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G7廣島峰會背後日中布局對陣之機

謝文生
942 人閱讀

這次的G7廣島會議的主軸,可以用以下三個核心概念來涵括:「援烏抗俄」、「南方國家」及「天下圍中」

時隔7年,G7峰會再度於日本舉辦;儘管兩次峰會,現任的美國總統都前往廣島參觀原爆紀念館並對罹難者獻花,但背景時空卻已丕變。

當時鋪陳「聯俄拒中」的安倍晉三首相不幸於去年遇刺身亡,往昔日本亟力拉攏的俄羅斯因為去年2月入侵烏克蘭,已成世界自由陣營的公敵;而安倍彼時擔憂的中國,如今不僅在東亞、即便是歐洲國家也大都轉換態度,全面警戒中國的武力崛起。

自從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不斷在各種國際場合疾呼:「今日烏克蘭,明日東亞」!

可以說,岸田政權明的是聲援烏克蘭、暗的是下定決心要在全球,聯合所有可以聯合的對象,來進行「天下圍中」!

照例,G7大會只是一個過場的呈現,所有枱面下的交涉與布局,都早在會議舉行之前就緊鑼密鼓地進行。

主要的結論,大致圍繞著如何持續援助烏克蘭以「打敗」俄羅斯,因為這連結到的是「要迫使中國放棄如法炮製俄侵烏的戲碼在東亞重演」;其次,藉著亞洲唯一G7國家日本的主辦,讓就在隔壁的中國能清楚看到G7國家其他盟友的對中團結的態度,並透過一連串的措施,特別是經濟安保新構想的提出,來迫使中國回到「依法行事」、「遵守國際秩序」的「負責任大國」的道路上。

會議的結論,讀者經由閱讀諸報的國際新聞,大致都能得知。

但是會議形成的背後,有著諸多國際交峰的暗潮洶湧;因此本文擬從「岸田政權為了此次峰會,上半年來的國際布局」、「日本邀請8個招待國的意涵」,以及「中國為了試圖抵消這次在日本舉行G7的影響,而採取的一連串作為」等面向為讀者提供我的分析。

日本上半年的佈局:經略南方國家

如果觀察岸田政權的外訪歷程,可以知道他們去年幾乎一有較長的假期,不是跑歐洲就是跑東南亞,如同巡田水般地將歐盟、NATO跟東協國家的關係打好、打滿。

然而觀諸聯合國幾次大會在表決對俄制裁時,發現有一批國家的態度幾乎是如同局外人般紋風不動!而這些國家幾乎都以「南方國家」居多,特別是非洲。

他們的國際風向特色是:由於前身多為被殖民國家,因此向來跟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較近,但是如今也不會排斥歐美國家的經濟投資;也可以說事實上他們對於兩大陣營的拉扯,都想從中獲利,對於紛爭則想置身事外。

在聯合國表決體系下,一國就是一票,因此不論是中俄極權陣營或是歐美日自由陣營,這些為數眾多的「南方國家」就是必須爭取的對象!而對於有志成為聯會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印度、日本、德國來說更是如此。

今年1月12日,印度舉辦了「全球南方國家之聲」線上大會,邀請了120多國家參加(中國未受邀請),會議目的在討論發展中國家的金融與能源問題(前者與中國債務陷阱有關,後者跟俄烏戰爭有關)。

會議的舉行,不僅陣營浩大,也讓印度儼然成為「南方國家」的代言人與領頭大哥。

同時我們來對照日本岸田文雄首相為中心的主要政壇人物今年初的國際行程,就可以發現相當程度也是聚焦在「南方國家」上(部分中美洲國家雖不屬於定義上的南方國家,但其國際行為則是相近)。

1月:外相林芳正拜訪中南美洲的墨西哥、厄瓜多爾、巴西、阿根廷(及美國)。自民黨幹事長茂木敏充拜訪澳洲、紐西蘭及東加王國。

2月:岸田文雄首相會談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總統;會談庫克群島首相;會談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電話會談越南共產黨總書記。外相林芳正與紐西蘭外相會談。

3月:岸田文雄首相拜訪印度。國安局長秋葉剛男拜訪越南與首相會談。數位大臣河野太郎拜訪印度及泰國。在東京召開東協與加盟國的防衛次長會議。外相林芳正拜訪南太平洋的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及庫克群島。

4月:岸田文雄首相接見巴布亞紐幾內亞首相;月底出訪非洲拜訪埃及。外相林芳正月底出訪中南美拜會。外務副大臣武井俊輔拜會南太平洋島國吐瓦魯。

5月:岸田文雄首相拜訪非洲的加納、肯亞及莫桑比克,回程訪拜新加坡。外相林芳正則是拜會了千里達及托巴哥、巴貝多、秘魯、智利及巴拉圭。自民黨政調會長萩生田光一拜訪菲律賓及印尼。日越友好議員連盟會長二階俊博拜訪越南與武文賞國家主席會談。

