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著滴滴狂飆的「總加速師」

趙君朔

在中共市場具有獨占地位,也是世界最大的線上叫車軟體──滴滴出行於6月30日在紐約成功上市才兩天,7月2日中共網信辦便發布網路安全審查辦公室公告,表示依據中共的《國家安全法》和《網路安全法》,要對滴滴出行進行網路安全審查,在審查的期間此應用軟體將無法註冊新用戶。7月4日網信辦又發布公告表示滴滴出行存在嚴重違法收集個人訊息問題,要求網路上的各個應用軟體商店下架該軟體。結果滴滴在紐約股市的股價在7月6日一天下就跌了近20%,市值也蒸發約140億美金,從2日的740億餘美元縮小到600億美元。

在中共市場具有獨占地位,也是世界最大的線上叫車軟體─滴滴出行。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滴滴出行是繼2014年阿里巴巴後中共的科技公司在美國股市最大的上市案,也是在美中脫鉤大潮中難得的亮點,但卻馬上遭遇如此大的轉折,也引起美國金融界的詫異和政界的憤怒(已經有兩位參議院銀行委員會的成員Chris Van Hollen和Bill Hagerty要求美國證監會徹查是有滴滴上市前有刻意隱匿遭到監管部門調查的行為),這強烈顯示了中共在習近平封閉、偏執的一人獨裁統治下,只要以國家安全之名,便可以為所欲為,也不在乎魯莽的決策會有什麼經濟或是其他層面的嚴重後果。

本文接下來會透過回顧滴滴上市前的重要事件指出,目前關於滴滴遭到如此待遇流傳最廣的解釋:滴滴不顧監管部門的勸阻,堅持不暫緩腳步反而迅速在美國上市可能只是表面和部分的原因。習對於他的主要政敵不但不甩監管部門暫緩上市的建議還在此上市案受益頗豐,才是他鐵了心要祭出國家安全大旗之名來整肅滴滴的真正原因。

滴滴出行不聽勸,黨國當然予以重懲

這和他六月底以同樣的粗暴的手法火速終結了香港《蘋果日報》背後的邏輯其實是一樣的:只要習主觀認定的國家安全,其實也就是他個人獨裁統治的安全受到了威脅。基於深深的不安全感作祟,他會迅速地向全世界展現他的「鐵腕」來消弭自己深深的不安全感,但他每一個動作,都對中共的國力與經濟造成明顯傷害,也再次證明了網路給他取的暱稱──總加速師(加速中共崩潰的總設計師)絕非空穴來風。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滴滴原本是有考慮要在香港上市,但香港證交所規定申請上市的企業需要在所有營運的市場都遵守法規和得到營運許可。但要滴滴符合中共境內所有其運營的省分和城市規定有困難。所以港交所提出了一個妥協方案:剝離還不符合法規的事業單位然後將剩下的部分上市。滴滴不願意接受這個提議於是在4月初決定轉往紐約上市。

改成想去紐約上市就需要監管部門的默許,雖然目前中共的法規並沒有這樣的正式規定,而且滴滴是一家實際上註冊在海外避稅天堂的公司。而和交通部和其他各部門協商的過程中,至少證監會和國家發改委是支持其赴紐約上市的決定的。

但在滴滴於6月初向紐約證交所提出首次公開發行(IPO)的申請書,並把預定於7月初上市的決定通知國內交通部、發改委、證監會和網信辦的官員時,卻得到了有官員希望它們暫緩上市的訊息,因為這些官員擔心為了上市遞交的文件有中共政府不想和美國監管機構分享的數據和訊息。

這些官員也和滴滴表明它們不是想要擋下去美國的上市案,只是要先走完安全審查的程序確認要交給美國監管機構的文件中沒有敏感訊息。這些官員特別擔心審計底稿的問題,這是美國國會去年通過的法令《外國公司問責法》,規定在美上市的中共公司需要交出審計底稿來讓美國監管機構審查,不然就面臨下市的命運。中共對於這個規定非常抗拒,因此兩國對這個問題還處於僵持的狀態。

資料敏不敏感,不是由公司單方面認定

讓中共官員不放心的審計底稿內容包括了一些原始資料如會議日誌、使用者訊息還有上市公司和政府部門的郵件往返內容等。滴滴和官方說明它並沒有交出任何敏感訊息給美國監管部門。但官員認為到底資料是否敏感不能由滴滴單方面認定,而該讓監管部門認定。滴滴這樣的線上叫車服務公司是被中共政府定位成關鍵基礎設施提供者,也就是和敏感的國安議題有關。

