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政治憂鬱症,看見希望

黃涵榆
730 人閱讀

「政治打壓」,例如?

準新竹市長高虹安因貪瀆、偽造文書等案遭檢調搜索和約談,最後以六十萬元交保。《聯合報》、《中國時報》以及各家統派媒體都口徑一致,抨擊這是「政治打壓」、「選後算帳」,具有多次毀損公署記錄的統派人士甚至在調查局台北市調處頂樓升起民進黨黨旗,在在顯示將司法調查扭曲為政治事件,將認知矛盾極大化。

高虹安先前曾在記者追問助理聘任違法情事時,以她一貫的高傲強硬口氣反問記者「例如?」,筆者也想問這些媒體:「政治打壓」,例如,例如呀?如果高虹安接受偵訊算政治打壓,那謝清志、郭瑤琪、林陵三、宇昌案、浩鼎案等算什麼?

高虹安和這些媒體才是政治打壓的元兇和慣犯,無所不用其極煽動支持者攻擊質疑者,扭曲社會大眾的認知。從投票前至今,他們持續將高虹安所涉入的各個案件塑造成政治迫害,把高虹安塑造成受害者。

但他們最不願意談的是各種事證,包括她如何多次密會施壓助理要他們做偽證。高虹安甚至脅迫助理要和她站在一起,「司法那邊有人會處理」,如同威脅受性騷擾的同事把事情鬧大對自己也沒有好處,她後面有三百多位法務人員。

台灣社會在這些媒體和有心人士的操弄之下,總是會偏離問題核心,總是劃錯重點。就目前的事證來說,特別又參照其他類似案件的處理程序,北檢的約談和搜索並無任何足以構成「政治打壓」的因素。

部分法界人士或意見領袖對比其他類似案件,認為北檢沒有羈押高虹安已經算是「禮遇」。但換個角度來說,如果證據已經相當充足,連硬碟都扣押,接下來要釐清的是金流和帳戶,羈押的條件不見得成立。

再者,當下的高虹安還具有國會議員身份,羈押她需要立院同意黨團協商,但不投票表決。以現在的立法院生態和政治局勢來看,極有可能會走向憲政與司法僵局,對台灣社會也不見得利大於弊。

高虹安即將就職新竹市長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因官司纏身而必須經常接受偵訊和出庭已是無可避免。以筆者常對她的觀察來說,其專業能力和人格特質恐怕都無法同時應付市政、司法和輿論壓力,選民看在眼裡,不失為民主政治寶貴的一課。

窮途末路的柯文哲

「上帝要毀滅一個人,會先讓他胡言亂語」,這句話對柯文哲恐再適用不過,因為動不動就把科學、SOP掛在嘴邊的他,一路走來就是最會扭曲事實和民眾的認知。他的言行從來都不科學,只有個人的無知、傲慢和私慾。

對於高虹安案件,柯文哲的名言是「理工女不會犯法」,他沒辦法回應諸多事證,只會轉移焦點,繼續跳針新竹一定有什麼弊端。日前高虹安大張旗鼓搶著收割新竹棒球場的政績,柯又改口說沒有人說是弊案。

弊端,例如?證據呢?他當然不管證據,垃圾話隨便噴,如同他說蔡英文總統身邊的人都貪污,事後又說是開玩笑,只要能煽動仇恨的都可以說。

弊端,例如?例如大巨蛋、未經議會監督的城市博覽會預算、台北市政府在柯文哲執政下涉貪的案件創紀錄。

對於高虹安所涉及的案件,柯文哲的反應充分暴露他的心虛,是否是柯文哲本人授意要求黨公職和提名者要供應助理為黨部工作,變相公款私用,檢調恐怕也得釐清柯文哲涉入的程度。

他現在也只能勉強裝出和高虹安是命運共同體,高的案件發展至今,日後判決有罪無罪,都不利於柯文哲2024的大夢。傳聞兩人在選後曾大吵過,高應該自以為勝選後翅膀硬,柯文哲和大選只拿4%選票的民眾黨會成為她的累贅。

反正柯文哲的行事風範和整個民眾黨,就完全是利益取向,進來的人都圍繞在柯文哲身邊,這樣的黨繼續違背事實與道德原則扛著高、柯兩人,猢猻盡散泡沫化也沒什麼好意外和惋惜的。

「防疫破口隊」還沒解散

國民黨顯然還處在勝選的狂喜中,持續複製貼上他們的勝選方程式,繼續對台灣政壇和社會進行各種認知作戰,否則怎麼會連在自家一拖拉庫涉貪涉黑的公職人員的情況下,還拿黑道議題攻擊吳怡農?

