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國民黨生死存亡的「中二」與「清昶」之戰

黃涵榆
905 人閱讀

「中二」與「清昶」之戰,朱立倫的剩餘價值

朱立倫領導的國民黨顯然沒有在四項公投全敗之後,展現令人耳目一新的氣勢或提出任何令人期待的願景,只是在自家辦的元旦升旗典禮弱弱地喊出「2024重返執政」。大家都想知道:But how?

這説說來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朱立倫當下唯一的選擇就是打贏一月九日的「中二」與「清昶」之戰,兩戰全贏才可能換得些許剩餘價值,一勝一敗或雙敗,大概就頂不住被逼下台的壓力。

「中二」與「清昶」之戰牽動的不只是兩個國會席次的消長,更是國民黨分裂或滅黨的危機,雖然對專營政治回收事業的柯文哲也許是好時機。不論如何,兩戰都對國民黨的前景、甚至接下來的台灣政局有不可忽視的影響。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中二之戰讓國民黨與地方黑金勢力掛勾的本質暴露無遺

相信很多人若非這次中二選區立委補選過程中媒體的披露,恐怕無法想像顏家在台中如何呼風喚雨,如何金木水火土都吃,而且吃相極其醜惡,用「惡霸」尚不足以形容。國民黨曾幾何時,淪落到需要透過立委期間出席提案和質詢吊車尾的顏寬恒來扳回一城!

顏寬恒在競選過程中所表現個人的能力與特質,都讓人啼笑皆非,不論文化素養、政治專業、表達溝通能力、品格等,都無法與對手林靜儀相提並論。他的首波競選口號「要做事,不要說幹話」和每一次的發言,例如「此次補選是台灣民主最後一戰」、以「政治人沒有靈魂,跟連鎖超商有什麼差別」評論于北辰宣布退出國民黨,都像是迴力鏢重重地打中自己,拙劣的表達能力和扭曲的價值觀表露無遺。稱自己是「草食系男孩」,相信大部分讀者認為他比較是「草包系男人」。

把持鎮瀾宮、包工程、霸佔土地、違章建築、經營賭博電玩…多角化經營的「家族企業」,透過政治的保護傘,讓顏寬恒年紀輕輕就富甲一方,土地遍佈大台中。他和家妹顏莉敏(現任台中市議會副議長)甚至還插足幼教事業,分別擔任台中幼兒教育基金會董事長與總顧問。

中二之戰是個關鍵,中二選區乃至整個台中告別惡勢力迎來新氣象或是延續國民黨與地方黑金勢力掛勾,全在選民的一念之間。

動機不單純的報復性罷免

大家都知道,中二補選是「刪Q」的下半場,同一時間國民黨也正在進行另一場「清昶」的報復性罷免戲碼。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國民黨的報復性罷免佈局經過縝密的規劃,包括先挑小黨和前一屆選舉輸贏較小的選區。

國民黨方面用「平時找不到人」、「不作地方服務」的謠言發動完全不具正當性的罷免,連自家的黨籍里長都無法說服。更值得注意的是,陳柏惟和林昶佐都是立法院國防委員會成員,極速傾中和紅統化的國民黨如果成功拿下這兩席,將有機會主導臺灣國防業務,想來能不令人頭皮發麻嗎?

強勢回歸的韓國瑜是國民黨的解藥或毒藥?

密切關注國民黨動向的讀者們,除了公投亂鬥和報復性罷免之外,應該會發現國民黨內部包括趙少康、連勝文、羅智強等為首的「戰鬥藍」外省勢力抬頭,讓整個早已紅通通的國民黨極速新黨化。這些人沒有人承認公投失敗,也沒有檢討脫離台灣主流民意,而是持續對內對外擴大矛盾衝突,與共產黨政治鬥爭手段如出一轍。

混撈大師韓國瑜會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強勢回歸絕非偶然。草包依舊是草包,那番烏雲的開示讓大家感受到熟悉的韓導回來了!只不過是政治炒作和精算的本領更加爐火純青。《韓先生來敲門》新書上市一天之內,立刻強攻博客來各項排行榜榜首,令人懷疑有龐大資金炒作。

日前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辦的簽書會,媒體宣稱有上萬韓粉湧入,喊出「朱下韓上」、「蔣萬安退出」、「韓國瑜選台北」。可以預期的是,韓國瑜不必再像先前扭扭捏捏最後才說出Yes I do,2022乃至2024一定不會缺席。我們有可以合理推論,韓國瑜企圖複製2018大選方程式,市長獲勝則進取2024總統,若敗,至少兩場大選可以賺來可觀的選舉補助款,輸贏都穩賺不賠。

強勢回歸的韓國瑜宣告成立他個人的基金會,如同新書出版和行銷,必然有堅實的金流作為後盾,不論真正目的何在,都為公投慘敗無處宣洩的支持者注射興奮劑,韓粉勢力在台北也勢必會更加猖狂,也會讓國民黨決策圈尷尬不已,分不清再起的韓流是解藥或毒藥。

國民黨內還會有中道務實的本土派路線嗎?

從公投慘敗到韓流再起,想必讓國民黨內包括朱立倫、志在下一任台北市和桃園市長以及佈局2024總統大選的一干人等尷尬和驚慌不已。韓流是解藥或毒藥,還得看台北(或桃園)選民從韓國瑜的「高雄奇幻旅程」學到什麼,搶購美牛反美豬的蓋高尚的天龍國到底能多民粹。

而外省勢力主導的戰鬥藍能和擁粉自重的韓國瑜和做到什麼程度,黨內唯一具有全國性支持度優勢的侯友宜,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類似李登輝總統,成為被鬥爭乃至於逐出國民黨的對象,國民黨內還可不可能有中道務實的本土派路線反制戰鬥藍的激進路線和民粹的韓流,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柯文哲能從國民黨的亂局中撈到什麼,都值得關注。

柯文哲父母和顏寬恒同台當然不是巧遇,而是顯示柯文哲的政治動機。當下的柯文哲正在攏絡類似台中顏家、嘉義蕭家班這樣的地方角頭政治勢力,四處招攬人馬代表民眾黨參選。對他而言,政治果然很簡單,找到黑金就好,成立不到三年的政黨墮落崩壞之快,無人能及。

韓顏兩人出頭是台灣民主體制的諷刺

姑且不論顏寬恒和韓國瑜兩人特質上的差異,共同點是兩人任職立委期間質詢和提案表現都同樣吊車尾,而且徹頭徹尾毫無專業能力可言,也沒什麼值得信賴的人格特質。這樣的人選成為媒體鎂光燈焦點和左右國民黨成敗生死的角色,恐怕不只是國民黨的悲哀,對成熟的民主體制更是一大諷刺。

這樣的人的確很有媒體效果,這正是讓他們贏得支持者認同和同情的特質。我們可能因為很容易從他們身上找到嘲笑或攻擊點,而感到滿足,甚至覺得歡樂,無形中也在強化對他們的依附。

台灣若要邁向成熟的民主國家,除了用選票徹底拒絕這樣的人和政黨之外,別無選擇。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