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統治基礎依然穩固

劉又銘
573 人閱讀

自2022年末至今,從二十大、白紙革命、前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喪禮,到清零解封與美中間諜氣球事件。許多報導與分析都認為,這些事件的出現與中共的反應,都象徵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個人權威正受挑戰、中共的統治基礎正在鬆動、中國的控制能力正在下滑。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2022年末至今對習政權的挑戰

有評論家表示,在中國經濟成長持續放緩,國際經貿環境對中敵意四起的狀態下,北京還是將清零政策持續到2022年末,等到中共二十大結束後才解封。就是習為了避免落人口實,避免解封後帶來的混亂,提供反對者攻擊習個人威望的彈藥。而且,無論是2022年10月的二十大會議或8月的北戴河會議,也一直有謠傳,認為習將在派系壓力下放棄清零政策,甚至會為了派系平衡讓「上海幫」或「團派」分配到一席總理。而這樣,至少能對習派崛起做出些許箝制。但事與願違。二十大後,11月底,又有人說,習準備取消清零,是因為他「被幾個拿著白紙的學生嚇壞了」。更誇張的,則是說習的第三任,已經變成民主國家面對朝小野大、準備交接的跛鴨總統。

甚至,12月初,習幫「前前國家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舉辦的葬禮,之所以相較於前前前最高領導鄧小平縮小規模辦理,從當年《人民日報》記載的「長街『慟哭』、萬眾同悲」,到這次只有「長街『肅穆』,萬眾同悲」;當年說,有十多萬人「悲痛地揮淚」送別。但這次,只有「首都各界群眾紛紛來到沿途道路兩旁」。就是因為,習一派獨大後,原本打爛上海幫與團派,根本是想用疫情嚴峻,連喪禮都不給辦的方式,草草把江前前主席給埋了。

但最後,還有這個「十五分鐘的小規模『快閃』告別式」,是因為習的政權不穩。前主席胡錦濤在20大時「被離場」,以及「白紙革命」造成的餘波,讓習不得不與江派妥協。並且,習更為了避免情勢如同紀念胡耀邦儀式所引發的六四事件般野火燎原,又要盡量嚴密監控讓江的告別式維持在規模的狀態。

解封時機不差,中國傷害不深

但美國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前情報分析官與中國研究專家Christopher K. Johnson就認為,習既不傻、也不瘋。其實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相較於市長的真正領導)被拔擢為二十大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習實質上的二把手後,我們就可以看出來,李跟習的親密程度,堪稱肚子裡的蛔蟲。2022年一整年封控下來,上海作為中國最「洋氣」、資訊最難封鎖的地方,各方民怨壓力山大的程度,肯定也透過李強,傳到了習的耳朵裡。

但習之所以硬撐著不解封,問題在於,中國糟糕的醫療環境與COVID應對系統,若連這次封控嚴密的情況下,都可以有「大白亂抓人」或「冰櫃焚化爐嚴重不足」的新聞壓不住。那更遑論,若是「佛系防疫」或「集體免疫」這種作法一出來,可能甚麼經濟下行、黨內鬥爭或白紙革命的反對聲浪都還沒來,中國國內大量的死亡人數,以及逃向全球的難民,都將讓黨中央直接人頭落地,亡黨亡國也不是甚麼不可能的事情。

習在全球疫情尾聲、世界各國都選擇重開國境的2022年末解封,就是在打一個時間差。一方面,若解封後事情順利、疫情沒有嚴重到亡國滅種,那它可以說自己是廣納雅言的人民領袖;另一方面,若解封失敗了,嚴重程度超出預期。那他大可以再怪給「境外敵對勢力亡我中華之心不死」。說不定還可以藉此宰殺一批不聽話的、辦事不力的。多賭多贏,一本萬利。當然,最後的結果,目前看來正朝疫情恢復平靜的方向走。中國經濟反彈的時間點與力道,甚至比去年全球預期的更早更快。

