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官方眼中的中共20大

阮氏清金
730 人閱讀

先說結論,越南持續觀察習近平如何讓美中關係變得更差。

因為越共知道,美國和中國往後的競爭只會更加激烈,越激烈就象徵著中國的代工製造業會毫無懸念的轉向越南,先前大家都在討論越南無法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的疑問,現在都已經不是問題,留在中國的就是金融業和掌握科技業上下游產業的製造業—比方鴻海。

在中國活躍的外資,看上的無非是非民主體制下的方便,越南當然也具備這樣的優勢,同時越共擁有比中共更民主的協商機制,這讓雲南、兩廣,以及接近一國一制的香港在政治上感到羨慕、經濟上則大量外逃;越共高層也發現,三年多前親共的港媒在報導越南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時,還會持全面否定的態度,但到了今天已經出現不同的聲音,因此當這次中共中央常委清一色都是習近平的人馬後,除了經濟因素以外,越共的研判有三個:台海危機、越南安全與越南經貿。

台灣有事,越南也會有事

台海危機和越南安全是綁在一起的,這次持續連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張又俠當年就主導過侵略越南的戰爭,也就是越南幫的代表人物,因此解放軍第一個宣洩的對象不一定是台灣,而有可能是越南,與越南近在咫尺的太平島上面不管是海巡,或者未來可能是海軍陸戰隊立場是什麼,假設今天中國第一個打的是越南,那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海軍、海巡和越南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繫管道或者海上相互支援的機制?假設有,這些軍種有無足夠的語言溝通能量?假設沒有要怎麼開始?這些越南已經有部分的官員開始擔憂。尤其是外交部和國防部的官員,對台灣在太平島的立場開始關注。

同時越南移工目前最主要的輸出目標國是台灣,台灣最多的外國人也是越南人,假設第一時間打的是台灣,越南台灣之間的外交聯繫夠不夠撤僑?假設要撤僑,越南可否第一時間派出軍艦進入台灣的港口,比方高雄港?越南總理范明政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有討論到這個問題,也就是日本和越南可以在這方面合作到什麼程度。

越南總理范明政(左)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台灣中央社和越南越通社日前都報導,中共希望在20大後邀請越南政府高層到訪,站在中國的角度當然是希望拉攏越南不要讓其倒向美國,至於越共高層若訪問中國,是單純黨政目的還是有對在中國的資本招商引資的態度,就要看出訪的成員到底有誰,假設越南方面有要求要參訪一些科技、金融相關企業,就不難猜測或許是要去拔樁的,畢竟習近平都不在乎中國的經濟發展了;至於台灣這邊有沒有透過台商和越共高層的關係,去探一些口風或者傳達什麼樣的訊息,這個部分就還需要更多的口訪和消息挖掘,目前無法在這裡發表。

美中交惡有利於越南

不過看到這裡就可以很肯定,越南短期內樂見美中關係走壞,畢竟當年鄧小平就是靠著踹越南一腳給美國看換得後面的紅利,越南當然也想複製一樣的事情。

台灣這邊目前可以做的就兩件事:台商方面,趕快皮箱拎一拎,把可以轉出來的趕快拿到越南,再不跑真的來不及了,同時教育部也不要再睡覺了,相比泰國和中國之間有緊密的產官學合作,越南和台灣之間也應該趕快建立起來,不要再讓台灣的越南語老師只能兼課了。 海事安全與港口防務方面,海軍、海陸、海巡以及憲兵的特勤必須要選擇固定的越南語教學機制,仿照國防大學語言中心的模式,這對接下來的局勢非常的有幫助,不管是台灣還是越南。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阮氏清金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