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愛凌.彭帥.國際奧委會──高度政治的北京冬奧

孫又揆
374 人閱讀

本屆冬季奧運備受矚目的滑雪選手谷愛凌,在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項目代表中國摘下個人首面金牌。中美混血,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她,於2019年宣佈將轉為代表中國出賽奧運,而她的國籍問題和身分認同,也引發了相當多的討論與爭議。

谷愛凌出賽身分始終是疑雲

根據奧會規定,運動員須擁有該國護照才能代表國家出賽,而雙重國籍者則可選擇代表任一國。因中國不允許雙重國籍,按照規定,谷必須放棄美國國籍才可能代表中國參加奧運。面對媒體追問,她避談國籍,一再重申「我在美國的時候是美國人,在中國的時候是中國人」,以文化上的多元認同來轉移媒體對於雙重國籍的質疑。她說「運動應該用來團結,而不是用於分裂彼此」,試圖運用奧運的宏大理想和論述來消解自己在中美地緣政治中的尷尬處境。她也說,「我並不要取悅所有人。我非常享受這裡,也盡我最大的努力。如果別人不相信我、喜歡我,那是他們的損失。」將媒體基於升溫的中美關係的尖銳提問,轉化成「有些人就是不喜歡我」的個人化攻擊,以一個十八歲少女的能耐來說,確實相當高明。

谷愛凌微妙的身分認同,顯示了過往「運動員」與「國家」的連結已不盡然是理所當然的關係,運動員可能有多元的國籍選擇,也不一定是代表「自己的」國家參與體育競賽。近年來,運動員為了體育賽事更換國籍,或者國家動用資源主動招募他國的運動員加入國家代表隊,已經有相當多的例子。網球名將大阪直美,日本出生、美國長大,多年來都有雙重國籍,在2019年才決定放棄美國國籍,代表日本參加東京奧運。不像谷愛凌,她的決定在美國沒有掀起任何關於「不愛國」或「背叛美國」的批評。台灣的籃球界,也歸化了原美籍的戴維斯和阿提諾,趕上國際籃壇的歸化風潮。

商業與國族榮光夾纏在一塊

而這一次冬奧的中國男子冰球代表隊,更有超過三分之二是從北美冰球大國找來的歸化球員,以補上中國國內冰球實力的不足。美國籍的中國隊守門員史密斯(Jeremy Smith),明白地跟美國媒體承認,他沒有放棄美國護照,因為中國跟他保證這不會是個問題。這些例子都顯示了運動員「為(本)國爭光」的單一想像已不是運動國族主義的唯一選擇。反之,在運動的場域,國族身分認同允許一定的流動性與彈性,而這樣的彈性,往往是為了迎合個別國族主義所需要的不同政治脈絡,以及順應全球資本主義的跨國性(Transnationality)和市場機制。簡言之,政治和商業因素成為了主導某些運動員選擇國籍的關鍵。

不過,在國籍疑慮和中美政治對峙之外,有一件更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因指控中共高官張高麗性侵、所有相關訊息在網路上被屏蔽、人也消失好一陣子的網球選手彭帥,也出現在場邊觀賽,目睹谷愛凌為中國奪金。不只如此,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也陪同出現在觀眾席上。谷愛凌被問到彭帥時,說很感謝看到知名度很高的網球選手來共襄盛舉,為小眾的滑雪運動加持,「很高興再次看到她,很快樂、健康,能在這邊做著她喜歡的事情。」

彭帥風波被刻意淡化

彭帥在去年十一月在微博貼文指控張高麗婚外情與性侵害,三十分鐘後貼文消失,彭帥本人也與外界失聯了很長一段時間。國際網壇發聲聲援,要求中國官方正視性侵害的指控。在得不到正面回應後,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WTA)決定不惜犧牲商業利益,無限期停止在中國的所有活動。至於國際奧委會,則是和中國官方合作演出了一齣「河蟹」的劇情,跟彭帥也進行了一次閉門視訊會議,在疑點重重的情況下,對外宣稱彭的安全無虞。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奧運期間,彭帥開始在公開場合出現,也改口否認性侵害的事實,說自己的貼文造起外界誤解,才自己把貼文刪掉。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些報導,只是對外國媒體和國際體壇的「交代」,在中國國內,這起風波的前因後果,仍然完全搜尋不到。絕大多數在「牆內」的中國人,對這件事一無所知,而彭對於張高麗的指控,當然不可能有任何公正、公平的調查。

當巴赫和彭帥一起現身,搭配著谷愛凌為中國奪金和記者會上的言論,這真是再完美不過的中共式政治宣傳。身為一個剛贏得金牌、具有巨大影響力的頂尖運動員、媒體寵兒,谷的話完全順著中國官方的論調,跟著粉飾太平。不過最讓人失望和痛心的,是國際奧委會竟會淪為中共政權為了平息性侵疑雲的傳聲筒,在國際民主社會幾乎一面倒的反中聲浪中,甘願丟棄奧運長久以來宣稱的反歧視和人道價值,完全配合演出。確實如谷所說,「運動應該用來團結,而不是用於分裂彼此」,但如果團結的目的是在於掩飾真相、維繫獨裁政權的正當性,那奧運的意義還剩下什麼?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孫又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