這些行程相當程度上說明了岸田政權「經略南方國家」的意圖;特別是3月拜訪印度,雖說主要目的是要借道前往烏克蘭見澤倫斯基,但是岸田首相在印度宣佈將於2030年之前,提供750億日元作為FOIP(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執行計劃的經費,以作為區域內南亞及東南亞國家的經濟援助費用。

另外,岸田首相拜訪的非洲四國:埃及、加納、肯亞及莫桑比克分別位處於非洲的北、西、東、東南方的位置,也都是該區域具主要影響力的國家。

我們也看到在更迭了國家主席後的越南,日本立即在短時間內三番兩次與越南權力核心重建關係;而南太平洋也是仍持續不斷地強化連結。

經由上半年日本外交往來的簡述,讀者可以理解到日本「經略南方國家」的用心良苦。這之中的戰略布局,包括了與俄中的拉距戰搶票布局,也包括了印太戰略對中防堵的布局,自然也包括了日本進軍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布局。

由此,讀者當可以更容易地理解到下一節所要分析的,日本在這次G7會議中,邀請8個招待國的背後思維。

八大招待國的背後意涵

每次G7峰會都會邀請一些國家以「招待國」的名義與會(用運動競賽作比喻,就是所謂的「外卡」),對象由主辦國自行決定;這次日本共邀請了8個國家及7個國際機關出席。

8個國家分別是韓國、越南、澳洲、印度、印尼、庫克群島、葛摩及巴西。

這當中除了韓國、越南之外,其他全屬於南半球國家。

韓國:尹錫悅政權自從2022年5月上任後,著眼於國家利益,決定改走親美近日路線,尤其是今年3月訪日,4月訪美,5月初接待岸田訪韓,可以說將過去文在寅政權時造成的「天下圍中」大局裡的東亞缺口給堵住了。這次受邀是為了將過去幾個月來的各個雙邊會談成果,向美日韓「多邊架構」匯聚。

越南:除了本就是東協國家中比較敢跟中國對峙的國家外,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原本比較親美、也是日本花費許多心力佈線結交的前國家主席阮春福,因副總理及多名部長涉貪而在今年1月辭職下台;因此日本必須重新拉攏越南這條抗中前線。

澳洲:自不待言,除了跟日本同是Quad的成員外,事實上跟日本之間已經是携手抗中的準軍事同盟國家。

印度:今年G20的議長國,跟日本同為Quad的成員外,同時自許為「南方國家」盟主,是日本可以共同合作經略南方國家的夥伴,同時跟日本之間也是共同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盟友。

印尼:今年東協會議的議長國,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伊斯蘭國家,近年積極展現區域大國的姿態,同時也對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具有企圖心。

庫克群島:今年太平洋島國論壇的秘書長(議長國)。

葛摩:雖是非洲東岸海島小國,但卻是今年非洲聯盟的議長國。

巴西,自許為「南方國家」的美洲區老大,也是跟日本結合共同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盟友;近期跟中國關係緊密,美國對之無可奈何,但在巴西有約200萬的日裔巴人,因此由日本出面拉攏是最適合的國家。

由前述簡要的提點,就可以了解岸田政權找來的8個招待國具有以下幾點特色:

四大國際社群本年度議長國:印度、印尼、庫克群島、葛摩。

印太戰線:韓國、澳洲、越南、印度、印尼、庫克群島。

南方國家戰線:印度、印尼、庫克群島、葛摩、巴西。

聯合國安理會爭取國:印度、巴西(外加日德,並稱G4)、印尼。

由此我們可以從這8個招待國的邀請布局的交叉義意,看到日本綿密的外交思維。

中國的抵制之舉

在美國與日本的推動下,2021年G7英國峰會中首次將「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放入首腦宣言之中,繼之2022年的德國峰會也再度納入,因此2023年日本𡶶會三度放入也是意料中事。

但是對中國來說,相較英德峰會的舉行終究是遠在天邊,而且歐洲國家的關心重點,畢竟還是在俄羅斯的威脅。

但今年舉辦國的日本,不僅是在亞洲,而且就在中國隔壁,況且日本近年來對中態度的大幅轉變,中國自是點滴在心頭。

由於受到美國貿易與科技制裁,對於中國來說,日本成為是一個不得不爭取的國家,如果不能有效離間美日同盟,對中國的大國崛起將是重大阻礙;尤其去年日中建交50周年,原本應該是敲鑼打鼓、風光宣揚的好時機,卻落得冷冷清清、草草帶過的光景,對中國來說是顏面掃地。

