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導自演的「Lin bay好油」讓一票政客大翻車

詹順貴
1.4K 人閱讀

在自導自演的恐嚇事件曝光前,促成「Lin bay好油」的輿論影響力急遽增加,《聯合報》貢獻最大,因為該報在過去一個多月來,不成比例地逾10次用頭版報導進口雞蛋事件,並多次引用Lin bay好油所寫的資訊;甚至在Lin bay好油版主林裕紘自爆遭恐嚇後,該報9月29日的「冷眼集」還以「綠蛋火速辦,好油恐嚇慢慢查」為題,質疑警察淪為執政者打擊異己的工具。

《聯合報》慣犯行徑、怙惡不悛

正如之前《聯合報》大張旗鼓操作虛假的「南海會議記錄」,明明台北地檢署是認定所謂的「南海會議紀錄」是偽造的,也明確指出記者雖有查證,但查證不夠周延,意味著當時《聯合報》這篇報導是道道地地的假新聞,《聯合報》一邊用內版小小篇幅道歉,一邊卻還用「聯合報記者無偽造南海會議紀錄不起訴」這種誤導性極強的標題,企圖為自己洗白的模式,多次在頭版引述報導「Lin bay好油」的貼文資訊攻擊政府,冷眼集的評論還極不客氣地寫道「民眾貼網後不到八小時警方就火速登門查辦,對比農業粉專『Lin bay好油』板主林裕紘全家遭到死亡威脅,行政院長陳建仁卻說要三個月才能破案。」,結果爆出完全是自導自演的新聞後,《聯合報》只敢在第16版用小小篇幅報導這則再次讓該報顏面掃地的最新發展。

黃國昌、管中閔等先後翻車

其次,就是有著「時力精神領袖、學運戰神」稱號的黃國昌,在林裕紘自爆遭恐嚇並宣布停止更新「Lin bay好油」粉絲專頁後,9月23日特別邀請他來上自己的直播節目,兩人在鏡頭前「惺惺作態」地上演一齣黃國昌拿衛生紙供林裕紘拭淚的「惺惺相惜」狗血劇。

臉書粉專「Lin bay好油」版主林裕紘自導自演的恐嚇事件曝光後,網友自行加工林裕紘獲得影帝的梗圖。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再其次,則是前台大校長管中閔也在9月23日聲援「Lin bay好油」,在臉書貼文「從網軍攻擊,到公然威脅別人身家性命,是誰縱容這些雜碎」,隨著案情水落石出,推測應該是10月3日凌晨,管中閔悄悄將這則湧入許多台大學生留言嘲諷的貼文改為限友。

此外,依據網紅「四叉貓」劉宇的截圖統計,當時瞎挺「Lin bay好油」的政治人物還有國民黨立委王鴻薇、議員徐巧芯、王欣儀、游淑慧、葉元之等人。其中,徐巧芯原本在「Lin bay好油」粉專留言「謝謝你為人民追出真相,我們會做你的後盾!請警方一定要查出來恐嚇者的真實身分。」,「四叉貓」劉宇嘲諷「願望成真」。除黃國昌有致歉並表示未來會更審慎行事(真誠希望他未來能更謹慎行事,事先做更多蒐證在進行指控,莫要一再拿一張合照便開始說故事)外,其餘這批政客不知道除了趕緊刪文外,有無勇於認錯道歉的羞恥心?

林裕紘以七分真三分假來帶風向

「Lin bay好油」的版主林裕紘,根據知名作家顏擇雅的說法,他是農家子弟,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碩士,曾當過國中老師,他在《自由評論網》與《民報》的專欄算是有傳播不少農產品運銷知識。除林裕紘在道歉文所言,他所提出質疑的資料都來自農業部,暗示農業部內部有人持續提供第1手資訊外,細讀早先「Lin bay好油」粉專的文章,仍可看出他有一定程度的農業專業知識,因此,才有辦法如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方隅所說,遊刃有餘地用七分真三分操作的文章來帶風向。

也許是因為《聯合報》不斷地以頭版加持,林裕紘越演越過頭,才自導自演出家人生命遭恐嚇痛哭關粉專這齣高潮狗血戲。一時之間,政客、媒體紛紛聲援,案經桃園地檢署指揮刑事警察局、桃園市警局積極追查,迅速地在10月2日晚間發布新聞,指出經追查發現一名國民黨黨工許哲賓,用臉書假帳並以VPN方式發布恐嚇訊息。消息一出,立刻在台灣政壇與網路輿論掀起滔天巨浪。

林許二人狼狽為奸

根據《鏡周刊》第1手獨家報導,檢警在查扣許哲賓手機、筆電、隨身碟等證物後,許哲賓才供稱自己與林裕紘是舊識,是受到林裕紘指使,才會配合對方「自導自演」整件恐嚇案,他的手機內還儲存了2人討論此案的對話錄音。桃園地檢署隨即向桃園地院聲請將許哲賓收押禁見,桃園地院10月2日深夜漏夜召開羈押庭後,認為還有「臉書資料提供者」、「域外網路技術提供者」等共犯仍未到案,許哲賓也有串供、滅證之虞,因此於3日凌晨2點多裁定許哲賓收押禁見。可惜,林裕紘日前已先一步悄悄先飛泰國、接著轉到奧地利,看來已逃亡國外。

