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怎麼還不去死》與爆社流水席之亂

蕭育和
8.4K 人閱讀

乍看到《老公怎麼還不去死》這樣的書名,可能會讓天底下為人丈夫者心裡一驚。第一時間或許是否認,覺得這本書跟自己沒關。畢竟,就像沒有任何一個婆婆會自認為是惡婆婆,也沒有任何一個丈夫會自認為是「值得去死」的失敗老公。

但事實擺在眼前,日本記者經濟與社會議題者小林美希在《老公怎麼還不去死》一書中採訪了多位「外表看起來貌似沒遇到多大問題」的妻子,但她們都有個共同點,就是暗地裡希望老公「死掉更好」。

這些老公在社會眼光中可能都「罪不致死」,但問題在於有些讓人痛恨的罪惡沒有被法律明定,甚至有時候看起來還符合道德。這些被認為應該去死的老公們大多沒有嚴重的外遇,沒有對妻子施加暴力,也有賺錢養家,這難道不就是世俗定義中的「好男人」?然而隱藏在平淡無奇的家庭生活中,這些男人有意無意的貶低妻子、拒絕分擔家務、把育兒全盤當成太太的工作。

當妻子為了照顧家庭而被迫離開原本的全職工作,選擇低薪兼職,丈夫並未意識到這是社會結構的不公,更未意識到這是妻子為了對家人的愛情而做出的犧牲,反而大大方方的講出「等你賺得比我多的時候我就做家事」,這種自以為優秀、自以為好笑的屁話,妻子覺得講出這種話的丈夫不如死一死,她不用受氣還可以安逸領遺屬補助似乎也是十分合理。

婚姻衝突:一種最為廉價的國民議題

正如世界上所有人類社會一樣,台灣社會中有許多衝突,國家認同的衝突、政治立場的衝突、勞動權益的衝突、性別平等的衝突,不一而足。衝突並非全然是壞事,因為衝突代表社會中的某些人們具有不可退讓的立場。只要我們保持健全與和平的民主對話,總有一天,這些衝突將會如同油門一般,帶領我們走向打造更完善國家的道路。

然而也如同大部分的人類社會一樣,台灣人的注意力很多時候埋葬在微不足道且沒有建設性的「假議題」跟「假衝突」之中。以前些日子爆系公社流傳炒作的「新娘嫌棄流水席很低俗」事件為例,背後疑似有中資的爆系公社掌管了許多讓人發洩私怨的臉書社團,其本質為利用人們喜愛八卦跟爆料的心理,炮製出許多「原本不該是新聞」的新聞。

妙的是,這種造假也不能說完全不符合新聞學理論,因為按照最基本的學理定義,與現在大眾社會的常態,公關行銷公司的第一要務就是製造出「不是新聞的新聞」,某某歌手在某年某月某日要舉辦簽唱會,門票一小時內售罄,這並非真正意義的「新聞」。這個資訊或許對粉絲來說有意義,但對整個社會來說,並沒有「新聞」價值,這是一則被包裝成新聞的「事情」。

爆系公社的運作邏輯,就是運用數位定型化契約收割一切使用者自動上傳的貼文、影片,利用這些本質上並非新聞的抱怨與爭議(當然,有時候是有趣而並非負面的貼文),壯大自己的流量,藉此推動自己真正想炒作的議題,來達成資金提供者的目的。至於爆系公社的客戶是誰,目的究竟是什麼,或許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然而,在臉書觸及率江河日下的今日,即便是以非常容易散佈的瑣碎八卦內容為賣點的爆系公社,也有了不小的業績壓力。適時的出現一則「嫌棄南部流水席」的「高傲壞台女」貼文,不啻天降甘霖。接著,真正該解決問題的丈夫鬼隱,霸氣小姑登場,瞬間把婚姻溝通問題變成小姑與大嫂的房產歸屬權對戰,這個劇本看來似曾相識──原來就是使用者結構嚴重高齡化的批踢踢實業坊裡熱門看板「婚姻板」的萬年不變爭議話題:台女是否過太爽?台女是否要太多?台女是否愛吃「女權自助餐」?

我們根本不知道那位嫌棄流水席的新嫁娘是否存在,更不知道她有沒有一個「剛好」也那麼愛用爆系公社的小姑。但我們知道的是,這個跟大家都沒半毛錢關係的假議題盤據了新聞版面長達一週,在這期間,更重要的政治、經濟與社會議題全都輸給了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兩個女人。

在這兩個女人的鬥爭中,很明顯的,角色設定為裝死鬼隱的丈夫就是日後會被認為「怎麼還不去死」的那種丈夫。如果他真的存在的話,肯定也會覺得自己「很棒」、「對老婆很好」、「認真養家」。殊不知他早就已經落入「值得去死」的分類框架之中,觸犯了第一天條:「沒有能力調解妻子與婆家的紛爭,讓紛爭持續一晚以上」。

