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有無毒性是醫學問題不是政治議題

林應然
1,028 人閱讀

12月18日萊豬公投掀起千丈波濤,十年前國民黨執政進口了萊牛,今年民進黨執政通過了萊豬。進口萊牛的告進口萊豬的毒化人民提出公投議案,通過萊豬的斥責進口萊牛的立論矛盾意圖製造混亂,是否國民黨的萊克多巴胺在牛身上會自動解毒變成香料所以不用反對?到底民進黨的萊克多巴胺在豬身上會不會累積成毒藥危害人身?這些問題應該要由醫學論證去解決,不應該淪為政治口水互相噴灑,甚至成為不了解萊克多巴胺(萊劑)的多數民眾之公投議題。

萊劑是一種beta-腎上腺受體促進劑,這類藥物在醫學上常常使用於治療氣喘病,其作用是擴張氣管,所以也叫做氣管擴張劑。同樣也常用於氣喘治療我們耳熟能詳的藥物包刮范德林(Ventolin),貝勞喘(berotec),滅喘淨(meptin)、克倫特羅(clenbuterol)等,常比萊劑更強效,也比萊劑更有影響心臟血管系統的作用。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萊齊毒不毒早做過各種嚴格實驗

萊劑因為對人體的療效不如預期,因此沒能成為藥品使用於人類的疾病治療,但在人體實驗時高劑量下確實有增加心血管系統負擔之副作用,只是這裡的所謂高劑量是遠遠我們從牛豬肉中根本不可能吃得到的高劑量(相差以千倍計)。萊劑用於畜牧業則作為瘦肉精,其目的在使牛豬多長瘦肉不生脂肪,增加肉體蛋白質含量,且可節省食料的耗費,由於有上述好處,因此以美國為主的許多國家有允許使用於牲畜養殖業。

大家最關心的是,含萊劑肉品到底安不安全?食用後對人有無危害?這部分是有一些醫學實驗論證的。首先曾經有一群猴子重複每天每公斤體重吃125微克的萊劑一年,沒有觀察到任何藥物作用發生,這個125微克劑量相當於目前國際容許規定每人每天每公斤體重吃12.5公斤萊牛豬肉的量,如果這個人體重是60公斤,那等於他每天吃下含最大容許量的萊牛豬肉750公斤,這在人身上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

由於專家們怕猴子的反應可能與人不同,因此為了安全起見,將人食用的安全容許量再削減100倍以求安全,再加上四捨五入的計算方式,得出每人每天每公斤體重容許吃1微克為不會產生藥物作用的安全劑量,以目前的國際檢驗最高標準0.01PPM而言(每公斤肉品最高含10微克),就是每人每天每公斤體重容許吃萊劑牛豬肉0.1公斤,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體重60公斤,每天容許吃6公斤的萊牛豬肉。

至於直接在人體的實驗也有一些,曾有6位測試者吃5毫克(5000微克,即含最大容許量萊劑牛豬肉500公斤),未有任何不良藥物作用反應,吃到10毫克(含最大容許量萊劑牛豬肉1000公斤)時,會有些微心臟影響,國際農糧組織因而根據萊劑對人體心臟功能的試驗結果訂定每公斤體重67微克(實驗者的體重以75公斤計算,5000微克/75公斤=67微克/公斤)食用量為無藥物作用劑量(即每公斤體重可吃最大容許量的萊劑牛豬肉6.7公斤),為了更安全起見,又將人食用的容許量再削減50倍以求安全,定出每人每天每公斤體重只容許吃1微克萊劑為安全劑量。這個實驗雖然參加的人不多,但已經擴大考慮人體有差異而削減50倍的容許劑量,應該算相當合理安全了。

再談真實世界的食用狀況,依國際規定的牛豬肉最高容許量0.01PPM(每公斤肉品最高含10微克),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許多國家都有開放讓人民食用含萊劑牛豬肉已數十年,台灣並非被當白老鼠的實驗國,這數十年來也未聞這些國家有任何因食用萊劑牛豬肉而生病入院的案例出現,因此實在沒有理由把含萊劑牛豬肉當作毒牛豬肉,更何況若說這樣的萊劑肉品有毒,要反對就要對所有的含萊劑肉品皆反對,怎麼精神分裂到只反萊豬不反萊牛,若只說因為台灣人吃豬肉比吃牛肉多就可以對萊豬另眼看待也不符情理,因為台灣及世界上有不少人是吃牛肉比吃豬肉多的,毒不毒不會因為存在於牛或豬而有所不同。

每人每天食肉量絕不可能過量致毒

根據成大環境毒物中心預設國人所有每天吃的牛豬肉品都是含最大容許量0.01PPM的萊劑之調查研究顯示(實際上也不可能都吃到有含最高容許量的萊牛豬肉品),國人每天吃萊劑牛豬肉的量根本連國際容許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頂多有些孕婦吃萊劑牛豬內臟可能會達國際容許量的十分之九,這已經算是相當安全了。

國際容許量本身已經將實際吃食後不會產生人體藥物作用的劑量削減50-100倍了,再加上我們實際上不會完全都吃含萊劑的肉品,即使吃也不可能都吃到含最大容許劑量0.01PPM的萊牛豬肉。萊劑毒不毒、對人體有無危害在於劑量的高低,不在牛豬肉品的有無含有,這是藥理學的基本通則,任何治療藥品在劑量過高時幾乎都有毒害,甚至連水過量也會產生水中毒,任何劇毒在劑量甚低時也不發生毒害效果,甚至可以用來治療疾病,例如致死性的肉毒桿菌毒素在低劑量時可以用來放鬆肌肉緊繃。

牛豬肉品的萊劑已經在這樣嚴格又多重的管控保障下,實在看不出國人還有什麼疑慮?公投還有什麼合理性?這個反萊豬公投,恐怕只是淪為個別政黨「灑毒」恐嚇民眾,試圖製造社會混亂及恐慌效應,藉機從中謀取政治利益的手段。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林應然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