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洪水:寄生上流

盧郁佳

韓片《寄生上流》(本文重雷)裡,一場暴雨,富老闆住在山坡豪宅,神清氣爽。窮司機住低窪貧民窟的半地下室,淹水逃到體育館,幾百人打地鋪避難。

隔天富太太坐在轎車後座,讚嘆天很藍空氣很好,幸好昨天都把雨下完了,雖然露營取消,但可以開派對,算是因禍得福。

司機開車聽著,臉皺成一團。

說到這裡,富太太嗅了一下,昨晚老公告訴她,司機身上窮人的霉臭,會越過界線侵犯後座的空氣。幼子也說過司機的體味。富太太輕咳,以為沒人發現。司機低頭,聞自己是否發臭。

司機原本自豪開車是陪伴一個孤獨的男人(老闆)同行,自認平起平坐;可是最後富老闆也忍不住對窮人臭捏起了鼻子。司機看了就炸了。就那麼一點點小事,更委屈的事情多了去。富人沒有惡意,可是他不自覺的優越感天天折磨司機,滴水穿石。

洪水不會淹到高地的富人頭上,因為暴雨只往低漥貧民窟流,醉漢在街角小便往半地下室流。以窮為壑,司機擋不了。

司機累積了整部片的窩囊氣,觀眾預期結尾爆炸會拍得很激動。但最終事發前後,司機都沒啥表情。以前老闆、家人再怎麼虧他,他多數時候就是那樣壓抑著。

影評《奉俊昊,上層與下層的背後》說,半地下室的家太低,馬桶狂噴糞水。女兒壓住蓋子想堵住馬桶,徒勞無功。司機不斷壓,馬桶瞬間逆流卻更猛。

結尾女兒被刺倒地,胸口噴血。司機力壓想止血,女兒抱怨:「爸,不要再壓了,你壓得我更痛。」

觀眾以為講馬桶,講女兒。結果都不是,是暗喻司機被迫壓抑,越壓越壓不住,導致結尾爆炸。

鄭州水災,人稱豪雨「千年一遇」,實際是毛澤東的遺產。

7月20日中國鄭州發生嚴重水災。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旅德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1975年河南省板橋等水庫潰壩事件的死亡人數〉一文說,1949、1950年淮河流域連遭「百年不遇」的洪水,1950年受災27縣、990萬人、3100萬畝,死489人。

毛澤東下令「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蓋水庫蓄洪。十年在淮河上游蓋了「滿天星」、「葡萄串」,九座大水庫,大量中小型水庫,蓋好蓋滿。駐馬店地區就蓋了一百多座。

初衷是防洪;但蓋了就要賺錢,蓄水來灌溉、發電。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提倡「以蓄為主」,蓄水壓倒防洪。水庫容量比規定超蓄;原本設計12孔排水閘門,蓋成5孔。班台分洪閘,排水9孔只建7孔,蓋好再堵2孔。

總之水庫就是錢包,水就是錢。颱風前放了水,要是雨量補不上,就會挨批犯錯。所以不放。

板橋水庫的溢洪道閘門,從50年代末蓋好就沒開過。1975年,忽然強颱暴雨,原本總容量5億多立方米,三天灌入近7億立方米。閘門鏽死打不開,洪水潰壩,下游58座水庫跟著潰壩。洪水時速30到50公里,午夜劇漲,四處滅村。板橋水庫潰壩直接淹死一到十萬人,連系列水庫潰壩、受困飢溺、瘟疫,總體死亡23萬人。

1950年的洪水,489人死亡。水庫治洪25年,1975年的洪水,23萬人死亡。

水庫,像《寄生上流》半地下室的馬桶在噴水柱。壓住馬桶蓋想堵住,瞬間逆流卻更猛。

之後中共記取教訓,避免潰壩,水庫總在豪雨滿水位時大放水。2020年長江三峽大壩、千座水庫放水,中國國家防總公布「洪澇災害造成」江西、安徽、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重慶、四川等27省3789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失蹤。

2021年7月20日上午,常莊水庫無預警洩洪,距鄭州市區僅兩公里。鄭州的下轄新密、滎陽水庫洩洪,超過常莊水庫洩洪7倍。河南水利廳說,20日開始至少47座水庫洩洪。

地鐵5號線、京廣路隧道慘案,都是無預警大量洩洪所致。鄭州市政府官網稱,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在7月19日要求「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因地質災害、小流域洪災等傷亡不發生,重要交通不中斷」。

「確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就是要水庫管理局不能潰壩,所以47座水庫一起洩洪。洩洪無預警,因為若讓民眾知道是洩洪,淹沒的財產損失會向政府索賠。但無預警洩洪,推說是豪雨淹水不可抗力,死了人也不會怪政府。

