前只能從「天聲人語」等文化相關欄目上讀到台灣的《朝日新聞》,近來則是以「台灣海峽『危機』的劇本」為題,出了連續七篇的連載。最近則是以台灣海峽為中心,探討周邊各國的動向。從日本媒體的討論熱度以及日本政府態度的轉換來看,可以說台灣已經成為日本社會在自身安全保障問題上,關乎國家利益的核心要旨。

至於美國在拜登政府上台以後,在經貿上對中抵制、擺脫對中國的依賴、對中策略的「進取」轉換,以及強勢回歸國際組織,試圖奪回中共對世界的主導權一事,也隨著台灣媒體日復一日的報導中逐漸清晰,六月二十日突然加碼贈與台灣兩百五十萬劑的莫德納疫苗,以及事後美方此舉是為了解救台灣由於疫苗出現的政治危機的消息,更彰顯了美國於戰略上的「進取」轉換,本文毋須多加贅述。

台灣內部不安的「動盪」

然而與此同時,台灣在五月十五日疫情爆發後的發展,卻讓人感到不安。對民進黨始終懷有敵意的國民黨、民眾黨黨人,在疫情爆發以前,因為防疫政策的成功無處批評,始終處於被動態勢。疫情爆發以後,就一改原先的沈默,開始進行沒有底線的批評與謾罵,甚至開始不配合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指揮,擅自行動,導致台灣陷入疫情失控、疫調困難的處境之中。或許對這些政黨的黨員而言,是收割政治紅利、博取民心的大好機會(他們或許各種層面上都很明白毛澤東所謂「天下大亂、情勢大好」的策略思維),但這些指控客觀看來,除了毫無道理以外,無論他們真實意願為何,都在配合中共對台灣實施的混合戰。

以疫苗一事為例,在疫情尚未爆發的時候,藍白政黨不斷對外宣傳台灣當前有的AZ疫苗,其副作用過於誇大的危害。導致施打意願的低落;在疫情爆發以後,同樣一批人開始以疫苗不足為由,毫無保留地批評政府施政的無能之外,更強勢要政府接受中國疫苗。然而思維清晰、對國際局勢有一定認識的人都知道,台灣政府早就購買足量的疫苗,問題在於疫苗廠商的供應不及。

隨之而來的,是「政府無能」宣傳之下的陪襯:疫苗吹牛秀。開始有親中團體、企業等宣稱自己有外國疫苗的現貨可供使用或捐贈,然而在國際疫苗大廠的「原文打臉」,表示不售予國家以外的團體之後,試圖削弱政府正當性的企圖不攻自破。而日本政府於六月四日捐贈的124萬劑疫苗到貨之時,同一批人又開始鼓動「僅有124萬劑是為了國產疫苗的銷售鋪路」的謠言。要解決疫苗不足的困境,最為徹底的方式就是自力研發疫苗,然而曾經氣走何大一、翁啟惠的同一批政治勢力,現在又以「炒股」、「盈利」的標籤再度打擊台灣的產業自主,試圖造成對中國的依賴。

而這樣的謠言,在駐台日本記者野嶋剛近日向日本親台跨黨派團體「日華議員懇談會」會長古屋圭司詢問疫苗贈送的經緯以後,得知這個數目純粹是因為是日本當時所能贈與的極限,而不攻自破。隨後茂木外相也透露媒體,將繼續對台灣捐贈疫苗。六月二十日隨著美國兩百五十萬劑莫德納疫苗降落桃園機場的同時,台灣是「疫苗乞丐」的嘲諷此起彼落。在可預見的未來,想必這樣的輿論操縱、謠言散佈在疫情止息之前,不會有停歇的跡象。

這種「無理取鬧」、「見縫插針」的、「過剩」的陰謀論,很難讓人認為是對政府施政的合理監督與批評,看起來更像是配合對岸混合戰的「協力者」。這不得不讓人想起,在上述《朝日新聞》的連載裡,提及四套攻台劇本當中,最接近當下現實的一套劇本:混合戰(ハイブリッド戦),日本前國家安全局次長兼原信克認為,中國將仿效俄羅斯侵略克里米亞的手法:網路戰攻擊重要基礎設施,剝奪其戰鬥能力後,散播假新聞擾亂社會,切斷海底纜線並癱瘓電信網路,誘導台灣島內親中派奪權的同時,投入特殊部隊,在美軍介入前於短時間了結一切。如果中國採取的正是這套劇本(因為另外三套尚未真的發生:本格侵略、離島侵略、偶發衝突),那我們應當有所警覺,現在處於這套侵略劇本的第幾階段。

台日交流協會在捐贈疫苗之際,曾以鬼滅之刃、桃太郎的故事做比喻,鼓勵台灣人不要自我放棄,加入魔鬼的陣營,美國也用捐贈疫苗體現了對台灣的承諾。從近期世界局勢看來,台灣確實不再孤立,「棄台論」也隨之消散,然而台灣卻有很多備受動搖的人想要放棄自己。我們除了要嚴厲指正這種失敗主義,更要保持警覺、團結對抗這樣配合對岸混合戰而不自知的企圖,避免台灣再度被鎖進名為中國,實為奴役的囚籠當中。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