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中國國民黨的話,全都不同意!

石牧民
771 人閱讀

前總統馬英九於十二月九日在《聯合報》見報的「文章」,標題指控〈臺灣已經是「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馬英九正常發揮 làu 英文,告訴讀者「不自由的民主」就叫 illiberal democracy,令人不禁回想一九七〇年代,馬英九以中國國民黨中山獎學金留學美國,在黨國機器的刊物《波士頓通訊》上以葉武台發表「文章」的生花妙筆。哪怕白駒過隙,就好像是昨天的事啊!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看看昔日葉武台的醜行

葉武台手上是春秋之筆,làu 英文絕非孤芳自賞,是要向讀者表明自己絕非信口開河,乃是引經據典。文中表示 illiberal democracy 一詞「是印度裔美國名學者法瑞.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所創」,而它的意義是民選政府執政後「修憲延長自己任期、非法限制人民自由、非法打擊反對黨或政治對手,「(法瑞.扎卡利亞)把這種國家的體制稱作『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 的定義如上。紮紮實實;修憲延長任期、非法限制人民自由、非法打擊反對黨,這叫「不自由的民主」。

中國國民黨中山獎學金作文比賽出身的葉武台走筆至此,當然知道,接下來要舉例。葉武台也舉例了。「修憲延長任期」的例子是舉不出來了,台灣當前的執政黨並沒有這麼做。那麼,勢必要扣緊「非法」;葉武台這時就洋洋灑灑了,每一個「舉例」都鐵證如山,有日期,有事實。「二〇一八年一月五日,臺大教授管中閔⋯;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二日,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蔡總統⋯;」九大事證,馬英九不喜歡不樂意的,都是「非法」。非法與否,怎麼會是司法說了算?當然是葉武台說了算!這是葉武台最極致的絕代風華。他們所不喜歡的,葉武台便稱職地舉報為非法;葉武台少年時就服事的「復興基地」民族救星,正好大筆一揮,應即槍決可也。

馬英九此文一出,作家蔡詩萍已經首先發難,痛批該文「掉入深藍語境」。蔡詩萍素有文名,但說得含蓄。具體而言,就是文章寫得好的人(老師)不認同葉武台的舉例。Illiberal democracy 言之鑿鑿,結果舉出的例子沒有一個符合定義。前總統馬英九十二月九日在《聯合報》上的專文,證明了兩件事:第一,中國國民黨中山獎學金評選標準和所有得主的「成色」;第二,臺灣不符合 illiberal democracy 的定義。

馬英九論及自由與否全依是否合己意

馬英九的專文,細讀之下,文脈和效率零分。但還不只如此,它的自相矛盾和荒謬,更且在正文之外。臺灣是「不自由的民主」嗎?中國國民黨籍的台中二選區立法委員補選參選人顏寬恒日前才表示,中二選區三個月三場選舉,「選民是塑膠嗎?」中國國民黨的顏寬恒這句話說給馬英九聽,再適合也不過了。三場選舉,立法委員陳柏惟罷免投票,第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案全國性公民投票,中二選區立法委員補選,全都是中國國民黨所發動的民主投票之結果。馬英九具有葉武台資歷而曾榮任黨主席的中國國民黨,依據現行的政治體制和法規,在三個月內發動了三場選舉;其中公民投票還需要進行全國性的選務工作,而馬英九卻痛陳「不自由」,何其荒謬絕倫。

葉武台專門為威權體制寫業配文。馬英九當然也樂此不疲。十二月九日的《聯合報》專文當然是業配文。全國性公民投票前的黃金週,羅列執政黨「罪狀」,藉此來使依據中國國民黨意向圈票的選票最大化,正是馬英九《聯合報》專文的戰略目標。那敢情好啊!中國國民黨所發動的公投,第十七案「核四重啟」、第二十案「三接遷移」,都是一旦通過就足以改變全國能源政策的公投案。其後果甚至足以完全翻轉二〇二五非核家園的既定政策目標。而第十八案,反對美國豬肉進口的公投,如果通過,則將會迫使政府做出違反國際自由、平等貿易原則的背信措施,使台灣蒙受遭到貿易夥伴報復的風險,進而讓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前景生變,使台灣在後疫情的國際經濟合作中再次被邊緣化。

中國國民黨基於黨派成見,罔顧國家永續發展,發起干擾國會立法、制衡權力的公民投票。其結果,是讓並未獲得選民付託執政權的中國國民黨在執政、政策制定上取得實質的影響力。而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一方面為如此惡意的公投催票,一方面卻宣稱臺灣是「不自由的民主」。馬英九任內開放飼養期萊克多巴胺使用率高達97%的美國牛肉進口,然後要求禁止飼養期萊克多巴胺使用率僅僅20%,而進口時依據國際標準檢驗殘留劑量的美國豬肉進口。要這麼「自由」嗎?要這麼「自由」到了國際社會認為臺灣這個國家在國際信譽上跟馬英九熱愛的中國一樣的地步嗎?

馬英九早就是被台灣棄絕的人物

馬英九的話如果能聽,sái to…;聽馬英九的話的結果,痛苦到令我們在2016年毅然決然唾棄他那個黨,不是嗎?

2016年,我們確認了臺灣再也不要馬英九那樣的人物;2020年,我們再確認了中國國民黨提出的替代人選韓國瑜是個等而下之的選項。這一個發展的趨勢,是蔡詩萍批評馬文「落入深藍語境」的真正脈絡。實際上,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並不是「落入深藍語境」;中國國民黨和馬英九就是「深藍」,他們的語境就只剩下深藍。從馬英九到朱立倫到韓國瑜,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呈現的就是一個極端化(深藍)的曲線。而極端化唯一的前景就是變小、變少。

臺灣是民主國家。沒有不自由。臺灣真正不自由的時候,中國國民黨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現在呢⋯,你馬英九中國國民黨發動的報復性公投,還有人在那邊「一好三壞」、「兩好兩壞」?馬英九,中國國民黨,本來是你們的票,現在在那裡,想想辦法吧。

十二月十八日,四個不同意。全都不同意。蓋在三個字的那個選項。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