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洛西旋風訪台,華麗且精準的美式政治秀

陳文瀾
4.4k 人閱讀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此番東亞行,共造訪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南韓、日本等國,其中最受注目的行程,自是台灣行。在台灣,裴洛西知名度暴漲,其談吐、風采、服儀,與「從廚房到國會」的人生故事,不斷被媒體、網路社群渲染與發酵,更成為許多中壯年女性的新偶像。

兩位眾議院議長訪台的不同意義

台、美自1979年斷交後,裴洛西是第2位造訪台灣的美國眾議院院長,但其意義與價值,遠勝於第1位,即於1997年4月訪台的金瑞契(Newt Gingrich)。與金瑞契訪台相同的是,裴洛西訪台,也是台、美磋商甚久的外交成果,但都不在2人先前對外公佈的行程中。

不同的是,金瑞契訪台,美國政府已先知會中國政府,且有交換條件;故對台灣,中國僅象徵性、例行性的文攻武嚇,反應遠比此番平靜。同年10月,當時的中國領導人江澤民訪美,隔年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訪中,讓中國脫離天安門事件的外交泥淖,重返國際社會。

裴洛西訪台,再度確認美國、台灣的官方交往,不會再告知中國政府,或顧慮中國政府的反應,也再度確認美國與太平洋第一島鏈諸國的同盟關係,及美國圍堵中國的戰略。中國大動作的反應,除了激起鄰國的警惕,更讓態度原本遲疑的拜登政府,必須跟隨裴洛西的腳步。

有論者認為,已高齡82歲的裴洛西,未來縱使續留眾議院,也很難再擔任眾議院議長一職;此次東亞行,實是她的畢業旅行,意義不大。此論點似是而非,在此之前,美國政府已多次派遣官員來台,裴洛西造訪,則將層級拉昇至院長級層次,讓兩國官方交流更加常態化、公開化。未來,美國政府部長級官員訪台,中國政府必將反應疲乏、習以為常。

王建民在洋基隊時期,若干隊友被台灣媒體封為「台灣之友」,阿Q般的言論令人啼笑皆非;不過,當大聯盟賽已成台灣生活日常後,人們論賽的水平也逐步提升。當下,不少台灣人熱衷討論裴洛西的種種,彷彿她是新「台灣之友」,雖不乏諍言、讜論,卻也有許多溢美之辭,代表台灣人對美國政治的認識,還有待進一步深化、廣化。

在2016年川普勝選、2020年拜登勝選時,在研判2人就任後的中國政策,台灣媒體已充分展現對美國政治的無知。近幾年,由於美國政治人物頻繁來台,此次裴洛西訪台,台灣媒體不再事事大驚小怪,或援引光怪陸離的陰謀論,已略有進步、節制,但深度、廣度仍明顯不足。

美國是台灣政治、經濟、軍事上最重要的友邦,裴洛西是美國政壇的老將,也常是美國政壇角力的要角,並時常登上台灣媒體的版面。但此次訪台,若干台灣媒體卻像發現政治新星般興奮,令人備感羞赧。

裴洛西關注人權議題從未改志

實際上,裴洛西長期關注台灣、香港、西藏議題,天安門事件後2年,即1991年,即在天安門廣場高舉「獻給為中國民主事業犧牲的烈士」標語,並遭中國武警驅趕。裴洛西也曾接待達賴喇嘛與香港民主人士,蔡英文、賴清德每次過境美國時,她都致電歡迎。

若知曉裴洛西昔日事蹟,就不會質疑她是否扛得住中國的壓力,並大發謬論。在政治上,台灣若遇重返國際社會,就得多多培養國際事務人才,不要再用拜登來想像所有民主黨政治人物,不要再把川普當成共和黨政治人物的模板,否則將錯失裴洛西等友善力量,反將資源浪費在討好若干牆頭草政客。

值得註記的是,雖然裴洛西台灣行的行程安排,如造訪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實踩在中國國民黨的「痛點」上,但自稱「正常倫」的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確有「正常台灣人」的表現,讓台灣社會未因裴洛西訪台而激烈對立。

裴洛西訪人權園區。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朱立倫不隨激進統派起舞,堅持「歡迎對台灣支持的友人來訪」立場,並抗議中國軍事演習,雖然黨內雜音不斷,但也僅止於雜音。朱立倫試圖扭轉中國國民黨的親中路線,成效尚不顯著,但起碼讓中國國民黨不再是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鬥犬,讓激進統派的聲音不再被放大,擾亂台灣民心、士氣。

就像節奏明快的美國電影、球賽般,此次裴洛西台灣行,是台灣政壇應借鏡、效法的政治大秀;且不獨台灣行如此,韓國行、日本行也安排得嚴絲合縫,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最大效果,毫不拖泥帶水,且拳拳到肉。而且,裴洛西台灣行行程雖然緊湊,但除了演說口譯外,其他細節都頗為精準,足見幕僚作業之完備。

許多人驚豔裴洛西的服裝美學,蔡英文雖比裴洛西年輕許多,但在穿著上,明顯較為老氣、古板。在美國政壇,裴洛西亦以服裝品味著稱,她喜歡穿簡潔、俐落的亮色系套裝,顯得既優雅又有朝氣;且無論裴洛西穿上粉紅色套裝,是否真有政治意涵,卻能攪亂中國輿論爭吵不休,堪稱惠而不費的妙招。

拜訪立法院時,裴洛西穿上白色套裝,白色正是美國女性爭取參政的代表色;台灣人雖不解其義,但收看她訪台新聞的美國民眾,卻可接收到她的訊息。服飾品味絕非小事,台灣不少政治人物雖穿上西裝、套裝,縱使衣服再名貴、再昂貴,仍有沐猴而冠之感,差別在於缺乏品味、修養!

拜訪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裴洛西在此會晤李明哲、林榮基、吾爾開希、格桑堅贊等人。李明哲是台灣社運人士,先前曾遭中國政府誣陷,在中國坐了5年黑牢,林榮基是旅台香港人,其銅鑼灣書店是香港自由精神的重要堡壘,吾爾開希曾是中國天安門學運領袖,又是維吾爾族,格桑堅則是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

鴻海與尹錫悅缺席的聯想

與李明哲等人會晤,裴洛西彰顯了她對香港、新疆、西藏問題的關切,與對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的態度。不過,較少人談論的是,裴洛西在台北賓館的午宴,坐上賓有3位企業家,包括台積電前後任董事長張忠謀、劉德音,與和碩副董事長程建中。

台積電在全球半導體產業舉足輕重,且正在美國擴廠。但美國市值最高企業Apple的代工廠,和碩排名第2,鴻海集團排名第1,而鴻海集團卻無人與會,相信與先前鴻海集團投資中國紫光集團有關。

此次東亞行,裴洛西目的之一,在逼迫各國政府、各大企業表態,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日本最高政治領袖皆親自接見,唯獨韓國總統避不見面;美國未來必有後招,逼迫韓國遠中親美。在中國、美國之間,台灣大企業未來也很難兩邊討好,應是重新思考全球戰略的時刻了,否則將兩邊受罪!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陳文瀾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