刑事警察局於3日上午再次對外以圖表詳細說明許哲賓與林裕紘二人先是在9月21日下午用通訊軟體串通好,許哲賓當天傍晚再到網咖使用VPN跳板用臉書假帳號恐嚇林男。警方查出出言恐嚇的臉書帳號「何可恩」,除了註冊電話是來自薩爾瓦多、連IP的位置都在墨西哥、巴西,檢警研判嫌犯使用假名、並用VPN軟體變造IP,為的就是躲避警方追查,但最終仍邪不勝正。

有趣的是,《鏡新聞》進一步揭露協助林裕紘導演恐嚇文的嫌犯許哲賓竟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國民黨黨工,不僅曾任雲林縣長張麗善網路小編、雲林縣第1選區候選人張嘉郡的發言人,目前還任職國民黨中央政策會,直屬長官是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身兼政策會執行長的曾銘宗,而其工作內容更包含處理黨主席朱立倫的「陳情信箱」。

國民黨恬不知恥

對此,國民黨表面上於2日深夜迅速發出新聞稿切割,強調譴責所有作假行為,尊重司法並支持檢警依法究責勿枉勿縱。接著話鋒一轉,竟邀起功來說:「畢竟本案也是由國民黨執政的桃園市警局依法蒐證,把相關物證移送地檢署才能夠找到真相。」真是無恥至極!相較而言,曾銘宗於3日上午公開道歉,表示自己督導不周,對外界「金拍謝」,還算有擔當一些。

以桃園地院敢依目前桃園地檢署所提出的事證才准收押禁見,顯示目前足以證明「Lin bay好油」的版主林裕紘自導自演恐嚇事件的證據已相當明確,此一事件再次大逆轉的可能性已經相當低。在此一事實基礎上,林裕紘假戲真做去報案提告,已構成刑法第171條「未指定犯人」的誣告罪;此外與許哲賓串謀留言恐嚇其家人生命安全,如果林裕紘的妻小事先不知情,知悉後心生恐懼,那林裕紘還會觸犯刑法第305條恐嚇罪,而許哲賓則是共犯。

算是資深律師的筆者,卻還有一層懷疑,林裕紘與許哲賓合編合演這齣恐嚇戲,究竟誰才是始作俑者?誰主誰從?林裕紘在道歉文中要大家「原諒他的懦弱」,他所說的「懦弱」指的是什麼?單純個性上的懦弱,應該比較會選擇避開容易帶來壓力的高度爭議事情才符合常理,筆者不禁懷疑難道是經不起常見的金錢、女色等誘惑?因此,呼籲檢警一併清查林裕紘與許哲賓各自有無不明的資金流。

整起事件大逆轉的後續效應,筆者已看到網路上已有人發起「還我陳吉仲」運動,並獲得相當熱烈的響應(也許是筆者的同溫層)。但事實上,已經辭去部長職的陳吉仲,不管從當前政治局勢包括總統大選前、大選後,乃至推測他個人意願,應該都已經不可能再回任。

農業部裡頭似有林的內應

如前述林裕紘的道歉文所透露,應該是農業部內部有人持續提供第1手資訊給他爆料,如果是針對弊案的吹哨,筆者絕對支持。但「Lin bay好油」版主林裕紘的操作模式,早已超出單純揭弊吹哨的範疇,而是惡意用7分真3分假並假在關鍵處來帶風向操作輿論,加上農業部與陳吉仲部長無法掌握提供資訊的內部人士層級,並且顧忌著不願見到台灣社會對整個雞蛋產銷產業鏈的信心一夕崩盤,因而疲於應付、難以招架。

筆者認為此一事件雖然已進入司法程序,但在政治面向,仍有深刻探討的必要。在政府方面,筆者認為該思考的是,面對這類充滿政治意圖、製造社會紛亂,事實幾分為真但關鍵處為假的帶風向操作,以往的回應方式與力道都顯得蒼白無力,未來能否研訂出更及時、更有效的應對策略並組成專業團隊負責因應?

翻車事件背後因素也該詳查

在執政黨方面,把民進黨打得元氣大傷,逼走陳吉仲部長的「Lin bay好油」版主林裕紘,竟然是民進黨員,而且也是2018年拿似真還假的資訊猛打時任北農總經理的吳音寧的主要打手。此時民進黨中央應該探究的是林裕紘與農業部內持續提供資訊給他的人,是否與民進黨派系有關?究竟是單純的吹哨監督或別有政治目的?如果是政治鬥爭,是政黨間的政權鬥爭?抑或民進黨內不同派系奪位的同室操戈?

衷心建議依目前情勢看起來最可能是下一任總統的民進黨主席賴清德,不要只是回嘴林裕紘:「如果具備民進黨理念入黨,又怎會發生這種事?」而應該好好展現執政黨黨主席與未來總統的格局,組專案小組好好徹底進行內部調查,並針對調查結果提出正本清源的改革方案。否則,日後縱使如願當上總統,有陳吉仲的前車之鑑,除民進黨不缺的政、法、醫外其他領域的民間人才,要為出自新潮流嫡系的賴清德執政團隊所用,恐怕都會猶豫再三。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