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正上演著「國父『傳人』的背叛」

王濬
618 人閱讀

國父孫中山「和平、奮鬥、救中國」的遺言,馬英九在中山陵總算念了一遍,但大概是怕「救中國」一詞太敏感會惹習近平不高興,立即補上他提出的「和平、奮鬥、振興中華」論述──國父遺言他只念了一遍,但這個「和平、奮鬥、振興中華」卻在陵寢裡自豪地用書法寫了一遍,在受訪時又強調了三遍──馬前總統大概覺得,提出這樣的論述不僅可以顯示自己「繼承」國父精神,某種程度上也能與這位偶像「比肩」(甚至是「超越」?)──更重要的,還避開了習近平會不高興的部分,更巧妙拍了強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習思想」馬屁──無怪乎馬前總統會那麼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共有和平味道嗎?

但,馬前總統又可曾想過:要說「和平」,今日的中共國防支出逐年攀升,在經濟成長趨緩卻仍執意追求習近平的「強軍夢」而不顧民生,被學者示警最終恐走向「窮兵黷武」;而已經是現在進行式的,共軍在中印邊境、南海、東海與台海處處惹事生端,自恃軍力而不斷侵擾周邊國家,又是運用「灰色地帶衝突」,又是公然地軍機軍艦滋擾恫嚇,從大規模軍事演習到派出上百艘偽裝成漁船的「海上民兵」威嚇他國漁民,更有不順己意就是揚言「採取任何必要手段」,更三不五時放話要「武統」臺灣──這樣的國家,其字典裡哪有「和平」可言?

要說「奮鬥」,確實中國人是非常努力,但統治他們的中共政權,恐怕是對「鬥」的投入要遠高於在治理國家上的用心──習近平掌權後大半的心力都花在藉「反貪打腐」肅清政敵,為「習派」的獨大與自己的無限期連任之路掃除所有可能的障礙,被中國網民視為最親民、能夠解決中國經濟問題的總理李克強最後成了「史上最弱勢總理」;「二十大」與「兩會」後放眼望去,只有「忠於習核心」的「皇帝人馬」與趨炎附勢者能佔據高位;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甚至當著世界目光在習近平斜視下被架出去──這樣的「鬥」,真的是馬英九認知中的「國父精神」嗎?

至於馬不敢提的「救中國」,我們倒是可以幫他回憶一下:自詡「蔣經國傳人」的馬英九應該不會忘記,「推翻共產專政,才是自救救國的根本之計」、「全力反共,建設三民主義的民主共和國,是我們唯一可走的康莊大道」這些話是誰說的吧?那時馬英九搞不好就在蔣經國身旁恭敬聆聽、做著筆記。

捨「救中國」,卻附和習近平的振與中華夢

也許,就像馬很愛說的「時空背景轉換」,「復國」已不可行;但馬可別忘了,蔣經國還說「民主與共產制度」是「自由對奴役、正義對邪惡的戰鬥」。如今中共「維穩」經費逐年攀升、運用各種科技手段監控人民箝制言論,更做出像新疆「再教育營」和香港「國安惡法」那樣的暴行,「邪惡」程度只怕更勝當初。馬先生要忽略孫中山的遺言真諦、遺忘蔣經國的諄諄教誨可以,但真的請他以後不要再恬不知恥地以「孫中山繼承者」或「蔣經國傳人」自居,他真的不配。

尤其,馬英九在中山陵時公開稱讚中共說「當年國父念茲在茲的多項建國主張,都已經分別在台灣以及大陸實現」;隔日參觀武漢「辛亥革命博物館」時,又模仿國父說出「三民主義,五權憲法」八字──馬英九可能是想證明,自己確實還記得國父的主張。但,對新疆實施「種族滅絕」、引發藏人自焚與抗爭運動不止、對南蒙古展開「文化清洗」,甚至連香港人說粵語都要被打壓、放話「統一後」要對台灣人進行「再教育」和大清洗的中共,不要說跟國父的「五族共和」主張完全沾不上邊了,根本就是「現代納粹」。

馬英九對中國的專制不敢置一詞

其次,不要說西方國家數十年前期待過的「中國民主化」早已落空,中共這些年來在「一黨專政」與「獨裁極權」的道路上更早已「進化」到超越眾人的想像。而馬英九所讚揚的「中式民主」最新的進展,是由一個完全不需要選舉而無須對任何人負責的政黨長期壟斷所有資源,然後由一位沒有任期限制、得票率100%「英明神武」的「最高領導人」可以掌權到死;然後這個政權還一天到晚嚴重缺乏安全感,管制人民不得「妄議中央」、「顛覆國家」,而所謂的「司法獨立」在中國更是沒人相信的笑話──都這樣了,馬前總統如果真的還覺得「民權主義」和「五權憲法」已經在中國實現,那更是令人不知該從何吐槽起。

馬英九肯定中國防疫成績,同時傷害到中台人心

最後,馬英九大言不慚地拼命肯定中共在「民生主義」上的「成就」,更在武漢時特定臨時增加了參觀「英雄城市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武漢保衛戰專題展」的行程,對中共整套頌揚習近平領導下「取得抗疫偉大勝利」的大內、外宣照單全收,還語出驚人地表示:「這是對全人類的貢獻」──不只台灣人聽了要憤怒,恐怕中國人自己也是火冒三丈吧:中共不僅向世界隱匿疫情,更因為習「封控清零」等種種荒謬失序的防疫作為,給自家人民帶來多少災難?如今,寧可把錢拿去「維穩」,也要更大砍對人民來說「生死攸關」的醫療保險──足見馬英九對中共的迷戀,已經妨礙了他正常的判斷能力;馬前總統,你都已經到了武漢,難道當初李文亮醫師的故事,還不足以戳破你那宛若「平行宇宙」的認知與幻想嗎?

馬英九特別從「國父遺址」開始,展開他自認為是「慎終追遠」與「補破網」的「歷史性旅程」。他要追求自己的「歷史定位」、最大化自己的剩餘價值,甚至朝思暮想著能有「馬習二會」──某種程度上當然可以,也順便向世界與台灣清楚展現國民黨始終如一的「親中擁習」兩岸路線。但,當馬英九遮住眼睛與良心地大談「中共也是孫中山繼承人」、「三民主義已經在中國實現」之類的鬼扯之言,為討好習近平而不惜曲解孫中山、蔣經國的畢生職志與理念時,又是否想過自己過去曾有過的信仰、託付與尊嚴,還是,那一切都早已隨著其沿長江一路向西的「統戰小旅行」,而被滾滾江水給沖刷殆盡了呢?

作者為政治及文字工作者、前陸委會機要秘書

留言評論
王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