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有勝負,但防疫和疫苗問題必須有是非

林應然
908 人閱讀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即將於111-11-26投票揭曉,但有關防疫與疫苗的議題一直是選戰的攻防焦點,特別是在台北市市長的選戰,由於執政黨派出與防疫與疫苗政策有關的原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參選,在野候選人遂處心積慮反覆藉防疫與疫苗爭議問題重砲攻擊,流言東西傳,流彈南北射,這些攻擊到底有多少真實性?有多少證據力?影響了許多對問題涉獵不深的民眾,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常常謊言說久了就變真言,特別是借助特定大眾媒體推波助瀾,就容易形成洗腦效應。

以拖待變,以時間換取了空間,先談防疫成果

台灣的防疫成果好不好,這是一個高度需要比較與論證的事。

平心而論,若沒有最初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高度警覺,迅速封關閉守,特別是禁止疫區的中國來人出入,避免了第一波的疫情傳染,守住了初步的嚴重武漢肺炎病毒株嚴重疫情,相信以當時武漢肺炎病毒株感染後重症率20%,死亡率4-6%的後果,台灣不知要有多少傷殘與死亡,猶記當時許多國家醫療崩潰,屍體橫陳,連棺材都不夠用的窘況,台灣是如何被許多國家所欣羨,雖然近幾個月每日幾萬人感染的疫情讓一些人抨擊台灣防疫不力,但對比最初的狀況,台灣已是萬幸,因為現在所流行的病毒株是毒性相當弱的Omicron,重症率只有0.45%,死亡率也只有約 0.2-0.3%。因此,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最大的成就應該就是以拖待變,以時間換取了空間,爭取到病毒已經突變為溫和病毒株,民眾已經廣泛施打疫苗,抗病毒藥物也已經垂手可得後,才讓社區發生大流行,這方面的成效不應該被抹滅,否則豈非違心之論。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有些人甚至以陳時中參選是「踏萬具屍體進軍北市府」為攻擊論點,這更是惡毒中之惡毒,完全沒有是非觀念。

防疫是大家有責之事,切莫為政治選舉操弄亡魂,在這波世界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各國防疫難免死傷,台灣的死亡率並不差。防疫是中央與地方及個人共同的事務,所有醫療機構也參與其中,若硬要說責任,難道地方政府首長都不必負責?抵制拒打疫苗的團體及個人都不必負責?醫療機構都可以置身事外?「踏萬具屍體進軍北市府」的說詞太過狠毒。

防疫是全國全民事務,不應該借亡魂操弄選舉,打擊上下一起共同參與防疫的官員與醫療團體。更何況台灣由於無法參加WHO,也非聯合國會員國,政治因素導致疫苗採購施打較晚,抗病毒藥物的取得也稍慢,這也直接間接影響群體感控免疫效果。致死的問題牽涉到許多因素,個人的慢性病患,拒打疫苗,民主國家無法仿效極權國家嚴格清零等等,任誰來做都一定有死傷,只要重症死亡比率在合理範圍內,應該避免過於情緒性發言,逞一時之快。

「高端」豈是「低端」,再談國產「高端」疫苗之爭議

有心的國人以身施打高端國產疫苗,有心的政治人物以言惡打高端國產疫苗。施打疫苗是預防流行疾病最好的方法,沒有疫苗就會導致國人發生重症跟死亡的比例大幅升高。疫情之初,世界各國都爭相搶購疫苗,台灣也是其中之一。疫苗是一種戰略物資,有錢也不見得買到,台灣本來就應該發展自己的國產疫苗才不至於受制於人,當時在野黨立委不也提議應該簡化並獎助國產疫苗之研發,怎麼因為選舉就變調了。

新冠肺炎剛開始發生的時候,幾個先進疫苗,如BNT、莫德納、AZ、嬌生等疫苗,都只優先供應生產國及富有的大國,只有對岸的中國基於政治目的説要提供其自己生產的次級疫苗給台灣,另外由上海復星公司控管代售的BNT疫苗則因政治干擾難以購得,導致後來才曲曲折折由民間的台積電、鴻海、慈濟買到,這也成為後來反對黨批評攻擊執政黨延遲購買疫苗的論點,但既然知道購買疫苗不易,大家豈不應該朝野一致更支持國產疫苗的政策,而非以打擊國產疫苗為樂?難道反對黨執政就會反其道而行?

台灣當時有高端及聯亞疫苗問世,二者皆有受到國家獎助,後來因為高端有使用免疫橋接研究方法通過緊急認證EUA,政府遂緊急採購,疫苗是否有效是一種醫學科學的論證,高端疫苗是一種蛋白質次單位疫苗,原料及技術來自美國國衛院提供,經過臨床實驗以免疫橋接的方法確實有產生大量的免疫中和性抗體,在疫情廣泛發生之後,許多人已經發生感染,導致後來才生產的疫苗事實上已經沒有辦法以臨床三期實驗來證實疫苗有無療效,不能以沒有三期臨床實驗就否定它,也不能說WHO沒認證的疫苗就無效。

柯文哲市長也曾在新聞媒體上公開說打高端疫苗是密醫行為,那試問,WHO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就不是國家了嗎?所以台灣自己國家所認證的醫療人員(包括柯市長夫妻兩人)就全部成為密醫了嗎?事實上根據疾管署最近的疫苗效果統計,高端疫苗預防重症跟死亡的效果並不亞於幾個先進的mRNA疫苗。

COVID-19疫苗保護力比較表。圖片來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有些國家的入境政策不列高端疫苗只是該國的入境參考政策,與高端疫苗是否有醫療效果是兩回事,許多施打高端疫苗的人應該早就知道高端疫苗可能不被許多國家承認,但是他們基於支持國產疫苗的理念、基於高端疫苗有醫療預防效果、基於高端疫苗的副作用甚少,而且也不急於最近出國旅行,而前來施打,不能說因為WHO及有些國家不認證就說高端疫苗無效,為了方便入境有些國家,以前施打高端疫苗的民眾選擇性的額外多施打其他種類的疫苗只是一種權宜之計,不能據此認定高端疫苗施打後無效。

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

至於反對黨抨擊採購價格過高及利益輸送的爭議也要有所依據,如果真有弊端,應該舉證透過司法解決,不要含沙射影、含血噴人。以高端的產能較少,基於國家獎助國產疫苗的立場,即使每支採購的單價較高也是合理,生產量與售價是相關的,研發與設備的投入成本,會平均反映在每支疫苗的單價上,所以任何新產品常常都是很貴的,生產量大了後,平均單價自然就會降低,但是在開始之初,如果沒有國家支撐,相信許多製造國產疫苗的公司都敵不過國外大公司的競爭,會破產夭折。

謬論滿天飛,謊言無是非

以前看過一部電影叫《明日帝國》,片中的惡人藉著掌控媒體以假訊息餵食洗腦大眾,甚至製造仇恨戰爭坐收漁利,大眾媒體的無遠弗屆確實有很大的影響力,民眾若不小心求證,多方閱讀,難免淪為政治人物操控的對象,假話說多了變真話的效應隨時存在,請大家睜亮雙眼,細心求證。

雖說反對黨制衡執政黨是民主國家的基本設定,修理執政黨才能有利於反對黨未來的掌權執政,但最不好的情況是,以假亂真,只圖個人或個別黨派的利益,不管國家的整體利益,不以國家的標籤產品為榮,這才是最令人憂心忡忡的事。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林應然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