江澤民喪禮小規模辦理是64後中共黨內共識

而且,小規模舉辦江澤民的喪禮,也不能說是習近平個人權力上的挫折。根據香港大學新聞傳播研究所the China Media Project負責人David Bandurski的觀察,中國共產黨的「喪禮政治學」,基本上,自紀念胡耀邦過世的學生群聚,導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就從紀念偉人的啟示性喪禮(revelatory),轉向紀念家人的儀式性喪禮(ritualistic)。這點其實從1997年鄧小平去世時就已經開始了。另外,有一說胡錦濤的出席,代表習派對團派的示弱,尤其是在20大期間直接把胡架走以後,還讓他出席喪禮,更是弱中之弱。但仔細想想,胡作為前主席,與江的繼承人,他若是缺席,那才真正代表習缺乏安全感,習派的政權不穩。

間諜氣球絕對還是習的意志

五角大廈官的聲明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因「間諜氣球事件取消訪華」;而本次事件,代表著中國官方的軍文分歧。這種主流的論述,不外乎強調,習近平自己也希望能透過布林肯訪華的行動,增加彼此的接觸與溝通,藉此和緩北京與華盛頓這幾年來嚴峻的關係。畢竟二十大已經結束,應該也不用再對內打腫臉充胖子了。所以這次突然飛進美國本土鬧得沸沸揚揚的氣球,應該不是習的意思。這就表示中共本身意見的分歧與雜音。

作為曾大量經手官方所蒐集情報的美國專家,Christopher K. Johnson就於2月底的《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中表示,我們不能用民主國家長大的普通人觀點,來了解習近平的世界觀與中共體制。其實,面對中國共產黨與中國政府共構的龐大國家機器時,我們要有一個常識是,中共統治下,有所謂強調條條塊塊的「區隔對待」(compartmentalization)傳統。若是再加上「部門本位」的狀況下,左手不知道右手在做甚麼,這種事情經常發生。

或許中國外交部真的不知道這次的氣球行動。因為對中共或中共領導人習而言,外交部的作用,是妝點中國門面,控制世界對中國的看法,並排除任何可能損及政權穩定的尷尬狀態。所以,外交部在中國的官僚體制中,一直都不是對外的第一線。反正他們只要會擦脂抹粉即可,擦甚麼、抹甚麼根本不是重點。但人民解放軍就並非如此。解放軍是先作為「中國共產黨的槍」,接下來,才做為「中國的國家軍隊」。也就是說,解放軍是政權生存不可或缺的基礎、是中共統治的最終保障者。作為黨所指揮的槍,解放軍既可以在1989年無情鎮壓天安門學生,也可以是1970年代至今逮捕反對者與異議分子的工具。 簡言之,外交部不制定政策,當然也不會告訴解放軍應該做什麼或不應該做什麼。

更誤導的觀點是,解放軍或其他鷹派試圖破壞布林肯的訪問,以挫敗習近平對美尋求局勢緩和的意圖。回顧拜登執政這兩年,美國對中國的敵意從民間到兩黨,都在持續上升。所以對習來說,美國是中國不共戴天的敵人。相較於川普四年和拜登兩年,過去六年來,貿易戰、科技戰、甚至新冷戰的全面封鎖與對壘,間諜氣球算起來根本只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習近平甚至可能只是誤判認為,找找這種小麻煩,不會阻礙布林肯來訪。殊不知美國國內大環境對北京的絕對逆風,隨便丟個柴薪出去,無疑都是引火自焚。

更重要的是,不同於胡錦濤是個單純的技術官僚出身,習的軍方家庭背景,到插隊下鄉後,歷任軍隊書記等監督職位。這讓他對解放軍的官僚結構與行為模式有一定的了解。更讓他在掌權初期,就透過反腐清洗,打亂了解放軍長期的官僚組織網絡,重新調整解放軍的權力體系,形成向心狀的階層統治。習這種牢牢抓緊軍隊的能力,除了鄧小平以外已遠非江、胡可比。

所以要說習派式微、習個人威望下滑、中國威權統治搖搖欲墜,這些觀察與推論可能都還是缺乏更有力的依據,甚至可能混淆了期望與事實。

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留言評論
劉又銘
Latest posts by 劉又銘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