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與今天的對比:我對臺灣的憂思!

二狗
694 人閱讀

莫言先生曾經說過,「我有一種偏見,我認為文學作品永遠不是唱讚歌的工具。」這當然是他作為一位享譽海內外大文豪的謙遜之詞。但細細想來,如果單從「偏見」這個詞出發的話,我想這句話體現出他的「超然」多過於體現他的謙遜的吧,莫言先生當然有「超然」的資本,或者說「超然」本身就是他的資本。這種資本不是人人都可以有的,但偏見卻是幾乎每個人或無法避免或不可或缺的。

比如我,我的偏見很多,在這裡我先說其中一條,我總是想著「不知古者莫談今,不識惡者莫談愛。」

今天的臺灣讓人擔心,很容易讓使我聯想到1945年的國民黨。1945年的國民黨借助國際形勢的變換,九死一生般地趕走了日本侵略者,如日中天,但短短四年後就退守到了臺灣。今天的臺灣依託於她本身民主的政治制度,自由的人文環境,中庸的大道之道平穩地度過了疫情之痛,如果再加上對岸共產黨各種腦殘行為的襯托,用完美地度過疫情也許更為合適,我想在整體上用欣欣向榮形容今天之臺灣並無不妥之處,但四年後呐?臺灣能退到哪里,變為今日之烏克蘭,變為今日之香港,還是去美國成立流亡政府。真的很讓人擔心。當然如果有誰認為四年太短,那十年呢?十年夠長嗎?

為什麼1945年的國民黨在四年後就退到了臺灣?

這個問題很大也很複雜,並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的,更不可能有統一的標準答案。至於市面上流行的觀點總結來說大概可以歸分於以下幾種:有人認為是因為國民黨的腐敗,有人認為是因為國民黨沒有進行行之有效土地改革,有人認為是因為國民黨糟糕的財政政策,有的人認為國民黨沒有良好的發展基層黨組織,還有人認為是因為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忽然離世,史達林的背信棄義甚至是蔣委員長的個人性情缺陷等等個人因素,更有許多腦子不太靈光的人自欺欺人般地認為是共產黨順應了時代的潮流。

國共和談。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想對於以上各種觀點除了最後一種看法明顯不值一駁外,其他的觀點都不能說是錯誤的,但是從對比的角度去看這些並不錯誤的觀點為解答所提問題的正確答案多少也有些牽強。比如說國民黨腐敗,國民黨沒有進行有效的土地改革,共產黨呢?共產黨在它的的控制範圍內所推進的是「土地改革」嗎?我想從殺人的數量來看稱之為帶有宗教色彩的殺人土地運動還差不多,一個只有三十萬左右人口的的小縣,一場它所美其名曰的「土地改革」下來,能整死兩萬多人,那麼這場運動還與土地有關嗎?同樣地,從枉殺無數人命這一點來看,與共產黨內在本質上所體現出的腐朽與潰爛相比,國民黨的腐敗簡直可以說是仙氣飄飄了。

再比如說國民黨糟糕的財政政策,沒有良好的發展基層黨組織,共產黨呢?那時的它有財政政策嗎,它那時的基層黨組織真實情況又有多少是被後來者所裝飾與虛誇出來的,從它八年抗戰下來所傷亡人數極少來看可見一斑。至於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忽然離世,史達林的背信棄義和蔣委員長的個人性情缺陷等等個人因素,共產黨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過世了,杜魯門總統最起碼是反共的吧,史達林之於國民黨背信棄義,他對共產黨又有多少真心實意,說白了還不是騎驢看話本走著瞧般地相互利用而已,蔣委員長性情之中再有些許不堪畢竟領導了八年抗戰,最後還勝利了,與之相比毛澤東算個人嗎?魔鬼還差不多。