王維洛受訪說:鄭州市地勢低,河流、濕地,環環圍繞。外圍的三環就是一條河,加上南水北調的中線幹渠,上游洪水當然全往鄭州市中心灌。

照鄭州市政府的規劃,到2020年一般地區的排雨能力,僅「三年一遇」暴雨的標準。重點地區僅「五年一遇」的標準,很低。

鄭州平均每年降雨600毫米,不少。這次鄭州三天降了600多毫米,是鄭州自己的還不要緊。鄭州地勢低,一旦河南西部的降雨傾洩灌到鄭州,再有什麼海綿城市,也不能抵禦。

鄭州是河南西部的窪地之一,至少47座水庫把它們當成洩洪池。而鄭州排不出去,無路可逃。

鄭州水災,事前有預警。鄭州氣象局從7月19日晚、到20日6時2分、9時8分、11時50分、16時1分,發了5次暴雨紅色預警,每次都要求停課、停班、停業。香港《明報》說,河南省氣象台也發5次暴雨紅色預警,發公文停課停業。

為何仍不停班停課?《騰訊網》說,二七區一所幼兒園19日收到教體局停課通知;同區的幼兒園,20日下午暴雨才收到停課通知。看來群眾以為教體局有權在手,教體局卻不敢作主全面停課。公務員要嘛通知自己小孩的幼兒園停課,要嘛發群組偷偷警告親友給小孩請假,要嘛自己默默提前帶小孩回家。

鄭州公共交通集團說,從19日下午就開始防洪。20日下午淹水,但交通運輸局不停運。公交只好派人到各調度點通知司機,遇積水就近停靠,別硬開。

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7月19日要求「重要交通不中斷」。20日洩洪,他沒下令停班停課、停運、道路管制,那麼幼兒園、地鐵、隧道照開。居民以為很安全,去幼兒園接小孩放學,進了地鐵、進了隧道,死了。公交集團、氣象局未必知道洩洪,水庫管理局未必知道公交繼續營運,眾人管不了自己作為有何後果,只是向市委書記匯報,聽從他的決定。氣象局長市區開車被洪水沖走獲救,但洪水不會淹到市委書記頭上。

市委書記繼承了毛澤東。目的都是防洪,手段都很正確。只是毛澤東嘴巴說防洪,身體卻蓄水。市委書記「水壩不出事,傷亡不發生,交通不中斷」乍看都很正確,只是三者互斥。水壩無預警放水,交通又不中斷,就注定傷亡無數。因為毛澤東蓄水重於防洪,徐立毅維持經濟運作重於防洪,底下就無人有權作出人命優先的決定,沒有人敢違抗,也沒有人能問責決策者。

1975年潰壩事件被壓下來,30年後的2005年,探索頻道紀錄片節目《終極十大》評為「世界十大技術災難」第一名,規模超過車諾比核災。同年各國專家在中國開研討會,政府檔案才解密。

政府公布鄭州地鐵5號線12死,京廣路隧道6死,因災死亡56人。網上流傳大貨車運上百屍袋、一截截車廂內部蒙上黑布運走的影片。死傷數字,要等30年後,從下到上的主事官員全死了、癱了、逃到美國養老了,還要太子黨不接班,才會有真相。

黑箱期間,水利部長江流域委員會主任、國務院的長江三峽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魏廷錚,1994年到馬來西亞參加當地巴貢水庫研討會。有人問河南1975年潰壩事件,他答,具體死亡人數不記得,但不超過一萬人。他的理由是,如果超過萬人,國際新聞界必然報導。

他承諾外媒可以制衡黑箱。但2021年,鄭州市民上傳自拍災情、異議,政府全刪。BBC記者赴鄭州報導「一個最令人不安的問題是,為什麼在這條地鐵線上的一個車站,一個建成還不到10年的地鐵系統,會湧入大量雨水,乘客們會被扔在站台上等死」。中國網友斷章取義「扔在站台上等死」,把「#BBC造謠」推上微博熱搜榜,號召群眾圍捕記者「逮住就打」。

氣象局無權停班停課,教體局不敢全面停課,公交不敢停駛。處於權力窪地,向上對黨負責,而非向下對群眾負責。就像《寄生上流》司機住在半地下室,伺候豪宅的富人,踐踏地下室的窮人。但黨怎麼看待底下人呢?影評《奉俊昊,上層與下層的背後》說,全片堆疊「暴雨淹水、醉漢撒尿,只會往下流」,都在鋪陳結尾豪宅事變,司機女兒重傷倒地,心臟大出血不斷往下流。

富人視而不見跨過她身體,急抱自己毫髮無傷昏倒的幼子,理所當然要司機丟下女兒,開車送富人幼子去醫院。

中國十億人,都寄生在黨的地下室。

中國導演戎震說,鄭州水災是美軍給台灣氣象武器製造出來的。小粉紅歌頌救災,攻擊賑災捐款不力的企業、藝人,號召打記者。西藏機場數百人列隊歌舞、穿藏服制服、高擎白色哈達歡迎習近平「祝賀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讓人想起片尾,地下室窮人終於見到豪宅的主人。

窮人倒地垂死,猶說「朴社長,你好」。富人站著,高高在上俯看他,驚問:「你認識我?」

窮人真心誠意,高呼口號:「Respect(我尊敬您)!」

留言評論
盧郁佳
Latest posts by 盧郁佳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