滴滴對於暫緩上市的要求表示願意考慮,若真有必要也絕對沒問題。不過另一方面滴滴卻全力加速在紐約上市的速度。6月10日滴滴向紐約證交所遞出了上市的申請文件,按往例會在七月初開始正式交易。但滴滴在6月24日就訂好了交易的價格區間和釋股的數量。這被行內人士認為是確定首次公開發行釋股數量所用時間最短的其中一次。為了首次公開發行舉行的路演說明會(Roadshow)也只進行了三天,而今年的上市案花在路演的時間平均是8.5天。

到了6月30日,滴滴順利在中共百年黨慶前一天上市,以1%的漲幅每股14.14美元收盤,市值來到678億美元。這種對中共官方來說陽奉陰違的手法可以說是嚴重觸犯了政治紅線,才會有本文一開始提到的網信辦馬上接連下重手,同時在微信上也出現了文章指控滴滴是有嚴重敏感資料外洩疑慮還有外國人擔任董事的賣國賊。

滴滴出事累及所有投資人,但中共不管

對滴滴閃電寄出的罰則不但讓滴滴在美國的股價大跌,到7 月13日仍然是低於發行價美股14美元約13%左右的12美元出頭,更讓滴滴受到美國和其他投資人(如孫正義的願景基金和豐田汽車都是股東)的嚴重懷疑,認為它在上市前刻意隱瞞遭受監管機構調查的不利訊息,有詐騙投資人之嫌。

但實際上到目前為止,到底具體滴滴違反了什麼法律、網信辦要進行何種審查與為何進行審查的理由都不明確。反倒是官方還加碼推出更多措施來加大監管的力道,如7月7日彭博社報導中共打算限制中國公司運用可變利益實體(VIE)的模式赴海外上市的行為。這種可變利益實體是幾乎所有中共的科技巨頭採用的方法,在此架構下,中共公司將利潤轉移到一個外國投資者可以持股的境外實體,也規避了中共法規對外資投資國內網路科技公司的限制。

除此之外,另外兩家剛在美國上市的中共科技公司,招聘網站Boss直聘和由兩家線上貨運服務公司運滿滿和貨車幫合併而成的Full Truck Alliance也隨滴滴之後遭到網信辦發動同樣的調查,同時被迫停止註冊新用戶但都不知道具體受調查的理由。

在風向突然大變的情況下,由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健康資訊所支持的醫療資訊公司零氪科技(LinkDoc Technology)在周三訂出在納斯達克的首次公開發行價前的最後一刻決定取消上市的計畫。

到目前為止,其實中共對滴滴突然痛下殺手以及後續的出招和去年11月緊急叫停螞蟻金服的上市案並開始對其它科技巨頭祭出反壟斷處罰的過程都非常類似。而去年的上市案忽然被取消的導火線是馬雲在一場演講中嚴詞批評政府對金融體系的嚴格控制,觸怒了習近平也讓他感到權力受到威脅。這次的導火線恐怕也很類似:滴滴這樣不顧監管部門的勸告火速赴美上市圈錢背後的受益者有江澤民家族、其他多名中共太子黨的成員和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員,這些人又是唯一在政治上不屬於習近平能掌握的敵對政治勢力,因此一定要不惜代價下重手。

但只是為了修理可能的政治對手所要付出的經濟代價是大的。從7月2日網信辦對調查滴滴的公告後,由在美上市的98家中共企業構成的納斯達克金龍指數已經下跌了10.5%,其現值也處於2016年9月以來落後美股大盤最多的低點。

對因為投資滴滴而損失慘重的外國投資者來說,面對未來是只升不減、來自中共官方的監管風險,這會大大減低中國企業在它們眼中的價值。再加上之後各種赴海外上市的限制,中共的企業只能依靠本地還不夠成熟的證券市場來融資,所能得到的估值也會低於赴美上市所能得到的。

事實上,如同著名投資銀行家,曾投書《紐約時報》稱讚台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方的投資銀行家Ruchir Sharma在5/6月號《外交事務》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中共之所以成長的比美國快並持續追趕美國就是因為在數位科技上的發展。另一位中共經濟專家Daniel Rosen也在7/8月號的《外交事務》中另文指出這些科技公司在2010年代初期是很少受到政府監管而且在促進競爭和創新上都頗有表現,現在卻被迫要向共產黨獻媚表忠。

總之在美中關係由川普所開啟的脫鉤大潮中,唯一還能起反脫鉤作用的金融(以科技投資為主要媒介),現在卻很詭異的不需要拜登政府下手,而是由北京自己出手來加速斬斷這方面的連結,這對中共經濟、金融和科技創新的後續負面影響相信很快會顯現出來,也讓事事以集權為考量的習近平更不負其「總加速師」的「美名」。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