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黨總裁選舉後,岸田文雄面臨的難題

陳威臣
366 人閱讀

重演了2012年的自民黨總裁選舉,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在第二輪的決選投票中,以257票比170票,擊敗了人氣與呼聲都相當高的河野太郎,當選第27屆自民黨總裁,並即將在10月4日臨時國會中,登上首相大位。

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於 9 月 29 日當選自民黨主席。將成為新任日本首相。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回顧9年前的安倍晉三也同樣在決選投票中,擊敗自民黨內的人氣王石破茂,這次的總裁選即便參賽者不同,但同樣都有兩人的身影,石破茂與河野太郎、和另一位自民黨青壯派、現任環境大臣的小泉進次郎,共組「小石河聯盟」,企圖挾高人氣問鼎總裁大位。

再演第二擊敗第一戲碼

然而更讓人玩味的是,岸田當選的背後,卻有著安倍操作的身影,即便一開始安倍推出高市早苗參選,以女性及保守派的特點,加上過去安倍強時,受其照顧的議員太多,因此短時間內就獲得極高的聲量與支持,不過在選前三天的情勢,高市無法進入進入第二輪,以及河野無法在第一輪即過半的狀況下,安倍與支持岸田的麻生再度合作,形成二三連合,在決選投票時高市所獲得的議員票,全倒給了岸田。

可以說河野最終還是敗給了派閥,但以改革派自居的河野,雖然有相當的才幹,卻因不受控還曾批評過自民黨內的大老,即便近年來收斂不少,但包括脫原發、女系天皇等言論,不見容於保守派閥,且原先因菅義偉內閣民調不斷創新低,導致害怕拖累自身選情的青壯派議員們,在菅義偉退選後自民黨民調上升,少了選舉不利的因素之後,也逐漸轉向支持穩紮穩打的岸田文雄,這樣的狀態下以自民黨總裁選舉的制度,當然無法獲得黨內大多數議員的支持。

就在岸田文雄當選之後,在野黨氣急敗壞的痛斥這場選舉,自民黨並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不過岸田本身雖然為人謙遜、正派且誠實,有如自民黨內乖寶寶的形象,但仍有相當的改革想法,與河野最大的不同,就是岸田認為應該要穩健改革,因此不少民眾仍對岸田寄與厚望。

穩健中求改革

由於曾在安倍內閣擔任過長達近五年的外務大臣,因此在黨內屬於鴿派的岸田,不少評論家認為對中關係上,或許他會採取較為溫和而不躁進的方式對應,但由於總裁選舉安倍和麻生合作,因此未來仍會以親美親台抗中的路線為主。雖然岸田家出身廣島,曾遭遇原子彈攻擊而反核反戰,但岸田卻表示,日本應該要發展源頭打擊能力,尤其是導彈技術,藉以對抗中國及北韓的威脅。

再者,岸田在競選時曾承諾在當選後,將要成立人權輔佐官,並以此來檢視中國在新疆、西藏、香港、法輪功等人權,這一點果然引發中國官媒的痛批,這也是岸田當選之後,中國網民一片罵聲的緣由,但對於台灣的立場,岸田不但支持台灣參加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包括其家族或是個人,都與台灣有許多淵源。

話說岸田家族自古世居廣島,是經農經商而致富的豪商,岸田家族與台灣有過一段深厚的淵源,1895年日本統治台灣之後,岸田文雄的曾叔父岸田多一郎曾經在基隆經營和服店與木材行,據說店主還是岸田文雄的曾祖父幾太郎,這段家族經歷也成了岸田家族與台灣的羈絆。岸田文雄1993年繼承祖父與父親的衣缽,參加眾議院議員選舉而當選。

進入政界之後的岸田加入自民黨青年局,並在1994年首次跟著青年局訪問台灣,還與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合影。由於自民黨青年局是自民黨的對台交流負責機構,因此青年局出身者大多數都是親台派,包括麻生、安倍等人也都是青年局長出身。

話說1997年3月,時任青年局長的安倍率團訪台,晚宴時與立法委員們拚酒,然而安倍酒量不佳,身體狀況也無法喝酒精飲料,此時岸田跳出來幫安倍擋酒,與台灣的立委們豪飲起來,還千杯不醉而轟動全場,至此岸田的「酒豪傳說」不脛而走,這件事也成了台日媒體在分析岸田與台灣的關係時,必提的佳話。

岸田文雄當選總裁後,將在10月4日進行首班指名(國會的首相選舉),成為日本史上第100任內閣總理大臣,然而接下來包括黨及內閣的人事、眾議員總選舉、以及政策如何兌現等,都是岸田所必須面對的問題。

岸田的人事安排仍是妥協結果

首先在黨與內閣人事上,雖然岸田文雄在當選感言中,人事佈局將會重用河野、高市等人與青壯派議員,目前看來在內閣方面可能會是青壯派全面接班,不過由於岸田的當選,相當程度受益於3A的力挺(安倍、麻生與甘利明三人的頭文字),因此相關人士可能還是會有3A的影子。

目前傳出麻生太郎將自內閣退出,擔任自民黨副總裁一職,甘利明將任黨三役之一的幹事長、總務會長則由青壯派議員福田達夫擔任,至於政調會長則是競選時的對手高市早苗,另一位對手河野太郎將任黨宣傳本部長,雖說整個黨內的人事佈局,明顯看出是所謂的「論功行賞」,而且河野算是屈就這個位子,不過會有這些人事安排,很明顯就是為了接下來的選舉佈局,畢竟河野是目前日本政界之中,擁有最強發信能力的政治家。

至於內閣的部分,則傳出松野博一出任首相左右手官房長官一職,松野本身為安倍嫡系細田派議員,且對中相當強硬,可見岸田應該相當程度的會貫徹選舉期間的政策,舊竹下派的外務大臣茂木敏充留任,此外內閣中相當重要的財務大臣一職,則由與麻生太郎關係匪淺,屬麻生派的大老鈴木俊一接任,而經濟產業大臣據傳由同為麻生派的青壯派議員山際大志郎接任。

除了人事必須傷腦筋之外,包括武漢肺炎的疫情對策,以及後疫情時代的經濟該如何發展,更是岸田上任首相之後,立即必須面臨的,處理不好將會影響到接下來的眾議院總選舉,由於眾議院有可能會在10月中提前解散,因此自民黨將面臨只剩五週的時間、最快11月7日就將要總選舉。

目前岸田提出「令和版所得倍增計畫」,將會促進企業加薪,讓受薪階級的所得能夠增加,此外也將會著重在部分的職業上,例如育兒家庭的津貼、或是育兒相關的保育士或介護士等,長期為人所詬病的低薪職業,要能達成這個目標,岸田表示需要投注數十兆日圓的規模,但並不會加稅,而是以發行國債的方式來籌措財源。

這項目標如能達成,也算是岸田的一項功績,畢竟他所屬的派閥「宏池會」,創會元老前首相池田勇人,執政時就推動日本所得倍增計畫,還建設新幹線、高速公路等,讓日本得以擠身先進國家,如今改由岸田接棒,能否成功推動這項宏大的計畫,仍有待觀察。

自民黨總裁選結束,岸田文雄終於達成悲願,讓宏池會繼宮澤喜一之後,睽違30年又出了一位首相,酒豪的逆襲成為日本選戰的經典,但綜觀未來的發展,岸田文雄能否再次的開創奇蹟,帶領自民黨走向眾議院總選舉的勝利,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