過去這一段時間,王鴻薇、徐巧芯、趙少康等所謂的「戰鬥藍」主導了整個國民黨的議題設定和攻擊,一個議題換過一個議題,再怎麼偏離事實都無所謂,用舊照片和偷拍抹黑,再如徐巧芯之流整天掛在網上到處留言出征散佈仇恨。

中國這幾天疫情再次大爆發,BBC記者甚至評估北京已經超過一千萬人染疫,各地屍體火化爆量,人民陷入全面性恐慌,大肆搜刮藥品和物資。中國近日違反自由貿易規範,正大規模地斷絕台灣各類產品進口。但這廂的國民黨一方面在宣揚台灣疫情比中國嚴重,另一方面(又來了!)要求政府援助中國醫療物資。

國民黨勝選,國民黨回來了?選舉結果告訴我們,國民黨不只從來沒有離開過,一直都把持著盤根錯節的地方勢力和利益,而且能夠藉由這次勝選更深化對地方的控制,變賣土地、火葬場和各種開發案一個接一個進行,從地方政府小內閣人事的安排到搶立委提名,也都是政治資源的搶奪和分配,為接下來的主席改選和2024大選佔到有利位置。

犬儒主義當道

國民黨自己應該很清楚,勝選的主因不是政績或是什麼光明前景的政策,「下架民進黨」的仇恨動員蓋過一切,政績和政策正好是他們配合中國的認知作戰要扭曲和破壞的。

這種認知作戰和動員主要透過電視談話節目、網路直播和社群媒體、Line群組,大量且持續投放的包藏惡意的錯誤訊息,除了造成接收者錯誤認知之外,更會灌輸他們對於民主政治深層意義和價值的不關心和不信任,對於重大政治和社會改革不抱希望。

CODEX、疫苗的免疫橋接、自由貿易協定……是什麼都無所謂,像是幾年前英國脫歐公投之後,「歐盟」、Brexit等成為熱搜關鍵字,而國內上次總統大選之後的「九二共識」和公投之後的「三接」一樣是熱搜關鍵字。

這種動員下的群眾會自認為看清政治現實,會自認為是受到啟蒙的政治主體,會自認為中立客觀,但是他們很難或無法被說服,只要有任何會鬆動甚至打破他們既有的僵化的認知框架的人事物,都會成為他們仇視的對象。

這種後政治時代的犬儒主義很容易和極右派的民粹主義合流,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的美國、英國、義大利、匈牙利到亞洲的菲律賓和台灣,都受到民粹主義的侵襲,這甚至已成為當代政治最大的困境。

走出政治憂鬱症,看見希望

當前台灣的政治形勢的確相當嚴峻,這次的大選暴露出來的是早已存在的民主社會犬儒化、反智的症狀。很多朋友大選之後深受政治憂鬱症所苦,對政治失去期待和信念。如果這樣繼續下去,會正中那些企圖弱化台灣民主體質的勢力的圈套,就已經先輸一半了!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對抗犬儒主義、政治憂鬱和無用論的解藥還是必須重新找回希望,不管有多艱難。民進黨作為執政黨和台灣本土政黨責無旁貸,要深刻檢討如何讓台灣人走出傷心失望的心理氛圍,再次看見希望。

台灣人如何從集體憂鬱走入集體療癒,還有很多工作必須完成。民進黨當下似乎還看不到方向,還不知道問題在哪裡。對於眼前的局勢,筆者期望內閣改組能夠煥然一新,不是像國民黨地方政府小內閣使用回收的政治資源。

新內閣必須持續執行更明確且具機動性的防疫措施,包括修復疫情衝擊下的中小經濟,更果斷地回應中國的各項干預和威嚇,對於各種錯誤訊息和謠言的認知作戰,要有立即、更有效的反擊,也需要儘速落實全民國防的基礎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