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如球賽,必須打滿九局才知分曉

胡博硯
372 人閱讀

隨著便利商店快篩上市似乎可以緩解民眾對於快篩試劑的需求。近日,全臺各地居民瘋狂排買實名制快篩,情況有如兩年前大家排隊買口罩一樣,一方面這反映出了民眾對於新冠病毒的恐懼,由於每個人週邊確診數升高,自身個人的需要,乃是確診者未收到政府防疫用品時的需要,導致了這樣排隊的窘境。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快篩劑需求多,中央與地方反應不及

此前,在家用快篩上路之後,其實各大通路都可買到快篩,但由於疫情和緩所以很多民眾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一直到這個月疫情大幅飆漲,大家才搶買快篩試劑,而這樣的搶購也表現出中央到地方,因應不足的窘境。過去兩年,疫情控制得宜,我國尚無因應每日萬例出現的經驗,目前疫情一來,專責病房數量、PCR檢測量能以及快篩試劑的儲備,似乎都令人憂心。

在地方政府的準備上其實也沒有好到哪裡,除了高雄市政府搶先一步處理好快篩問題,有些地方政府過去兩年也沒有自己採買快篩試劑,而台北市政府還發生刪除防疫物資預算的狀況,顯然對疫情的發展也是過度樂觀,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討論相信誰的問題,因為過去防控得很好,全國民眾也都輕忽了。

政府採購快篩劑引發的問題

這也顯現出疫情升溫後帶來的諸多物資、法令等問題。快篩試劑的缺乏民眾搶買快篩,而政府也在搶買,這時出現了一個案外案,就是資本兩百萬本來從事團膳業務的某公司要進來擔任代理工作。這件事情也引起各方的爭議,但我們的採購必須要經過嚴謹的程序,這點在《政府採購法》都有規範,而在採購上面也有規定有限制性招標的情況,例如只有一家有專利權,是要找其他誰來標呢?當然緊急狀況也是這裡可能的事由,目前新冠疫情下的採購應該就屬於這種。

但該公司此前沒有實績,是否會得標也是未竟之天,而依據指揮中心的說明,其實衛福部邀請的廠商甚多,倘若該公司真的來投標,屆時可能因為履約實績以及過往負責人的問題就可能不會得標。最後該公司連投標都沒有投標,也就沒有自己說的棄標問題。當然也有人主張可以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5條規定針對防疫物資來徵用或調用並給予補償,關於徵用與否不是廠商決定,而以口罩為例,基本上被徵用的都是國內生產出來的現貨。而快篩試劑的徵用主要都是大廠也在於供貨量的穩定,否則想徵用也沒有貨。

目前隔離、照護仍一團亂

其實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有關隔離、照護等規定不一,由於除了確診者外有密切接觸者,以及密切接觸者的接觸者等風險不一的人,目前指揮中心已經決定要初步鬆綁,實際上來說新冠肺炎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屬於第5類的法定傳染病,第5類的法定傳染病為新型傳染病,與前三類的傳染病特有不同,因為新型所以狀況難掌握,不像前三類的法定傳染病不管白喉、霍亂等這些長期在健康教育課本上學習到的疾病,在法條上面都有制式規定,例如通報時間、隔離治療義務等。例如第一類傳染病如天花等就是要強迫隔離治療。

新型傳染病,在防治的規範上面多是靠主管機關以命令來進行調整,這樣的好處就是隨著疾病的流行,防治方法可以滾動式的調整。而在密切接觸者的防治上面,也非必然要隔離,此點在《傳染病防治法》第48條就規定了。而未來倘若調整為第4類的傳染病,則可能在防控手段上面再說鬆綁,以因應未來的共存。

至於防疫保險之亂,由於疫情大幅上升過去的精算已經不符合保險財務狀況,各保險公司早在四月疫情大起時就打算關起大門,但各界壓力甚大,而主管機關金管會到四月中也還掛保證民眾會買的到。保險公司持續收件的結果,導致來不及核保,造成新的問題出現。

防疫險問題,中央、產險業者都有責任

這問題顯現出在疫情蔓延的這兩年,關於這問題主管機關的因應過慢,如果在這樣的保險裡面應該要有公益的考量,主管機關應該在制度中去落實,例如開辦政策保險或者輔導保險公司提出「必要保障範圍」的保險,這都是正途。其實保險公司對於風險本質上應該是要很敏感的,這次關於疫情傳染力高的問題早有報告指出,風險非不可能預估,各個保險都需要風險評估跟精算。而在保戶續保上面本來就應該隨著風險的變化來做考量,這個部分也包含契約內容,例如費率可能的變化。而過去保險公司在相關說明上面沒有讓民眾清楚了解續保不是必然一定會過,導致大家覺得時間到就是繳錢續保的心態,這點也是保險公司跟民眾要去學習的。

疫情雖然有起伏上下,中間多次的危機,指揮中心因應得宜下,我們都撐過去了。而這套統一指揮的系統在這個時期比過去兩年間更為重要,目前有些地方政府在停課停班的規定上面來說,與中央不同調,用來強調自身防疫的慎重。實則不必如此,以前各地方有較為嚴格的措施,乃是因為各縣市染疫狀況不同,但現在雖然各縣市確診病例有落差,但普遍性的狀況已經發生,全國最少人口數的連江縣,目前都已經累積超過百例確診數了,所以各縣市自行其事的部分實則不必。

防疫如同一場棒球賽,有的國家在球賽進行之初就大失分,導致第一二局就要進行敗戰處理。而有的國家就像我們打了幾局的好球,中間雖然對手有零星安打上壘卻是沒有破壞力,而到了球賽中後半段,遇到了大亂流,雖然指揮中心目前因為隔離、快篩等問題受到各方指責。但隔離的問題隨著疫情的擴展逐步鬆綁,而民眾也該學習這樣共存的社會。而快篩的問題,本週起已有超商等快篩的購買,也顯現出我們尚能面對物資備援的問題,而大量輕症病患在家照護的問題,也透購線上系統等逐步解決,我們真正要面對了與病毒共存的社會,而這個時刻正是我們防疫機制發生功用的時候。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胡博硯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