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蘋果慘劇不會是孤立事件

趙君朔

6月17日香港壹傳媒集團兩位高層因為涉嫌違反《國安法》被逮捕。6月24日在往來銀行被前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告後斷金流的情況下,《蘋果日報》宣布停止出刊。6月25日斬首蘋果的首功人物保安局長李家超被任命為政務司長,是香港首位警察出身的政務司長。6月27日《蘋果日報》前英文版主筆馮偉光在機場欲出境時被警方逮捕,同一天屬於黃絲巾陣營的重要網路媒體《立場新聞》發表聲明,表示將刪除網站上評論文章、博客文章和轉載文章,在徵求作者同意後再重新上傳,此外有六位董事辭職,只留任兩位。

6月24日香港蘋果日報宣布停止出刊。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上述事件可說是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接連發生。然而被起訴的壹傳媒高層在法律上會遭到何種對待、壹傳媒的資產會如何被清算,還有是否會有支持民主派的其他媒體遭到類似的待遇都是值得關注的焦點。

習近平就是要公開和西方大國對著幹

為什麼中共要在即將慶祝百年黨慶的7月1日前這樣甘冒大不諱展開閃電式的清算,並試圖製造寒蟬效應呢?很明顯的,是要向剛舉行完七大工業國會議的美國等各國傳達一個清楚的訊號:公報中提到香港、新疆的人權問題,中共完全不打算理會,還要變本加厲證明境外勢力的施壓對帶領中國崛起的共產黨是一點用也沒有的。

也就是在中英文媒體上一片對美國組建了強力防共戰線的歡欣鼓舞之聲猶在耳際時,中共就以毫不拖泥帶水的具體行動粉碎了這種樂觀。所以很諷刺的,對目前在香港發生的悲劇,大部分的中英文世界評論家都甚少主動深入分析為何如此,最多只是對於蘋果的命運發出一些哀嘆。但不只是評論家選擇了如此蒼白無力的回應方式。還有一個人也讓人意外地,或是說其實也並不意外地用了同樣的方式回應。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美國總統拜登。

一直要到《蘋果日報》確定不幸只能停刊的同一天,白宮才以他的名義發出了一個聲明,表示對蘋果的命運感到「悲傷」,並呼籲北京停止打壓新聞自由。這樣的表態對於一個剛結束和世界主要強國領袖站在一起,高喊維護人權和民主價值以及「美國回來了」的自由世界領袖來說,無疑是默認了中共的暴行也不準備採取任何動作反制,更讓人對他各種國際事務承諾的可信度感到懷疑。

也因為如此,當初《香港自治法》的提案人共和黨的Pat Toomey參議員和民主黨的同事Chris Van Hollen忍不住於白宮聲明的次日聯合發表公開信,呼籲拜登政府根據該法制裁本次行動中損害香港新聞自由的個人和機構。但自從拜登政府上台以來,面對中共在香港的數次迫害自由惡行,最多只是發出內容空洞的聲明表達關切並反覆強調會「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外,從來沒有採取任何實際行動。恐怕這一次也難以讓人感到樂觀。

中共的清算動作有四項目的

當下中共火速展開清算行動不利的後果會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會有更多香港人會因為政治立場和中共不同調輕則失去工作、重則面臨司法迫害,前保安局長、長期擔任警察的李家超接任政務司長就是清算會持續進行的訊號。

第二,美國和其他國家在香港營運的企業面臨的環境也會越來越艱困,這次蘋果的事件已經充分顯示:只要你政治上想和北京作對,北京就能無視於一國兩制下香港應有的法治,直接以粗暴的行政手段快速掐斷一家民營大企業的金流,讓正常商業活動無法進行。

對一般的企業來說,在政治上保持沉默應該不難,但問題是如果連傳播正常的商業訊息都有政治風險的話,那麼投入大筆資金在香港營運就變成一個錯誤的決定。誠如香港名金融分析師、綽號「末日博士」的羅家聰所言:「企業造假不會有人知,股市匯價不可唱淡,這樣的死城,縱去『國際』的金融中心也是空談,營商亦難。」

第三,在美國不考慮制裁或是進一步升級川普時代的個人制裁到制裁香港的金融機構之下,中共為了支撐香港金融中心的門面,面對外資、外商加速出走,很可能在短期內讓更多內地的企業到香港上市、發債或是設立據點,維持繁榮的表象。並據此展開其顛倒黑白的論述來合理化其損害香港自治:在去除了政治不穩定因素後,果然迅速恢復香港的繁榮。這種刻意製造出來的無民主自由繁榮假象也會對拜登政府大力推廣的民主、自由和人權等價值形成挑戰。

