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劇與殖民裡的男人們—説蔣萬安、蔣孝嚴與蔣經國

石牧民
772 人閱讀

9月26日,台北地檢署前,意外被捲入23年前蔣孝嚴婚外情事件的當事人聲淚俱下;另外一邊,議論蔣孝嚴緋聞案的媒體工作者和蔣孝嚴同黨籍的台北市議員參選人則唇槍舌劍,針鋒相對。媒體人向當事人致歉,參選人向媒體人挑釁。爭吵起來,場面並不好看。他們都是生理女性,為了對妻子不忠、對其他女性弄權的蔣孝嚴,讓自己不太好看的樣子成為新聞畫面的焦點。兩、三個禮拜以來,這些女性們在電子媒體上的你來我往已經變成談資,終於在北檢大庭廣眾下演變成肥皂劇般的小小高潮。整個過程中,道德有明顯瑕疵,形象不堪的蔣孝嚴,從來不需要露面。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打出蔣經國的名號所為何來?

這個事件大致上從蔣萬安開始。蔣萬安在競選旗幟上把他自己和蔣經國放在一起。蔣經國形同蔣萬安的背後靈。那一面旗幟,說穿了,就是一句話:「蔣經國是我爺爺。」這麼一來,這個事件恐怕是從二十幾年前的章孝嚴開始。那時的章孝嚴,巧為佈局;媒體人寫了本書《蔣經國與章亞若》。但章孝嚴自己行不正,婚外情形跡敗露黯然辭去總統府秘書長職務,但畢竟在2002年拿到了顯示為「蔣孝嚴」的身分證。過程迂迴曲折,但也就是一句話:「蔣經國是我爸爸。」蔣孝嚴「蔣經國是我爸爸」這句話可以世襲。過了二十年,蔣孝嚴的兒子參選民選台北市長,能把「蔣經國是我爺爺」做成競選旗幟。

中國國民黨人和中國國民黨支持者為了「蔣經國是我爺爺」這句話被指出來而氣急敗壞,澄清那一面形同說「蔣經國是我爺爺」的旗幟不是蔣萬安自己做的,而是中國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做的。那更是不得了了。蔣萬安自己說:「蔣經國是我爺爺,」畢竟(可能/可以)是對於客觀事實的陳述;要是中國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做了那旗幟,也就是說:「蔣經國是他(蔣萬安)爺爺」的話,那就代表「蔣經國是他爺爺」這句話有政治意義,有政治上的價值了。

「政二代」不是這個樣

蔣萬安不是「政二代」。「政二代」倚靠的是前代政治工作者的實績,藉由經驗、人脈的傳承來說服選民,相信二代政治工作者將會有前代的績效。這樣一來,票就投得下去。對政二代而言,「XXX是我爸爸/媽媽」只能「望周知」。那句話本身其實不能直接拿來講。因為它本身不具有政治意義和價值。具體來說,政二代和蔣萬安的差別就在於政二代頂多只能講「我爸爸/媽媽(前代政治工作者)誠心推薦」,而中國國民黨則會直接幫蔣萬安說:「蔣經國是他爺爺。」蔣經國都躺在桃園.頭寮停靈不葬了,根本無法誠心推薦蔣萬安。但只消幫蔣萬安說:「蔣經國是他爺爺,」就有政治意義和價值。只有君主世襲能這樣。有人說,蔣經國只是「可能」是蔣萬安的爺爺。那也是更不得了。光「可能是爺爺」就有政治意義,果然君主世襲才能這樣!

蔣萬安是四代。姑且說他爺爺就是蔣經國。那他曾祖父就是蔣介石。對蔣萬安陣營而言,說:「蔣介石是我曾祖父,」「蔣經國是我爺爺,」就保證有選票。那麼,媒體人去挖掘「蔣經國到底是不是你爺爺?」甚至去挖掘「你爸爸蔣孝嚴」23年前對你媽媽不忠的事件,就一點都沒有不妥。而且應該被鼓勵。

民主就是得容忍雜質

台灣跟舉世一樣,是矛盾而衝突的社會。民主、法治有長足的進展。實際上,當人們對昨天北檢前的肥皂劇發出抱怨、浩嘆,台灣的政治越來越八卦、低俗,正是民主社會臻於成熟的證據。它在最不堪的雜質攪局之下仍然能夠運作。而那雜質也正是矛盾之處。2022年了,「蔣經國是我爺爺」這樣封建、世襲的表態都能拿來選舉。簡直是部分民智未開的恥辱痕跡。但再反過來說,台灣的自由之生猛美妙,就在於有人能用「蔣經國是我爺爺」當選舉哏,就會有人去追問:「那你爺爺做了什麼,你爸爸又做了什麼?」媒體人對蔣經國、蔣孝嚴的挖掘(你要說耙糞也好),不過是在行使自由社會中公民的權利。

挖出來的事蹟倒是很有一致性。也是一脈相承。蔣萬安的爸爸是蔣孝嚴,他對妻子不忠,惹出了麻煩。蔣萬安的爺爺是蔣經國,他對妻子不忠,惹出了麻煩。那些事橫亙了快要一百年的時間,男人惹的麻煩,都是女人在承擔,在嚐苦果。蔣經國對妻子不忠的苦果,恐怕間接導致了蔣孝嚴生母的死亡,這苦果蔣孝嚴可說也嚐了。沒有令他變好,甚至還更壞。蔣孝嚴對妻子不忠的事件,二十幾年來至少使三、四位女性捲入其中,無端成為「疑似」當事人,蒙受不白之冤。直到昨天,還使得好幾位女性在大庭廣眾之下臉紅脖子粗,場面難看。但蔣孝嚴從來不需要出面。

男人闖的禍,卻讓女人來吵

這不是鬧劇,是悲劇。根本是殖民的悲劇。中國國民黨台北市黨部會想代替蔣萬安說:「蔣經國是我爺爺,」用來好選舉,跟蔣孝嚴這樣的男人能夠弄權,將女性玩弄於股掌之間,要你們女性被污衊就被污衊,要你們女性百口莫辯就百口莫辯,要你們女性相罵就相罵,要你們女性相吿就相吿,爺兒們從來不用出面,根本是同樣一回事。

因為這篇文章只寫出男人的名姓就足以成立。因為孝嚴兄、萬安兄只要姓蔣就有政治紅利。因為我們的社會就是這樣給予男性、男性繼承人優勢和權力。從中國來,姓蔣的人所惹的麻煩,他們家的女性以及後來的許多女性在承擔;從中國來,姓蔣的人和他們同為加害者的黨羽惹的更大麻煩,台灣人至今在承擔。男性把女性當成他的殖民地。從中國來的人把台灣當成他的殖民地。中間幾十年幽微曲折、家破人亡,具體呈現為中國國民黨以及他們所服膺的價值觀、意識形態直到今天都還認為說出:「蔣經國是蔣萬安的爺爺,」這樣是可以的,是有選票的。 讓他們再也不敢說,我們才會終於有進步,終於不必再那麼累。女生們也不必再那麼累。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