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中國夢和清零令

康正果
882 人閱讀

六四屠城後,歐美民主國家面對選民的人權義憤,曾勉強對北京採取最低限度的經濟制裁,以表示其應有的抗議和懲罰。鄧小平改革開放的路子一時受阻。就在美國決策者及其智庫們爭論對中國是孤立還是打交道之日,我們精明的同胞港商和臺商捷足先登了中國大陸的市場。歐美跨國公司怎肯讓道德底線絆住投資搶灘的腳步,各國政府於是順水推舟,配合攸關本國利益的全球化生意經,試圖用「人權對話」撩撥中共,藉以排除與殺人政權打交道的輿論障礙。

中共應聲接招,偷梁換柱,搪塞進生存權和發展權的特殊國情,讓西方體諒到本政府能解決十幾億人的溫飽問題,也應該算是為世界人權立了大 功。中共與西方就這樣軟磨硬泡著,終於在2001年底加入世貿(WTO),獲享發展中國家的優惠待遇,從此寄生全球化,一面得力民營企業的迅猛發展,一面剝削農民工任勞任怨的奉獻,十幾年摸著石頭過河,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製造業居然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繁榮。等到習近平上臺,業已為中國崛起蓄積了雄厚的經濟實力和被西方看好的國際影響。

寄生是中共不斷壯大的手段

寄生是中共為求倖存一再成功運用的詭變手段。每一次成功的寄生總是通過敗壞所依賴的寄主,成功地壯大了他們的勢力。需要明確的是,在渡過危機,用穩定壓倒一切之後,習近平甫一上臺,自然要急於開闢國外市場,擴充投資,搞他的大國外交。早在初次訪美時,他就大剌剌揚言:「太平洋夠大,足以容下中美兩國。」習是毛的好學生,毛時代國家那麽窮,還硬是要在美蘇兩大強權外獨闢蹊徑,領軍第三世界,白花錢向亞非拉輸入革命。現在面對新世紀全球化博弈的局勢,習近平硬是要擺出更上一層樓的架勢。

江澤民有「三個代表」,胡錦濤有「科學發展觀」,習上臺後,立即標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對外宣傳,則包裝了一個高深華麗的用語,叫作「人類命運共同體」。此用語經黨媒大肆宣揚,深度闡釋,曾被寫入聯合國某些組織的決議。其暗含的指向其實是通過寄生全球化,一步步削弱和取代美國霸權,進而扼制民主價值觀,阻止顏色革命,以期構建一個足以抗衡自由世界的後共產專制陣營。落實到具體運作,便是號稱為「加強區域互聯互通,擁抱美好未來」而大力推行的一帶一路各類項目。

「一帶一路」已造成多國貧困動亂

這些項目前些年熱火過一陣,近來已日漸冷落。據有關報導,中國在2000年至2017年期間為13427個項目提供高達8430億美元貸款,讓中低收入國家背上了總額為3850億美元的隱性債務。國際上批評中共通過「一帶一路」輸出腐敗、專制和監控模式,說它表面上是經濟和貿易,實際上,還包含中共的政治、軍事目的,稱霸世界的野心。

僅就目前陷入債務危機的斯里蘭卡、巴基斯坦等國來說,中國的援建和貸款不但未能造福該國,反倒引發了該國的經濟危機和動亂,造成巨額壞帳,惡化了該國與中國的關系。這些壞帳會對中國的經濟造成多大的風險和災難,眼下實難以預測,僅就最近王毅宣布免除非洲17個國家23筆到期的無息貸款一事而言,已在國內招致極大的民怨。

美國自始即對一帶一路持警惕觀望的態度,最初英、法、德、意四國曾參與亞投行,東歐不少國家也積極跟進。隨著事態的發展,習近平所構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日漸露出兇相,遂引起自由世界的反制。

自由世界的反制絕不鬆手

作為對中國的回應,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等七國集團在去年倡導「重建更美好的世界」,用來抗衡「一帶一路」。歐盟也推出「全球門戶」計劃,為低收入國家提供「透明和基於價值觀的」項目融資。波羅的海三國已退出中國─中東歐合作組織,17國如今僅剩14國。一個正在針鋒相對的形勢已抗衡得中共的一帶一路在走向末路。

中共寄生全球化的另一個詭變是,利用開放社會的脆弱性,以及歐美各國對中國經濟日益增長的依賴,大量收集商業情報信息,收買和竊取科技機密。單就美國的情況來看,據說被竊取的科技信息即多達2000件。自川普執政開始,美國的情報機構亡羊補牢,已破獲多起盜竊情報和技術的案件,同時針對某些科技專業,嚴格限制招考中國留學生。

另外還出臺多項規定,嚴格審批高科技公司出口中國的產品,比如現在限制14納米以下的芯片出口中國,國會已通過有關芯片的法案。此法案生效後會對中國的科技發展造成嚴重的打擊。中國在高精度芯片研製上耗資甚巨,可惜至今仍無突破。作為頭號世界工廠,前景的確不容樂觀。因為國內製造業約有七成的零部件一直依賴進口,隨著歐美對中國的零部件出口日益嚴格限制,掣肘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