拋開情緒,對於1945年如日中天的國民黨在短短的四年之後就退到了臺灣這一問題,流行甚廣的各種看法或者說觀點有些許牽強倒不是問題的關鍵,問題的關鍵在於這些並不錯誤的觀點或者說看法對於今日之臺灣太缺乏現實意義,畢竟今日之臺灣與1945年的國民黨相比,單從概念上來看也並不對等,但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的敵人沒變。共產黨在四年之後把在1945年還如日中天的國民黨趕到了臺灣,共產黨在四年之後或者十年之後把今日之欣欣向榮的臺灣怎麼樣呢?變為今日之烏克蘭,變為今日之香港,還是去美國成立流亡政府。

說了這麼多終於可以說我對於為什麼1945年如日中天的國民黨,在短短的四年之後就退到了臺灣這一問題的答案了——宣傳。國民黨敗就敗在它的宣傳上,這是沒辦法的,不管怎樣,那些年的國民黨怎麼說來都算是一個革命性的政黨,除了宣傳它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而共產黨勝更勝在它的宣傳上,這更沒辦法,宣傳是它的根,它的立身之本就是宣傳,混淆視聽地宣傳,顛倒黑白地宣傳,無所不用其極地宣傳都是它的拿手好戲。1945年之前它是如此,1945年之後它是如此,今天它還是如此。

生於宣傳,也必死於宣傳,這是共產黨的宿命

生於宣傳,也必死於宣傳,這是共產黨的宿命。只是不知道臺灣能完好地等到哪一天嗎?希望吧!我們一起向蒼天祈禱!

在祈禱之餘,我想略顯狂妄地表達一下我對今日之欣欣向榮之臺灣的另一層憂思。今日之臺灣在政治上高度民主,在人文上高度自由,在經濟上高度發達,至於科學技術也在如今這個繁雜的世界之林有一號,今日之臺灣完完全全稱得上金玉其外,至於今日之臺灣公民嗎?我想不帶貶義的總結今日之臺灣最大的問題是「傻子」太多,而「壞人」太少。

在表述今日之臺灣「傻子」太多這個狂妄的憂思之前,我還是想再次表明,這裡的「傻子」沒有貶義,更沒有惡意,這裡所提到的「傻子」並不是從智商的角度去定義的,更不是從人格上去評判的,而只是從同理心這狹窄的單一層面去判定的。怎麼說呢?這麼說吧,我把今日之臺灣公民裡對海峽對岸共產黨所有暴政都漠不關心,毫無感覺,更有甚者會產生奇妙般的看笑話快感的那部分臺灣公民統稱為「傻子」。

由於歷史和現實情況眾所周知的原因,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過去海峽對岸共產黨暴政是過去之臺灣僥倖得以倖免的,現在海峽對岸共產黨暴政是現在之臺灣應該恐懼的,將來海峽對岸共產黨暴政很可能是將來之臺灣的所有人要一起拜領的,在如此情況下還有為暴政歡呼雀躍者,想不通,「傻子」確實夠多,可能從比例上與生活在共產黨暴政下的「腦殘」有的一比了。當然在此也要補充一下,以上所提的同理心與同情心在本質上是不同的。

至於說今日之臺灣「壞人」太少,我想這也怨不得今日之臺灣,承平日久,時過境遷,民主、自由的高度發展,正常的人大概率還是要向善的,所以就造成了今日之臺灣太少的人對於她最大的敵人海峽對岸共產黨有像我一樣這麼深切的厭惡之情了,心裡沒有恨意,怎麼能成為「壞人」呐。

實實在在的說「壞人」太少也許對今日之臺灣不是什麼壞事,但當你所要面對的是邪惡的共產黨時,「壞人」太少絕對不是好事。不討厭惡魔,怎麼面對真佛。所以說,今日之臺灣所有人,你愛臺灣嗎?真愛臺灣的話就從厭惡共產黨開始吧。做大惡時需要有信仰,哪怕它的信仰像屎一樣臭,像共產黨。對抗共產黨時也需要信仰,哪怕這種信仰需要啟迪一些「壞人」,像今日之臺灣應該做的。

最後我想引用錢穆老先生一句話作為收尾:「共產主義之興起,乃是一種反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