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馬克思的晚期思想──評《人類世的「資本論」》

黃厚銘
1.5K 人閱讀

精研馬克思,又另闢蹊徑

《人類世的資本論》作者、現任職於東京大學的齋藤幸平,是日本新一代的Marx專家,也參與了新版馬恩全集編纂。在這本書裡,他根據新版馬恩全集(MEGA2)所編入的手稿與書信等資料,提出了對於Marx思想的新詮釋。並據此主張,Marx的晚期思想更加能夠回應「人類世」對自然環境所帶來的重大衝擊,以及從而解決整體人類所面臨的生態危機。簡言之,關鍵在於放棄成長主義,轉向「沒有經濟成長的循環型穩定經濟」。

齋藤幸平認為Marx的《資本論》之所以遲遲未能完成,是因為Marx在思想上有了劇烈的轉變。他放棄了生產至上的單線進步史觀,並且也試圖擺脫歐洲中心主義的限制,進而,在受到農藝化學或是農學家的著作影響下,其思想也更具有生態主義的思考。所著眼的,不僅是資本主義政治經濟體制下,對人的剝削,也更加強調對自然的剝削,以及地球資源的有限性。因此,更能貼切地回應當代氣候變遷的危機。

返照回齋藤幸平在本書開頭對SDGs、以及對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Nordhaus的批評,即是這些主張仍是建立在生產至上的前提,以為經濟成長所帶來的科技進展終將能夠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但當然,這完全忽略了科技本身的風險問題。也就是,用以解決問題的科技越是強大,其可能的負面後果也越是影響巨大。用《人類世的資本論》裡的說法,就只是把負面後果轉嫁給其他技術、其他地區,以及未來的世代。這樣的想法,不僅忽略了科技風險,也無視於全球南北的不平等,以及世代不正義。

晚期馬克思的思想與生態主義合流

齋藤幸平主張Marx的思想發展可以區分為三個階段,並認為,Marx晚期思想是建立在對自然科學與共同體社會的研究上,展現在其〈致查蘇利奇信函〉之中。Marx心目中理想的共產主義社會,不再是資本主義發展到極致的辯證結果,而是「回歸」到日耳曼民族或俄羅斯的原始共同體。齋藤幸平稱之為「棄成長共產主義」,藉由共同體的規範來限制牟利,藉以維持平等,消除權力關係。並在共同體的範圍內,修復「物質代謝的斷裂」。其核心概念是「持續可能性」(通常譯為「可持續性」)與「平等」。特別是「持續可能性」,更凸顯出Marx把「大地=地球」視為公共財的生態主義觀點。

不過,事實上Marx基於Hegel辯證法所發展出的歷史唯物論,本來就具有「回歸」的意涵。以《人類世的資本論》也提及的「否定的否定」,其實就是具有辯證意義的「回歸」。也就是說,辯證法的「否定的否定」並非負負得正回到原點,而是拋棄部分舊有不合適的性質、同時保留一些舊有的條件作為基礎,進而在層次上有所提升的「奧伏赫變」(Aufhebung,或譯「揚棄」)。因此,簡化來說,原始共產社會經過資本主義的否定,又再經過資本主義的危機或革命的否定後,歷史將終結在共產主義社會。從原始共產社會與共產主義社會這兩個詞彙的共同點來看,原本就有一定程度的「回歸」之意,但卻絕非回到原地不動的「回歸」。

「沒有經濟成長的循環型穩定經濟」之藍圖

齋藤幸平的詮釋之特色在於,共產主義社會的來臨,無須如辯證法所預期的,非得資本主義社會的不平等與技術發展到極致,特別是建立在工業革命的高度生產力之上(此及前述辯證法的「保留」)。這是齋藤幸平認為Marx的晚期思想不再有生產至上主義,以及單線進步觀的關鍵。也是齋藤幸平據此提出「沒有經濟成長的循環型穩定經濟」或「棄成長的共產主義」之基礎。就這一點來說,他的創見是絕對值得肯定的。

