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了,我們還要忍受囂張的民意代表?

孟買春秋
3.1k 人閱讀

我大三那年台灣解除戒嚴,當時還有國民大會,成員有許多要人攙扶甚至掛著尿袋點滴,去陽明山中山樓開會領錢無需做事的那種國大代表。

台灣曾經有過萬年民代

我不認識他們,但我知道他們在各方面都是很有勢力很有辦法的,我懂事以來的學生時期都是這麼認為,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一直到我開始工作好幾年後,代表中國各省的國民大會才解散,但是這種舊勢力還是一直存在。

除了國民大會,立法院和地方議會在那個年代也是另一種權力的象徵,尤其立法院裡一樣有許多是在1949年,跟著蔣中正來台灣後得利的人。一直到台灣民主化開始,那些有著中國省份口音的人,漸漸地無法再在社會上理所當然的囂張。

這是台灣民主化演變的過程,雖然如今看來對當年的一切不免感到憤怒,但我寧願持一種比較淡然的心態,台灣終究是要往前走的,過去應該忠實呈現記錄,但也無須充滿仇恨看待。

最近台北市議員徐巧芯違規停車的爭議,在疫情升溫期間是一條不算重要的新聞,卻讓我感觸極深,有今夕不知是何夕的錯覺。我彷彿回到數十年前還在學校,看著囂張的國大代表立法委員,聳聳肩心想:他們就是這樣,很正常。

但現在是2022年。

停車問題反映的卻是心態

徐巧芯在台北市中心她用餐的餐廳外,狹窄巷弄紅線上違規停車,警察要開單之際一名男子出現,接著她出現,接著警察沒有開單,徐巧芯和男子開車離去。一整條巷子的紅線上,只有她一輛車違停。

這樣一件稀鬆平常的事,因為警察事後發照片又被友人轉載,引起徐巧芯不滿,於是在臉書上公開警察姓名。雖然她承認自己違停卻強勢囂張,自述她與警察的對話。她一再要求警察開單,卻又強調事後會去問清楚,這是語帶威脅。任何有一點點社會經驗的人,都聽得出她話中的含義。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警察事後發照片縱有不妥,議員這種不自覺的傲慢卻令人瞠目結舌。她堂而皇之訴說自己的荒謬行徑,那種下意識我是民意代表你能耐我何的態度,我以為只存在於上個世紀。

事情鬧大了之後,徐巧芯繼續發文裝俏皮,上傳照片說自己現在知道乖乖停車了,車子好好停在停車格裡了,看見之際我的反感更是無限增加。

如果違停事件真是無心之過,是人皆會犯錯,如此強調不會再犯可以理解,但明明是知法犯法,犯法後還語帶威脅,為何能打哈哈裝俏皮?如果今天一個收賄服刑出獄的政治人物,不是證明改過,而是裝可愛說我不再貪污了,難道就可以得到掌聲?

上個世紀以來的黨國心態,即使國民黨已經在野,也還是根深柢固吧,我想。民意代表違規還大言不慚,以為對警員口出威脅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公眾利益財產似乎是囊中之物。這樣的心態,幾十年後竟然還在所謂年輕一代的民意代表身上看見,真是令人感到悲哀。

年輕參政者同流合污

再看得更廣一些,一些想要成為民意代表的年輕人似乎也有這樣的心態,尤以民眾黨為甚。市府前發言人團隊即使離職參選,還是把市府的政策政績攬來當成自己的成就。在公車上出現宣傳影片被下架,不是承認的確不妥了事,而是大剌剌訴說自己有多委屈。宣傳車到處違規臨停,市民必須找網紅四叉貓投訴,為什麼他們一點也不覺得這樣的言行離譜荒謬?

或許與他們跟隨的政治人物有關吧,我想。台北市長柯文哲總是信口開河無須對言行負責,提及台北市府彷彿自家公司人治多於法治,也難怪民眾黨員不覺離開市府就是一般民眾,在街上任意違規停車,繼續濫用公家資源。

身陷誠信風暴的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在聖誕節封城期間違反防疫規定開派對,他先是否認派對的存在,無法掩飾之後對國會議員表示,唐寧街首相官邸的派對都有遵守規則,進而又被揭發其實違法規定,至今一百多人已經受罰。

反對黨工黨指責強生說謊,國會甚至指派進行獨立調查,引發輿論再度沸騰。此時強生面臨的已經不是違反防疫規定的技術性問題了,是對國會撒謊誤導國會議員,是人品誠信的問題。

調查報告一出,反對黨領袖斯塔摩爵士(Keir Starmer)在國會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懇切演說,強烈要求強生下台。他表示強生不能又是立法的人,又是違法的人。(You cannot be a lawmaker and a lawbreaker and it’s time to pack his bags.)

徐巧芯違停事件,是單純把車停在紅線上的問題嗎?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更多是一個政治人物是否正直的問題,是否威脅警察漠視法律的問題。我們的民主社會,何時才能讓政治人物為他們的言行負責,而不是囂張的認為他們在法律之上?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