自大流行以來,歐美各國的外包加工企業紛紛從中國撤出,逐漸轉向越南和印度。世界工廠的盛況正在江河日下。繁榮多年的東莞,近年來民營企業相繼倒閉,外資陸續撤走,現在幾乎成為空城。人類命運共同體已淪為空洞的口號,習近平自以為是的中國夢大有化為噩夢之勢。

習近平的「中國夢」帶來夢魘

習近平的「中國夢」既盜版了美國夢,又在叫板美國夢。美國夢是個人的夢,它意味著任何個人都可靠自己努力進取獲得他/她應得的成就。從一個偷渡客在中餐館打工到成為餐館老板,從一介平民競選為美國總統,都屬於美國夢的範疇。這個dream,多少是含有ideal——即理想的成分的。

但習近平的中國夢純粹是中共的黨國夢,在黨國的嚴控下,它不只無助個人的勤奮進取,反而壓制了個人的自由選擇。再退一步來說,小學水平的習近平顯然並不懂「夢」字在中文語境中的消極含義和不祥之兆。他那個妄圖稱霸世界的黨國夢一經提出,就潛在著滑坡到功名富貴一場空的黃粱夢/南柯夢,《紅樓夢》「眼看著高樓起,眼看著樓塌了」的危險結局。

就以上所述中共詭變所導致的西方反制行動來看,習近平冒充「男兒」——他曾譏諷蘇共「竟無一個是男兒」——的大話,妄圖以中共霸權抗衡自由民主世界的夢想眼看著是要趨於破滅了。

面臨如此可怖的巨變,習近平至今仍自高自大,在網傳的最近講話中,他公然稱贊毛澤東搞個人崇拜的功勞,還得意地說:「下層勞動人民就相信這個」,竟一味把中共奪權建國的成就歸功於全黨對毛的崇拜。他這些話明顯是為他的「定於一尊」張本,執意要在二十大後做全黨領袖,自我晉升為毛二世。與此同時,他還批評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論」不符合辯證唯物主義,聲言他只要紅色的貓,哪怕它抓不到老鼠。

他的昏話越說越得意,自大地為中共定性,說共產黨不是創造財富的黨,是掌握政權的黨,掌握政權要以千年計算。習近平這一席狂言已退化到秦始皇「二世、三世至於萬世傳之無窮」的地步。面對經濟下滑的形勢,他最近在公開的講話中提倡毛時代的「不怕苦,過窮日子」,似乎是要迫使全黨全民多吃苦頭,從而徹底扭轉三十多年來官民腐敗的困局。

習近平運用清零,要訓練中國人回到一窮二白年代

就以上所述習近平的言論和作為來看,我們就不難明白,目前國內經濟下滑到如此危險的地步,習近平仍不惜停工停產,堅持在全國範圍內大搞「清零」恐怖的用意了。既然一帶一路走不出去,外資又不斷撤資,乾脆就退回毛時代的閉關自守,只要能保住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政權,經濟下滑也在所不惜。三年來,全國範圍內到處封城,核算篩檢,綠碼通行,擾民之舉沒完沒了。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嚴苛的防疫措施已對全國人民的行動自由、人格尊嚴、生命安全造成遠比病毒嚴重的傷害。可悲的是,受驅趕的人群形如螻蟻般排起長隊,自大流行以來,日復一日。人們遭受大白吆喝催促,依舊順從地張口結舌,一任棉簽無休止地戳進喉嚨。美國的核算篩檢都是測試鼻腔,中共為什麽堅持要捅國人的口腔?兩相對比,採用如此出格的檢測手段,難道不是一種借助防疫,行使規訓大眾的羞辱性手段嗎?

我每次在屏幕上看到此類令人看不下去的景象,就不由得聯想到美國人熟知的deep throat——那種侮辱人格的施虐受虐形態。再註目那些身著統一生化防毒制服的大白,則恍若美國殭屍電影(Zombie movies)上的群鬼,他們不分白晝黑夜,一隊隊僵硬邁步,巡邏長街,作威作福,仗防疫之勢,施展毒於病毒的暴行。

制服者,治服也。不同的人一旦被蒙住面孔,統一著裝,他們無形中就喪失自我,屈從於服裝,化身為一致行動的機器人,什麽暴虐的行為都幹得出來了。「清零」制度是習近平對全民進行規訓的一場醫療政治運動,是試探黨對人民的控制能達到何種程度的群體實驗,是強姦民意的淫虐行動。瘟疫往往起到自然界對人類生息繁衍進行篩選淘汰的作用,抵抗力弱者不幸被淘汰,抵抗力強者倖存活了下來。

清零操作的肅反作用就是要打擊個別不服從規訓者,進而規訓廣大順民乖乖服從指揮,忍辱茍活下去。強權羞辱是挫敗個人意志最有效的措施。中國人既已如此這般受折騰將近三年,至今仍未出現全市、全省、全國的大規模抵制和反抗。這不能不說是中共創造的世界奇蹟! 我深信,在全球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恐怕都沒有哪個政府敢於如此橫暴地役使/疫使民眾,而其治下民眾也都不至於像中國人那樣屈從政府的淫威。習近平及其集團既已如此這般地演習了三年之久,且得以步步緊逼,挫折全民的自尊,日益上緊螺絲,加劇羞辱,以至驗證到他們所要求的屈服和忍耐,則二十大成功召開之後,中國社會被迫退回到毛時代的閉關鎖國,關起門打狗,恐怕是在所難免的了……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康正果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