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可知戰爭下的核電風險?侯友宜跟風擁核為選舉?

詹順貴
423 人閱讀

稍早前,民進黨中執會通過與李正皓合作角逐新北永和立委,導致基層譁然,永和區後溪里長莊銘淵隨即宣布辭去區黨部主任一職,之後進一步決定報備參選;接著傳出中正、萬華區立委將徵召「雞排妹」鄭家純,激起黨內青年更大反彈,國會助理發起連署抵制,連前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公開支持該選區議員吳沛憶。之後雖因提名人選尚未正式公開,及時踩剎車,提名吳沛憶,加上找吳音寧參選彰化縣地3選區也是好棋,但仍沒有化解將與李正皓合作所生爭議。

由賴清德、提名策略小組召集人潘孟安擘劃的「Y+DPP」、「民主大聯盟」也許初衷不錯,但執行過程卻讓人看不到核心價值與操作邏輯,尤其李正皓被抖出涉嫌以私密影像威脅前女友的違反性平事件,連民進黨性別平等事務部主任李晏榕都表態說「黨選擇要跟這樣的人合作,我個人表示遺憾」, 可見此事非但沒有止歇,而且隨著越來越多資訊揭露,連李正皓的誠信都出現疑慮,反有擴大趨勢。

提名風波未止,核電發言再興波瀾

一波未平之際,民進黨主席賴清德又於5月28日台大舉辦的「校園總統馬拉松論壇」活動中,回答學生提問台灣一旦遭封鎖,電力可能中斷,該如何因應時,脫口而出「目前相關單位有在規劃怎麼將已停機的核能機組維持未來可緊急使用的情況,以備不時之需。」,這不啻是在事先毫無鋪陳、溝通的情況下,突然對社會拋出一顆「核電延役」的震撼彈。

由於事出太突然,而且毫無脈絡可循,自然引起反核居多的民進黨傳統支持者高度疑慮,隔日《聯合報》、《中國時報》見獵心喜,直接以頭版頭條大作文章。尤其不久前被賴清德延聘為民進黨智庫副董事長的和碩董事長童子賢也主張核一、核二延役,難免被人將之聯想在一起,推測童子賢是先替賴清德拋風向球測風向。

為免支持者疑慮蔓延,經濟部隨即在當日晚間發布新聞稿,表示「由於核一廠、核二廠用過燃料棒仍置於爐心,考量場地現址及整體核能安全,台電仍針對核一、核二廠反應爐安全及相關設備,進行一切必要維護工作,以合乎核安標準。」、「針對若發生台灣因戰事遭封鎖、嚴重天災等極端外部因素導致緊急狀態的緊急使用,經濟部說明,因牽涉核子反應器設施管制法的法規規範及核安規範,需進一步與管制主管機關及核安專家研商安全有序機制,甚至進而由國會進行後續討論,取得社會共識。」

從以上經濟部的新聞稿,對照之前經濟部長王美花先後針對童子賢核一、核二延役的主張與賴主席核電轉緊急備用的發言所作回應,可以得出以下資訊:

構想有必要,但還是得三思

1、基於中國侵台野心日亟,發生戰爭封鎖的風險不可不預為籌謀,核電廠延役確已被列為可能選項,除須克服法令限制外,未來還需要與社會溝通取得共識。

2、核一、核二因為新北市政府無理違法長期抵制乾式貯存設施的啟用(核一)與興建(核二),因此,縱使停機,用過燃料棒仍置於爐心無法退出,因此,連除役都有實際困難,只能就現況維護反應爐的安全。

兩相比對,其實便可得出賴清德口中停機後規劃作為戰爭等極端情境的緊急使用機組確有其事,而且優先鎖定位於屏東恆春的核三廠,因為它的冷卻池仍有餘裕繼續容納用過燃料棒。至於經濟部新聞稿提到的相關法令限制,其實一旦出現戰爭封鎖或嚴重天災等極端情況,只要動用總統緊急命令都可以直接克服,甚至核一廠已經蓋好的乾式貯存設施的啟用也是。

只是筆者研判目前充其量應該還只是在「構想」或初步研議階段,八字都還沒一撇。

事實上美、歐、日看台灣,普遍認為戰爭風險很高,加上台灣能源供給主要仰賴進口化石燃料,如何穩定能源供給,確實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尤其面對戰爭等極端情境,盤點各種能源使用,邏輯上有其合理性。但只有邏輯合理是遠遠不夠的,面對戰爭,凡事都應謹慎再謹慎,問題關鍵還是在如何確保戰爭下核電廠的安全性。

