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利用的沖繩和平神話──臺灣投降派有什麼問題

朱宥任
826 人閱讀

隨著台海衝突可能性日益增加,距離臺灣最近的日本沖繩,近來也非常關心「臺灣有事」的話題。沖繩的反戰人士,去年就發起了「不讓『臺灣有事』發生,沖繩對話企劃」,旨在希望能用和平的方式,解決戰爭的風險。

為此,沖繩反戰人士最近找來了一些「臺灣有識者」,作為臺灣代表發表意見。然而讓人困惑的是,他們挑到的這些所謂專家,本身的立場在台就缺乏支持,做為代表是否恰當。且他們到沖繩所講的言論,更是展現出他們對沖繩的認知極度缺乏,卻明顯有著想靠蹭沖繩處境,來掩護自己批判、否定臺灣的論調。

例如有頭銜是某左派媒體人的人士,就主張臺灣現在強化軍備,反而會升高台海開戰的風險,並且認為臺灣缺乏像沖繩一樣,土地直接發生戰爭的經驗,因此臺灣應該要「學習沖繩,選擇和平的選項」。更甚者認為,臺灣面對侵略時,不應該為捍衛主權而做出軍事防衛,最好直接投降避戰。

曾是被侵略方的「琉球王國」

沖繩真的是如這番言論所述,在歷史上選擇了和平、不備戰,於是成功避免掉了戰爭嗎?從沖繩的史實來看,答案毫無疑問是否定的。沖繩過去其實不是日本轄下的領土,而是稱作「琉球王國」的國家。琉球王國的統治維持了數百年,和中國(明、清)及日本都有往來,並以發達的海上貿易繁榮一時。

然而,就在1609年,琉球王國遭到日本薩摩藩侵略、戰敗。這場戰爭被稱為「慶長琉球之役」,琉球王國儘管做出抵抗,但整體軍事戰鬥力不足,很快就被經歷過日本戰國時代及朝鮮之役洗禮,身經百戰的薩摩軍擊潰。薩摩軍自沖繩北部的運天港登陸後,不到幾天就殺到首里城下。

或許就是因為琉球軍輸得太快速了,以至於後世出現一種謬說:琉球王國為了講究和平,連薩摩軍攻來了都不抵抗,直接不流血開城投降。但像是從《歷代寶案》等文獻當中,就有提到琉球重臣馬良弼(名護親方良豐)率軍抵抗,但不敵被俘,以及鄭迵(謝名親方利山)等人敗退的敘述。即便根據史料的不同,細部情節有所出入,但可確定琉球方絕非毫無抵抗。

1609年底抗薩摩軍入侵的鄭迵謝名親方顯彰碑。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薩摩控制琉球後,儘管在江戶幕府的授意下,王國之名尚且殘存,但從此成為薩摩藩的從屬國,做什麼事情都得看薩摩藩臉色,成為往後遭到滅國的遠因。兩百多年後,日本從幕府時代轉為現代的明治政府,並藉由「牡丹社事件」為施力點,積極併吞琉球王國。儘管琉球想辦法循各種管道發聲抵抗,但文攻都沒有獲得成效,武嚇更是因為國家早就被挾持,不可能組建得以抗衡的軍力。最終日本直接派人押走國王尚泰,琉球王國就此廢除,成為現在的沖繩縣。

被過度誇飾的沖繩和平神話

如今的沖繩,雖然是熱門觀光景點,不過人民不滿美軍基地駐紮,島上有太多土地被佔據,以及各方面權益遭到日本中央漠視等等的問題。而這些深層的原因,都可以追溯至他們失去自我的國家主權,所以只能任人擺佈。也就是說,對著沖繩人大言不慚的講沖繩在面對侵略時「選擇了和平」,不僅完全不符合歷史現實,甚至還可說是在他們傷口上灑鹽,揶揄琉球戰敗後受到的苦難,講成是他們自找的一樣。