第四、如果清算迫害在林鄭、李家超主導下持續推進但美國都沒有動作反制,食髓知味的中共就可能把目光轉移到台灣,至少會再度試圖在台灣內部挑動分歧,讓促統促談的聲音高揚。因為台灣五月疫情爆發後某些在野黨政治人物或是民間團體的言行已經明顯有製造人心恐慌、以疫促統的味道。也有可能直接對外島如東沙發動軍事挑釁或是攻擊,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的地域研究部長門間理良在BS日視電視台的「深層News」節目中就點出了這個可能性。

玩死香港後,中共下一步就是瞄準台灣

台灣會是中共徹底控制香港後的下一個目標,這是日本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在去年十二月就明白點出的憂慮,他還呼籲拜登政府要硬起來對台灣明確表態。可惜到目前為止,除了在事務性層級是有一些友台措施得到實現之外,並沒有看到拜登政府的國安外交團隊對台灣政策有什麼宏觀的新論述。之前臨時請三位參議員從南韓撥出半天時間來台宣布將贈予台灣75萬劑疫苗的雪中送炭固然讓人感動,但那只是臨時性的防守性舉措,不代表重大的政策調整。

所以對香港當前的慘況絕不能等閒視之,那最深層的問題則是,為何習近平在國內經濟已明顯下滑的情況下,還寧可掐死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進一步惡化中共的國際形象也要和國際社會對者幹呢?對此美國名智庫戰略國際與研究中心的研究員Jude Blanchette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上的好文〈習的賭注:集權與避禍的限時賽跑〉提出了值得參考的解釋。

他認為習上台後為了應對各種新的變化和挑戰,在重建黨與集權的過程中,過度擴大了國家安全的概念。他在2014年提倡「整體國家安全」的概念並在同年4月的一場演講中提到的中國目前面臨著歷史上內外情勢最複雜的時刻。在Blanchette看來,這樣說當然有誇大的成分,但習的目的是要提醒全黨:這是一個充滿風險和不確定性的新時代。

習這種把政權內部和對外的安全混在一起的整體安全觀後果就是變得風聲鶴唳、歇斯底里。於是明明負責低風險的領域的黨內幹部也開始頻頻發出「恐怖主義」、「顏色革命」和「基督教滲透」等警語。

正因為如此,面對一個態度已經明顯緩和的新美國政府,只是照本宣科式的在G7公報中列出了破紀錄的70點大雜燴聲明,其中剛好第49點的冗長空洞內容中最後提到了香港、新疆的人權議題,習為了要證明他無懼於西方強權聯手「點名」他,便迅速大動作斬首象徵香港言論自由的指標媒體,絲毫不顧起碼的法律程序、國際觀感和可能的經濟後果。

短期內當然會讓屬下和不少被戰狼式民族主義洗腦的中共人民更加敬畏他,但這種遇事常不分輕重緩急動輒鐵腕蠻幹的風格,也難怪習會在網路上被稱為「總加速師」──加速中共崩潰的總工程師來和改革開放的總工程師-鄧小平-對比。

總的來看,香港今天的局面就好比礦坑中的金絲雀,能偵測到危險的來臨。接下來的國際局勢發展也會因為美中雙方各自的嚴重問題而隨時有擦槍走火的可能:美方在國際上的動作,從拜登上台後都是以宣示,表演成分居多,把多邊主義、國際合作、民主人權像是念經一樣機械性的重複,但對忽然冒出來的緊迫問題則是毫無解決能力,淪為失敗國家的緬甸和現在的香港就是最好的例子。

面對不肯讓步的獨裁者談判對手,則是一樣高調的重複幾次口號後就讓步,因此才有美俄高峰會讓普丁在全世界記者面前又盡情的散播他沒有迫害人權、沒有網路攻擊美國的各種歪理,還在高峰會前解除了對北溪油管的制裁,給俄羅斯將來用能源威脅西歐的籌碼。和伊朗的恢復核協議談判也是在伊朗堅不讓步後美國率先撤除一些對伊朗的制裁,在嘗到甜頭後,伊朗的最高領袖便刻意只容許一個強硬派的候選人出來參選,確保後續談判不用對美國讓步便可以逐步先撤除更多制裁。

現在還可能不顧情報機構的警告,堅決要全部撤走其實已為數不多的美軍,讓阿富汗再度淪入神權恐怖統治的魔掌。這樣口惠而不實的外交政策就會鼓勵獨裁者冒進,特別是像習這種充滿不安全感、一心想擴權的類型。因此千萬別把香港現在發生的事當作孤例,它可能是更大區域危機的先聲。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