安全性問題未徹底評估清楚前,此種影響深遠的重大政策豈能如此輕易出口?總統的緊急命令固然可以克服法令上的種種限制,但絕對無法解決停機乃至除役後的核電機組在戰爭下重啟的安全性問題,這部分必須借助非常縝密的客觀科學評估。

烏俄戰爭中最令人擔心者就是札波羅熱核電廠

現成就有一個絕佳的對照組,已經持續一年多的俄侵烏戰爭,讓烏克蘭南部的歐洲最大核電廠札波羅熱(Zaporizhzhia)屢遭砲火攻擊,讓歐洲國家與歐盟憂心不已。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去年9月1日曾派員視察當時在俄軍佔領下的札波羅熱核電廠,並派員常駐,6日對聯合國安理會提出調查報告表示「目前砲擊雖尚未引發緊急狀況,仍對核電廠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建議應立即停止砲擊,設立安全區。」,之後還有多次視察。

《2022世界核能產業現狀報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 2022)特別增列了「戰爭與對核電」的章節,明確指出「全球從未有任何一座核電廠是為了在戰爭中運作而設計。」,該報告進一步說核電廠在戰爭中發生意外的可能性遠遠超過社會大眾的想像,反應爐本身雖然有圍阻體,但其安全設計規範根本沒有考慮到戰爭威脅,所以核電廠大部分安全設施,如冷卻系統、絕大部分的電源、變壓器、充當備用電源的柴油發電機、發電機燃料、開關設備和控制室,都建置於圍阻體外的一般建築物內。

因此,該報告坦承「核電廠絕非戰爭中能穩定且安全供電的發電方式,相反核電廠的運作十分脆弱且不穩定。戰爭中即使主要的冷卻系統並未遭受直接破壞,但若連接冷卻系統的管道或散熱器遭到破壞,又或冷卻水泵遭碎屑、破片堵塞,便會危及冷卻能力,造成冷卻系統無法持續為反應爐與冷卻池降溫。」,進而導致爐心熔毀。

核三廠2部機組目前的供電占比僅約6%,而中國一旦決定發動侵台戰爭,其瘋狂程度應該會遠逾俄羅斯,台灣值得為這麼少比例的供電占比,在戰爭時期冒不成比例的風險嗎?

這份《2022世界核能產業現狀報告》去年11月就發表,國內媒體也多有報導,顯然賴清德本人對此一無所知,才會在學生提問場合輕易講出尚未經詳細評估的「構想」。

何況台灣電網屬於大型集中式,才是戰時供電穩定最脆弱的地方,過去即曾多次因電塔倒塌導致全台大停電,要在戰爭封鎖狀態下維持供電穩定,強化電網韌性,防止國內第五縱隊破壞,加緊建置小型分散式電網與電力應該才是當務之急,例如日前立院三讀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12條之1,規定新建、改建與增建建物具一定規模建物,強制加裝一定比例的太陽光電設備,就非常值得肯定。

賴主席突然拋出這顆震撼彈不知會震掉多少支持度?又或因早早定於一尊而吃定民進黨支持者最終還是會含淚投票,所以認為完全無需事先縝密評估並與社會溝通?行政院、民進黨眼看苗頭不對,不到24小時,已分別趕忙否認核電廠延役,澄清「非核家園」目標不變,雖然留下伏筆,但已讓身兼副總統與民進黨主席、慣於崖岸自高的賴清德頗為難堪吧?

民進黨是在4月12日正式提名賴清德為該黨總統候選人,迄今才短短1.5個月,賴的作為已經電擊支持者2次,不知接下來漫長的7.5個月,民進黨傳統支持者還要接到多少「驚喜」?這次事件的警訊能否讓賴神更加謹言慎行?賴的前幾波宣傳影片都在講自己的過去如何如何,但相信中間選民、乃至青年選票更想看到的是他如何帶領台灣下階段4-8年的方向與路徑,因而歡喜投票。

至於慣於講空話、不對爭議問題明確表態的國民黨總統提名人侯友宜也許覺得有機可趁,隔天突然跟著冒出「核能是我的選項」,典型是為選舉騙選票的急轉彎,更是等而下之。侯友宜如真心支持核能,第一步是否就放行核一的乾式貯存設施啟用與核二的乾式貯存設施興建,不要再百般無理刁難台電?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