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該為烏克蘭戰爭負責」─ 約翰.米爾歇默(John Mearsheimer)的現實主義

陳嘉銘
1.3k 人閱讀

約翰.米爾歇默(John Mearsheimer,本國通譯米爾斯海默),芝加哥大學教授,美國最頂尖的國際關係學者,當代國際關係現實主義學派的大宗師。

他是這幾年來極少數敢批評西方該為烏克蘭危機負責的國際關係學者。

現實主義大師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右)。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烏俄戰讓米爾歇默成為焦點人物

他在2014年烏克蘭危機就主張這個觀點。他的言論當然引起了西方知識界和政治界廣泛的嚴厲批評:「你這隻十九世紀的恐龍,我們二十一世紀人早就超越了權力平衡的現實主義思維。」「你怎麼可以不主張普丁這個獨裁者/侵略者該為烏克蘭危機負責? 」「你這樣不是為虎作倀嗎?」

台灣可能會很不歡迎米爾歇默的言論。將來如果台灣惹怒中國,中國打台灣,米爾歇默會不會一樣認為戰爭的責任在西方? 米爾歇默是不是主張,小國應該好好服侍身邊大國,做個為了避戰,願意犧牲一切、安撫大國的綏靖主義者?

但是,我們要很小心米爾歇默的論述。他不是說,西方該負起烏克蘭危機的道德責任。道德責任是說,我們有一個道德規範,你違反了它,所以你負有違背道德規範的責任。西方顯然不負有不該侵略烏克蘭的道德責任。

如果我們拆開來分析,米爾歇默講的責任是,你今天如果知道行動A必然會導致結果B。你可以為了避免B後果發生,而不去做行動A。即使行動A本身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如果B是一個傷亡慘重的後果,你應該避免行動A。

米爾歇默講的是後果主義的責任

米爾歇默講的顯然是一種後果主義的責任。但也不是沒有道德面向涉入其中(避免傷亡慘重)。

米爾歇默認為,北約在2008年4月的Bucherest高峰會議宣布歡迎喬治亞共和國和烏克蘭加入北約。這個動作就是行動A。這是一個訊號,西方對喬治亞和烏克蘭招手,如果你們加入北約,西方會挺你們到底。

俄羅斯一直以來不斷警告,喬治亞和烏克蘭絕對不能加入北約,因為這是對俄羅斯直接的生存威脅。後果,俄羅斯2008年8月立刻就打了喬治亞。俄羅斯的侵略表明,喬治亞絕對不能加入北約。2014年烏克蘭政變後,烏克蘭有可能加入歐盟,俄羅斯立刻在同年打了烏克蘭的Crimea。表明烏克蘭絕對不可能加入西方。俄羅斯一再表明,烏克蘭如果加入西方,他就會破壞烏克蘭,也就是結果B。

我們會問,烏克蘭想要加入北約和歐盟,想要和西方友好,這是主權國家的自決權利。你怎麼可能認為西方在2008年4月邀請烏克蘭加入北約的這個動作,該為烏克蘭危機負責? 米爾歇默反問,美國會容許墨西哥和加拿大加入中國組成的軍事同盟嗎?在一個霸權主導的區域政治裡,小國事實意義上沒有這樣的自決權利。

成為最強國是任何主權國所欲

米爾歇默的主張背後是他最知名的強權政治現實主義理論。因為國際關係是無政府主義社會,每個主權國家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成為最強的國家。因此每個強權,第一、想要成為區域霸權,第二、不讓任何國家成為它們各自所屬區域的霸權。美國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美國用各種強取豪奪的方式成為美洲的區域霸權,把歐洲勢力趕出去。他也阻止二十世紀的德意志帝國、納粹德國、日本帝國、蘇聯成為區域霸權。區域霸權彼此不允許對方存在,這是強權必然的悲劇。

為什麼一個區域霸權不喜歡其他區域霸權存在?因為你一旦成為區域霸權,你就可以很爽地橫行世界,不擔心後院有人搞你。當你能夠阻止其他強權成為區域霸權,結果是只有你能橫行世界。美國一直都是這樣做。美國教科書教的良善好鄰居的美國當然都是假的歷史。

因此,今天俄羅斯作為一個區域強權,它做的事情無非就是美國會做的事情。普丁非常深思熟慮,俄羅斯打烏克蘭,絕非為了佔領烏克蘭。普丁的戰略目標很清楚,破壞烏克蘭,好好給烏克蘭一個教訓,烏克蘭認清宿命,答應好好做我的小弟,一輩子永遠不要想加入北約。

對普丁來說,北約不斷擴張到俄羅斯邊境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容忍。對強權來說,和其他強權國家的權力平衡,就是他們生存的關鍵。烏克蘭如果加入北約,北約擴張到俄羅斯邊境,等於俄羅斯完全失去了在歐洲權力平衡的防線。這就好像有一個中國主導的國際軍事聯盟擴張到加拿大和墨西哥一樣,美國也絕對不會容忍。

我們可能會問,那普丁完全佔領烏克蘭不就好了,建立一個大俄羅斯,恢復以往蘇聯紅軍的榮耀?

