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市長卸任前的焦慮

孟買春秋
3.4k 人閱讀

民主得來不易無須闡述,過程中產生弊端,政治人物濫用民主,這些都在所難免,世界各國都有,台灣也不例外。但最近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發言和作為,卻遠遠超過一般人可以忍受的限度。

柯文哲向來以他的高學歷和自稱的高智商傲慢無比,言語之間無止境地自我吹噓,鄙視嘲笑全體台灣人,早已不足為奇,不過他可笑的自大也提供了訕笑的材料,倒也並非一無是處。

然而或許因為任期將至,他似乎對屆滿之後即將失去舞台焦慮不已,因此最近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連基本為人的低標都無法勉強維持。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因為即將卸任,就更為所欲為

在違反台北市議會決議強行舉辦雙城論壇後,柯文哲不經意透露了他的心態:「不會啊,我說管它的,反正最後一屆了」。所指何事已不重要,他決心破壞他無法得到或是繼續擁有的一切,可見一斑。

面對向來對他嚴厲監督的市議員苗博雅和簡舒培,柯文哲態度日趨傲慢,要不是乾脆拒絕回答,就是要議員先定義問題,時而嬉皮笑臉時而喃喃自語,顧左右而言他則是日常。他甚至輕蔑說出要玩就玩真一點,把共機打下來,如果他是總統,他就會飛越海峽中線等荒謬引戰言論。

毫無疑問此等離譜的言論恐怕連他自己都無法當真,但他知道他在台北市政府尚有絕對的發言權,可以完全不受控,他的發言只要越來越辛辣,就會繼續躍上媒體版面維持他最後百日的可悲聲量。

媒體與柯文哲狼狽為奸

而擁有第四權的媒體也自甘墮落,抄下他的的聳動發言當頭條換點閱率了事,從來不去追根究柢揭穿他信口開河的妄語,讓他樂得不必為他的言行負責。而這樣的互相餵養惡性循環,隨著卸任之日進入倒數,柯文哲益發焦慮,口不擇言下猛藥博版面的醜態,恐怕只會變本加厲。

柯文哲向來黨政不分,任意安插政黨親信進入市府早已不是新聞,從為黃瀞瑩量身定做,讓她在幾個月前就可以傲慢宣布她要回市府工作,到把林珍羽塞進原民會再借調市長室,讓局處首長得尷尬扯謊她正在很認真學原住民語。台北市長把市政府當成私人公司,聽令於他一人。

這是我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地方首長,面對監督他的議會毫無尊重一臉鄙視,從來不把他職場上的中央政府同事長官放在眼中,開口便是粗俗批評,任意謾罵抹黑。這種令人不齒的目無法紀毫無職場倫理,在這星期進入了一個新境界。

實習生的狂妄揭露柯文哲攀附權貴的嘴臉

柯文哲跳過正常程序,親自交代讓一個實習生進入市長室實習,並且隨著他出席各種場合,公開拿出身家背景對著記者大呼小叫。這個實習生,是元大集團創辦人馬志玲的千金馬維欣、華新麗華集團瀚宇彩晶董事長焦佑麒的兒子。

《信傳媒》引述柯文哲前幕僚表示,柯文哲在與政商人士會面時,若是看到對方帶著二代或三代,多會習慣性地詢問是否要到台北市政府實習。前幕僚表示,此舉並非為了募款或政治獻金,而是因為願意來實習的,多為崇拜柯文哲,而柯也喜歡享受他們的掌聲。

文章以此為結尾:大家口耳相傳,不少政商人士才會源源不絕把小孩送去柯文哲那裡歷練,「柯P托兒所」、「柯P戰鬥營」就是這樣而來。

這已經不是黃瀞瑩或是林珍羽的例子了,她們至少經過某種程序,即使是走後門也登記有案。這個實習生,根據柯文哲親口承認,因為想應徵市府工作,柯於是交代「要不要先來看看幾天」。而在實習生與記者發生衝突之後,他親自致電實習生關心,面對記者質疑他百般呵護,認為無須追根究柢,因為對方只是一個「小朋友」。

這是八年前標榜公開透明新政治,對地方紅白帖婚喪喜慶嗤之以鼻,贏得對官僚厭煩選民熱烈掌聲的柯文哲。如今他向財團低頭,迎合他們的子女,與上個世紀政商關係盤根錯節的國民黨無異,但是柯文哲比他們還要明目張膽氣勢凌人。

或許因為沒料到實習生風波越演越烈,情急之下柯文哲竟然在議會當眾宣布該實習生「有病」,並且正在服藥,似乎以為揭發他人的隱疾,就可以讓他全身而退。

柯文哲毫無醫德

然而此舉只是更凸顯了他毫無醫德,自私自利的醜陋人格。這位實習生在和記者的衝突中不論如何囂張,也不應該被當眾宣布有病正在服藥。一個年輕人的隱私,日後會不會對他造成影響,柯文哲一點也不在乎,他只要自己能夠全身而退。

隨著卸任日期一日一日靠近,柯文哲言談似乎一派輕鬆,尤其在議會回答議員質詢時,刻意以打哈哈帶過,卻難以掩藏心中的焦慮。卸任之後還有媒體會追逐他的一言一行嗎?台北市政府不再是他的囊中物,如果市長不是黃珊珊,他還能任意安排親信或是財團後代進入嗎?他的妻子陳佩琪若再發文,沒有市長夫人的光環,還會有數百留言吹捧她賢惠能幹機智嗎?

柯文哲和他的追隨者對社會造成最大的危害之一,就是帶起一種無賴不負責任公私不分的風氣,從領導者到幕僚到支持者,無一不奉行黨主席的地痞言行。他們在公開場合為所欲為信口開河,幕僚在臉書上發文毫無根據無的放矢,支持者到處留言污衊他人。然後他們義正辭嚴說,你們霸凌我們沒有資源的小黨。而這個黨,市政府立法院,到處寄生。

容忍柯文哲就是傷害台灣

柯文哲不再是台北市長失去舞台,無法再濫用公家資源之後,造謠說謊顛倒是非,被揭穿了強詞奪理,把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毫無道理合理化,還會有人相信嗎?

過去幾年,柯文哲帶給台灣的是民主之恥,我們的民主,選出了一個藐視議會無視法治,缺乏正直和憐憫之心,一心以為自己是皇帝的怪物。他就要成為過去式了,我如此告訴自己,不必太在意,但是台灣社會從柯文哲這個案例是不是得到一些教訓?

對這樣的政客,容忍就是傷害民主,這是我學得的教訓。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