進而,在這個目標之下,齋藤幸平提出了「自我克制」的呼籲,以及五個棄成長共產主義的支柱,並落實為「勞動者合作社」等社會運動的形式。這令我聯想到一樣是林暉鈞先生所翻譯的柄谷行人之著作。

在《世界史的結構》中柄谷行人指出,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工不只是生產者,也是消費者。相較於勞工作為生產者所發動的社會運動,勞工作為消費者反而更能給予資本主義壓力。因此,柄谷行人強調消費合作社的重要性,也就是藉由消費運動來對企業與政府提出要求。就這一點而言,我們可以說,身為年輕世代的齋藤幸平的主張是更為基進,也更具理想性的。

柄谷行人是較為保守務實,不以整個顛覆資本主義體制為目標。相對地,齋藤幸平在書中已然否定了在資本主義體制內追求棄成長的可能性。然而,儘管齋藤幸平在結語中以非暴力抗爭的歷史來論證只要有百分之三點五的人挺身而出,就可能帶來巨大的變化。被他拿來作為例證的「1% vs. 99%佔領華爾街運動」,這麼多年以後卻如船過水無痕般,實際上並未能真正撼動資本主義的政治經濟體制。

直指人類中心主義更為關鍵

此外,我認為要對抗成長主義或開發主義,乃至於如果要更能夠尊重「大地」,就應該把矛頭指向人類中心主義。就前述的科技風險而言,人類應該要認清自己的限制,任何以科技發展為手段來解決問題的企圖,終究都會蘊含著人類無法掌控的風險。甚至,因應科技風險的任何作為,只會帶來新的無可預期的風險。

以及,人類與其他物種都是「大地」的居民,既無權把其他物種當作維生的材料或手段,也無權獨享地球上的資源。如此一來,《人類世的資本論》中所謂的「平等」也不再只是人類共同體內部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關係,而是人與其他物種之間的眾生平等。或許,這也更能呼應Marx晚年注意到人類對自然的剝削的轉向。

但也可能我這樣的想法已經遠離了Marx的思想,因此並未被納入齋藤幸平這本以拓展Marx思想到當代為主題的書籍之中。不過,對我來說,決定與引導我們如何思考的,應該是我們所面對的問題,而不是任何「主義」或受限於特定思想家的思想資源。正如Nietzsche區分了哲學教授與哲學家一樣,不是成為鑽研哪位思想家思想的專家,而是思索資本主義所造成的「人類世」現象並尋求解方,才是任何一位有思想格局、有當代視野的思想家的職志。

《人類世的資本論》既展現出齋藤幸平延伸發揮Marx思想的創見,卻也使得他不得不在Marx思想的框架下來提出解方,即便他已經根據最新的資料提出對Marx思想的新詮了。

無論如何,這絕對是值得一讀的好書。不論是想要了解學界在Marx思想研究的新進展,或是對於人類世或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的議題感到興趣的朋友,都可以從書中得到啟發。此外,我們還可以清楚看到日本學界(甚至包括文化界)的現實關懷,連新冠肺炎等議題都很快納入其視野。

以及,在這樣的氛圍下,日本學者間積極的相互引用與對話。這也一樣表現在大澤真幸所著的《給所有人的社會學史講義》。此外,倒是,相較於台灣近二十年來評鑑標準越來越狹隘的學術體制,不僅台灣學界不相互徵引,還以國際發表為尚的發展趨勢。日本的學術體制如何可以支撐像齋藤幸平這樣的年輕學者從事這樣的研究與思考(例如,這樣的著作算是所謂「經驗研究」嗎?),以及文化學術界如此活絡的對話關係,我想,這也是值得台灣了解與參考的。

作者為政治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名言是:「不要相信你的老師。」自2005年受到樂生青年聯盟的感召後,長期鼓勵學生走出校園、走入社會,讓課堂知識與現實經驗相互激盪,並經常身體力行支持社會運動。

書名:《人類世的「資本論」:決定人類命運的第四條路》
作者:齋藤幸平
譯者:張馨方
出版社:衛城
出版時間:2023年3月

留言評論
黃厚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