婚姻衝突很容易激起人們的討論,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關心人權、交通、環保、外交,但每個人都經歷過父母乃至自己的婚姻。這是每個人都能講上一兩句的話題。但正因為每個人無需思考都能講上一兩句,所以很多時候大家講的也不過就是那些表面的一兩句。

「雖然是孩子的爸,但這男人不配做我的丈夫」

《老公怎麼還不去死》一書中,一位受訪時年齡58歲,化名夏子的女性特別突出。她與其他多數受訪者不同,並未因為結婚育兒而斷送職業生涯,也並沒有受到太多公婆的壓力,但她最後還是成為了極度厭惡老公的妻子。夏子是一個十分能幹的外科手術房護士,她能在高壓環境中持續工作,而且對很多事情都有興趣,她甚至能在撫養三個孩子的同時,熱衷參與社會改革運動。

夏子在結婚前,有兩個考慮的對象,一個是跟自己個性接近的人,有活力、有趣、外向,她愛他比較多。另一個是現在相看兩相厭的老公,老公很安靜、穩定,對她也不錯。幾經思考,因為夏子想要生孩子,她選擇了比較內斂、看似比較穩定的老公,因為她認為這樣的男性會是更能夠保持家庭穩定的對象。換句話說,她放棄了最喜歡的男人,跟第二喜歡的男人結婚。

然而,結婚十四年後,老公跟她說:「要不是有小孩早就跟你離婚了。」

夏子目瞪口呆,心想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人是她自己吧?

老公在婚後表示自己想辭掉土地測量的工作,挑戰代書資格考試,夏子十分鼓勵,她努力賺錢養家,讓老公專心準備考試。最後老公花了一番功夫確實通過了資格考試,也找到了代書工作。但沒過多久,老公就瞞著她偷偷辭職了。被發現之後,他說:「我沒法承受經手那麼多金錢的壓力。」

夏子真是驚呆了,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心裡暗地思忖:「你經手的不過只是錢,我經手的可是人命啊!」

老公做什麼事情都很廢,心理素質很差,倒也無妨,反正夏子是出色且熱愛工作的專業護理師,她有養家活口的能力。因為夏子負責支援重大外科手術,必須24小時待命,她連洗澡時手機都不離身。當夏子出門去「經手人命」的時候,老公就要負責照顧小孩。雖然老公確實很愛小孩,也不算是失職的父親,但卻對夏子的工作時間頗有怨言,甚至阻止夏子利用閒暇參加社會運動。

他說,「妳有時間去街頭湊熱鬧何不回家帶小孩,受不了妳這種個性。」夏子跟他解釋說,參與社會運動並不是去湊熱鬧,不是去玩,而是因為關心社會,想要促成改變。但老公無論如何都不認為夏子的活動是正當的。就在那時,夏子忽然產生了一種想法:「這男人檔次真的有夠低,根本沒資格當我丈夫。」

當夏子心態開始變化,她發覺自己對這個男人的愛已經煙消雲散。於是心想,還是乾脆把他當成性伴侶湊合用著好了?但很快的她發現這樣也不行,她開始覺得這男人身上有股過去不曾注意到的臭味。

如果我沒結婚,沒佔男人便宜,就沒我的事了。

回首當年,夏子坦言,因為在社會環境中她不相信女性可以獨力撫養子女,所以才會選擇了貌似適合共同養育孩子的男人,而不是自己真心愛慕的對象。她放棄了愛情,但換來的卻是如此不堪的結果。老公不僅並未提供充分的經濟支援,兩人還經常爭吵。夏子認為,在社會願意改變成「即便女人單身也能安全地養育小孩」之前,類似這樣的問題都不會結束。

如果用批踢踢婚姻板或者爆系公社的邏輯來描述,那些急著把握時間生孩子的女人,在不友善的環境下,會看起來像是死要錢的壞媳婦。她們會更急著去尋找經濟相對穩定的男性,而非聽從自己的心意跟真心愛慕的對象結婚。她會堅持夫妻的房屋至少要共同持有,因為她知道一旦離婚,單親媽媽有很高機率會淪為低收入戶,而且統計上大多數離婚的女性從未有機會拿到來自前夫的贍養費。

而當她們想通這一切都不划算的時候,她們將會放棄婚姻跟生孩子。國家的生育率就降到了低點。畢竟,同工不同酬是事實,育兒與職涯難以兼顧是事實,一旦婚姻失敗經濟將會崩潰更是事實。因此,她們拒絕了這一切。

這麼一來,至少,看著爆系公社流出的厭女新聞時,她們還可以笑笑的說:「我沒結婚,我沒佔男人便宜,這都跟我無關。」

作者興趣是政治思想與歐陸當代思想、被深刻思索過的一切,以及一切可以更有深度的物事,留心閾界、間隙與極限成癖,深信自由起於文字的繼受、交鋒、碎裂、誤讀與訛傳。

書名:《老公怎麼還不去死:家事育兒全放棄還要人服侍?!來自絕望妻子們的深層怒吼》
作者:小林美希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時間:2022/12/28

留言評論
蕭育和
Latest posts by 蕭育和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