為了爭取日本,特別是為了消解日本舉辦G7峰會帶給中國的困擾,中國這幾個月可說是使出渾身解術、企圖破解。

首先是為了營造中日友好氛圍兼破解美國的半導體制裁,中國軟硬兼施地迫使日本在G7峰會前的4月2日,在北京舉行了「中日外相」會議。

為了這個會議,中國還特別選在「中日外相會議」前的3月31日,將擱置多年的日中軍事熱線「完成設立」!並在5月16日G7峰會前特意「開通」,讓日本防衛大臣浜田靖一跟中國國防部長李尚福進了一通20分鐘的「熱線通話」。營造兩國和善氛圍的意圖相當明顯,企圖降低日本在峰會的對中出手力道。

但是中國在刻意釋放善意的同時,卻又一方面抓日本商人指控為間諜,同時海警船在日本尖閣群島領海內巡邏的時間長達破記錄的80小時;這種蘿蔔與棍棒齊下的兩手策略卻被日本識破,故意在林芳正訪中前夕宣佈擴大對23種高階半導體製造設備的出口限制,讓中國一無所獲。

習近平在4月上旬接見法國總統馬克宏;中旬在北京接見巴西總統,4月26日又跟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通電話,企圖營造中國為和平使者的形象。

此外,中國也刻意選在峰會前的5月4日跟印度就國界問題召開「外相會議」;5月8日至12日,由外交部長秦剛前往歐洲拜訪德國、法國及挪威。並在5月16日派遣營造解決俄烏之爭的代表團至烏克蘭見澤倫斯基。

甚至中國還選在跟G7廣島峰會舉行的同一時間,在中國西安召開與中亞五國的元首峰會,企圖跟G7一別苗頭外,也兼沖淡G7峰會的鎂光燈與話題性。

G7廣島峰會的唯一關鍵詞:中國

經過這幾天出席廣島峰會諸領導人所討論及通過的各項聲明及決議,可以驗證都是圍繞著本文開頭所指出的三個核心概念:「援烏抗俄」、「南方國家」及「天下圍中」而進行。

其中「援烏抗俄」最終目的其實是為了防止中國在東亞三海(南中國海、台海、東中國海)生事;爭取及援助「南方國家」的目的也是在跟中國競爭國際影響力;「天下圍中」更是要求中國當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不要惹是生非。尤其是因為拜登行程之故而提早在廣島進行的QUAD聲明,更是直接劍指中國。

這就是我一直在講的,日本所採取的一連串作為,都是希望能有效進行「對中管理」,以維東亞和平。

這次諸多聲明與決議中,最特別的有兩項,一是岸田首相藉由在原爆之地所發出的峰會聯合聲明《廣島願景》中,成功地將中國的核武發展缺乏透明性這點呈現在世人眼光之下。

另一項則是針對中國經常性地用「經濟脅迫」當武器的行為,例如用稀土抵制日本,用煤礦抵制澳洲,用農產品抵制台灣及脅迫立陶宛不得與台灣建立關係等技倆,峰會決議予以反制地的諸項措施,可以見到各國意識到面對中國,唯有正面迎擊、協力合作取代昔日的妥協綏靖政策,才是可行的道路!

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現身廣島,不僅成功地為繼續支援烏克蘭,搶到了世界媒體的目光與實質的軍武資源,讓美國總統拜登同意提供F 16戰機及飛行員的訓練,則是為烏克蘭的反攻增加了未來的籌碼;而他的現身更是讓此次大會憑添了傳奇色彩。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圖左)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此外,澤蘭斯基的現身廣島,據了解是他本人強烈的意圖所致。而他出席的目的,除了上述讓烏克蘭的議題再度成為世界焦點與取得更多軍武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與本文一再指出的「南方國家」相關。

澤倫斯基也意識到唯有跟日本一樣全力去爭取南方國家的認同,才能在聯合國的舞台上對抗俄羅斯,而澤倫斯基的出手也是不同凡響!

他直接選擇跟自認為南方國家盟主的印度首相莫迪進行會談,並將烏克蘭所提出的十項和平條件,請求莫迪協助促成!

這一手,不僅將面子全數作給南方國家帶頭大哥的印度莫迪首相,同時更讓企圖營造中國可以成為「烏俄和平使者」的行為成為白工,也同時破了中國企圖搶世界鎂光燈而舉辦的「與中亞五國西安峰會」大外宣的局!

作者為財團法人綠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留言評論
謝文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