米爾歇默認為民族主義不可小覷

米爾歇默的解釋非常有趣。多數國際關係學者不討論民族主義。但是米爾歇默最近十年開始深入地思考民族主義。

他說,從國際現實主義的觀點,民族主義是非常強大的力量,讓超強大國不願意輕易發動征服戰爭。美國在越南、中國在北越、蘇聯在阿富汗、美國在伊拉克,全都灰頭土臉。民族主義導致在當代要征服一個國家非常困難。

因此當代克制戰爭的兩個因素,一是核子彈、二是民族主義。

當年蘇聯在冷戰時佔領了阿富汗,所有西方專家都擔心得要死,接下來蘇聯就要佔領整個中東。唯有米爾歇默獨排眾議說,這是對美國最好的一件事,蘇聯會陷入泥沼,萬劫不復。結果果然如此。但是後來美國自己跳入這個坑。美國至今在阿富汗花的錢已經超過馬歇爾計畫。

因此俄羅斯不會佔領烏克蘭,如果意圖佔領,烏克蘭民族主義會讓俄羅斯去掉半條命。普丁的軍事目標和佈署,都不是為了佔領烏克蘭,只是要讓烏克蘭獲得慘痛教訓而已。

米爾歇默認為,從國際現實主義角度來說,美國在全球的戰略興趣只有三個,歐洲、東亞和波斯灣。因為俄羅斯變弱,英法德人口縮小,歐洲將失去重要性。波斯灣因為有石油,將持續重要。

美國的最主要戰略目標就是對付中國

對美國來說,未來真正的強權對手只剩中國,只有中國可能成為一個區域霸權。因此除了波斯灣,美國在全球唯一的戰略興趣,就是東亞。

米爾歇默從他的理論,對二、三十年後的中美關係作了預測性的分析,因為我們沒有未來的事實,所以他做了一些有關事實的假設,並靠理論推演。

當中國力量愈來愈大,作為一個強權,他想要的無非和美國的門羅主義一樣。美國的門羅主義不允許任何其他強國力量進入西半球。我們可以回想蘇聯在古巴布置飛彈,美國的反應。當中國的個人所得和南韓和台灣一樣多,他成為一個巨大的香港,他的首要目標,就是把美國趕出東亞,讓東亞成為他的門羅主義範圍。

因此中國現在的策略就是不斷成長、成長、成長,20、30年後,讓自己成為超級哥吉拉,經濟力量轉換成軍事力量,他在東亞就能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中國民族主義已經取代共產主義成為中國政府的正當性來源。它非常強大,中國民族主義的論述強調,從1850─1950,中國已經被羞辱了一百年,羞辱他的包括日本和美國等西方國家。中國拿下台灣的主觀意志,他趕走美國在東亞的渴望,既滿足民族主義情感,也符合他的戰略利益。

米爾歇默認為,除非中國政府做了非常愚蠢的事情,不然中國的經濟成長會一直下去,美國沒有能力阻止中國經濟成長。就如同俾斯麥在1870年靠著三場戰爭統一德國後,英國想盡辦法阻止德國經濟成長,但都失敗告終。

中國絕不會和平崛起

時間站在中國這邊,而不站在美國和台灣這邊,中國會愈來愈強,和美國的實力會愈來愈接近。最後的最後,美國只能退出東亞。

但是米爾歇默認為,美國不會輕易放棄放手東亞,會千方百計地和中國爭奪東亞。雙方都認為自己在保護自己的生存,有必要不斷壯大自己的防禦力量,可是雙方都認為對方的防禦力量變強,就是對自己的侵略威脅變大。這是無解之局。「中國不會和平崛起。」

我個人不完全贊同米爾歇默以安全為國家主要動機的現實主義觀點,因為我對現實主義另抱有看法。但是台灣需要仔細學米爾歇默,小國沒有不精通和不擅長現實主義的權利。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