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該死的謊言,和另類事實

Phil Smith
830 人閱讀

前幾天我和我的台灣妻子在晚餐前喝著冰涼的啤酒放鬆一下,邊聊天邊查看新聞,畢竟我們當了一輩子的記者。然後她開始憤怒地咆哮著說台灣政客的謊言是多麼明顯,但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被許多人接受,她擔心這會腐蝕並破壞台灣年輕的民主。

在不落入陳腔爛調的情況下,我將避免使用諸如「新常態」或「後真相時代」之類的詞彙,而是看看台灣似乎與世界上許多成熟的民主國家一樣,可能走上不幸的軌道。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強生說謊不用草稿

讓我們看看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它的完整名稱)和美利堅合眾國(也是它的完整名稱)。親愛的讀者,台灣應是否也應該是它的正確名稱?

讓我們從我祖國的一些例子開始。我感到震驚的是,首相強生已經編織了堆積如山的謊言卻逍遙法外,而且英國接受謊言。目前的混亂是放棄歐盟成員資格,不遵守聯盟規則必須付出的代價,而諷刺的是,英國在成為歐盟成員時,曾經參與制定聯盟規則。

在此我不想深究英國脫歐的瘋狂,但這向全世界證明,關於公投你必須非常小心,因為基於情緒的投票會導致可怕和有害的後果。我要討論的是強生的發言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他的謊言有一個很長的清單,以下是幾個例子。

離開歐盟後,他承諾擺脫歐盟的繁文縟節,結果恰恰相反。他承諾捐給歐盟的 3.5 億英鎊將取回用於本國公共衛生,但脫歐之後根本不是如此,這些數字是謊言,事實上他最近提高了國內稅收以資助公共衛生。

他說離開歐盟之後從英國到北愛爾蘭的貨物將通行無阻,這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在他親自與歐盟斡旋脫歐協議之後,英國和北愛爾蘭之間的貨物通行,必須經過檢查。

強生擔任記者時因編造受訪者的話而被《泰晤士報》解僱,進入政界後他擔任影子文化部長,又因為謊報與記者的婚外情再度被炒魷魚。目前他主政的政府同樣糟糕,充斥著一連串謊言、違背諾言和旨在誤導民眾的言論。這只是其中幾個例子,實際上還有更多。

國際貿易部長福克斯在 2017 年 7 月表示,與歐盟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應該是「人類歷史上最容易達成的協議之一」。事實並非如此,因為達成一項遠遠不及自由貿易的協議都需要好幾年,更別提這對英國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任何對英國脫歐知之甚少的人都會知道脫歐已經一團糟,隨之而來的是貿易混亂甚至崩潰。

我可以再寫上一千字關於現任英國政府如何反覆欺騙和誤導英國民眾,但現在讓我們看看上屆美國政府。

川普用謊言編造一切

前總統川普斷言 2020 年大選被民主黨以某種大規模陰謀竊取,甚至被貼上了大謊言的標籤,儘管已經被證明陰謀論不是真的,這個說法仍然佔據著美國乃至全世界的新聞版面。

川普在許多事情上的謊言主導了他唯一的總統任期,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戴爾在今年 1 月如此報導:「試圖從川普總統任期內挑選最引人注目的謊言,就像試圖從垃圾場中挑選最引人注目的垃圾一樣。在你做出決定之前,有太多醜陋的垃圾需要篩選。」

這不是CNN反川普,而是戴爾專欄裡列舉的謊言很容易可以證明的確是謊言,沒有灰色地帶,就像要說新冠病毒完全受控或是已經消失一樣,這不是真的。

川普日復一日地承諾他的大型醫療保健計劃,但就像許多其他計劃一樣,未曾兌現。他大概說過一百多次在他擔任總統之前,美國多年來對中國的年度貿易逆差為 5000 億美元,然而川普之前的實際赤字甚至從未達到過 4000 億美元。

政客們總是撒謊,做出他們明知無法兌現的承諾並誤導他們的選民。如果想要仔細研究此類案例,恐怕可以寫上好幾本書。

但毫無疑問,說謊遊戲近年來愈演愈烈,變得更加公然且不加掩飾,並以某種方式成為新常態。強生和川普都是好例子,他們似乎認為在現代世界赤裸裸的說謊是可以接受的。

此類政客似乎已經放棄了所有的道德或恥辱感,不斷重複謊言、或是誇大其詞或是半真半假,他們希望能以自己的方式影響一些選民。而選民可能忙於工作而無法檢視政客言論,或者由於盲從於政黨而錯誤地信任說謊政客,或者對政治不感興趣,只相信他們在報紙上讀到或在電視上聽到的片面內容。

台灣反對黨祇會依樣造謊言

台灣政治也有類似的模式,反對黨似乎只是簡單地重覆其他國家的謊言策略,那些頭腦簡單的人幾乎完全複製了其他地方正在上演的戲碼。這一切都相當可悲且令人絕望,一個年輕、充滿活力和有效運作的民主國家,竟然被一些陳舊乏味的民主國家所採用的做法所拖累,真是令人難過。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立法委員陳柏惟罷免案,國民黨指責他從未在立法院提出任何法案,這不是真的,每個會期他提出十幾個,基進黨目前已對這個謠言提起告訴。國民黨現在試圖扳回,說他們意指特定會期的特定委員會。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我所說的公然謊言,首要行動是說謊,然後找藉口圓謊。

另一個例子是陳柏惟被國民黨指控他主張大麻合法化,呃,這是另一個謊言。陳柏惟想將大麻醫療用途合法化,所以這又是那些看似事實但實際上是謊言的實例之一。謊言是赤裸裸的,目的是在一些人的腦海中播下種子,因為他們可能不會費心閱讀任何後續的澄清。

你可以想像這些謊言在市井小民之間耳語相傳:「陳柏惟希望所有的年輕人都能接觸到大麻,那很糟糕,我反對……他似乎是個壞人,他想要大麻那種東西……他從來沒有在立法院提案,根本不做事,這樣的立法委員有什麼用?」

謊言和骯髒的政治是人格抹殺的利器。可悲的是,一些台灣政客選擇低下的手段,以犧牲正直、道德和誠實為代價追求權力。這一切都非常令人難過。

在台灣,我們所能希望的最好結果是,與其他民主國家相比,台灣選民具有更高的政治意識和更少的冷漠,願意看穿明顯的謊言和誤導,並將這些認知帶入投票箱。

我的母國英國似乎已經在這方面迷失了方向,我只希望接受我的第二國家台灣能夠分辨出政治文字遊戲和真正論述之間的區別,並且看清徹頭徹尾的謊言,以及道德淪喪和刻意誤導的某些政治人物本質。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