明明就不瞭解沖繩歷史,卻又利用其背景來大放厥詞,其實不是頭一遭。早在十九世紀的美國和平主義運動時,就有化名「リリアン・チン」自稱琉球出身的人,把琉球王國敘述成是沒有武器,絕對和平的理想國,誤導對琉球所知甚少的美國人。畢竟沖繩處處受欺壓處境,太適合拿來作為某些極端左派的墊腳石了。

如今的沖繩雖然是臺灣人趨之若鶩的觀光勝地,但臺灣人對沖繩歷史的瞭解,可沒有因此詳細多少。例如2019年沖繩縣立博物館曾經舉辦臺灣特展,並邀請臺沖兩造學者,討論雙方自古以來的交流。然而從臺方學者發表的文章中,可以看到幾乎都只顧著講臺灣方面的文史資訊,即使談及原住民或明鄭等能延伸與琉球接觸的點,卻還是忽略掉了,僅至牡丹社事件及臺灣日治時期開始,才比較對雙方交流有所著墨。此層級的研討,尚能一窺對沖繩認知不足的疑慮,更何況其他情境了。

沖繩縣立博物館曾舉辦臺灣特展,卻也暴露了臺灣對沖繩缺乏瞭解。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與此同時,我也認為沖繩反戰者在挑「臺灣代表」時,或許選擇上應該要更小心才行。我相信臺灣多數人不希望戰爭發生,但更不可能在面對中共侵略時,覺得直接投降比抵抗要好。但拿這些人做為臺灣代表,就像找一個對美軍基地採妥協立場,甚至是完全接納,認為日本、美國怎麼漠視沖繩權益都沒問題的右派人士,當作沖繩代表一樣荒謬。差別在於後者可能還比較好找,畢竟對美軍基地採取妥協立場,受自民黨支持的沖繩知事參選人,在上一屆選舉中即便敗選,可還是拿到27萬多張,相當於四成多的選票。

更何況要訴求和平,喊話對象從來就應該是發起戰爭的中國、俄羅斯,而不是被打的臺灣或烏克蘭。沖繩的境遇令人同情,相關議題自然會需要更多人的支持與關心,但如果找錯「代表」,卻只會讓更多人產生反感,因小失大不可不慎。

若要訴求和平,應當以侵略者做為喊話對象。(圖為沖繩平和祈念公園)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由沖繩歷史給臺灣的警惕

不過我同意的是,沖繩歷史上的遭遇,確實有值得臺灣借鏡、省思的地方。沖繩近代最慘烈的記憶,莫過於死傷數十萬的沖繩戰。而沖繩戰發生的原因,則能夠推至日本在併吞沖繩後,卻沒有因此得到滿足,反而擴張野心變本加厲,不僅與清帝國、俄羅斯及中華民國接連交戰,還更開啟了侵略整個東亞,意圖打造「大東亞共榮圈」計畫。

不斷膨脹的日本,最終選擇直接與美國交鋒,突襲珍珠港意圖削弱美軍支援南洋的力量。結果卻還是遭到強烈反撲,日本設下的防衛圈接二連三失守,終至讓美軍登陸沖繩。日本為了防止本土受到立即攻勢,於是把沖繩當作「棄子」,能拖多久算多久,才會有死傷慘重的沖繩戰役。

如今比較中國共產黨政權,與當初侵略東亞各地的日本帝國,能發現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他們同樣是偏獨裁政權,同樣遇上一些經濟困擾,同樣與美國交惡,同樣有對外野心,並考慮以軍事活動來轉移內政問題,且同樣也對一座駐紮了美軍,可能成為侵略阻礙的小島虎視眈眈。

如此一來,若是臺灣真選擇在阿共打來時直接投降,變成中共對外野心的灘頭堡,那麼換來的,究竟是某些論點自以為是的和平,還是讓臺灣和當初的沖繩一樣,被當成馬前卒一般犧牲呢?

作者1990年生,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台文所畢業。曾參與沖繩縣費計畫在當地短期留學、工作,並基於興趣研究沖繩文史。著作《沖繩自古以來,不是日本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琉球王國的前世今生》、《沖繩不一樣:那些旅行沒教你的沖繩事》及小說《地下全壘打王》、《好球帶》。

留言評論
朱宥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