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大選前本土政權的危機

黃涵榆
541 人閱讀

鞭炮聲中的政治鬥爭

正當國人還在熱烈歡渡春節假期之際,總統府發布了傳聞中的內閣改組,確認陳建仁接替蘇貞昌擔任閣揆,並隨即公布包括副院長、秘書長、內政部長等部分內閣閣員名單。向來頗得人和、學術成就廣受肯定的陳建仁宣告「溫柔而堅韌」的內閣正式上路。

圖片來源:翻攝自陳建仁臉書

善良的台灣人春節期間都會多說好話少造口業,然而國民黨和趙少康——他當然不會認為自己和台灣人的善良傳統有什麼關係——為首的統派媒體,第一時間就以不堪的字眼發動攻擊,說新內閣是「不倫內閣」、「敗選當大官」,延續春節前「普發現金之亂」的政治鬥爭。

國民黨、趙少康和統派媒體最擅長雙標和精神錯亂的政治鬥爭,在內閣這件事上面也不例外。大家應該都還記得,新內閣人事命令發佈之前,他們狂打陳建仁不會放棄中研院特聘研究員的高薪屈就閣揆一職,人事命令公布等於是重重打臉。

羞恥心對他們已是遙不可及的道德幻想,他們擅長用更多的扭曲抹黑掩飾先前的扭曲抹黑。果不其然,他們開始抹黑陳建仁炒作高端股票,不管高端炒股早已經查無不法而簽結。還有以散布謠言、造口業維生的徐巧芯和王鴻薇,也同步對陳建仁的薪資、學歷和論文潑髒水,企圖對陳建仁進行全面性人格謀殺。

陳建仁在國際科學界的成就與地位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但國民黨向來喜歡謀殺備受肯定的科學家,從謝清志、何大一、翁啟惠到陳建仁都是,為了政黨利益,不惜毀滅科學成就和科學與醫學發展。

要講到政治「不倫」,翻開國民黨不堪的歷史,便可信手捻來一樁又一樁事例,從孫中山到兩蔣和他們的女人、蔣政權敗逃台灣繼續高壓統治,到2016大選大敗後找不到繼任閣揆,拋出聯合內閣的主張,企圖模糊政黨政治責任。有殺警、性侵、貪污前科者擔任黨務要職、縣市首長和議長,賄選而被求處當選無效和判刑者罄竹難書。

這樣的國民黨算什麼倫,趙少康自己涉入的中廣案又算什麼倫,朱立倫嗎?陳建仁捨棄副總統退職金禮遇,馬英九一年還要花近千萬的納稅人血汗錢,說好沒達到六三三捐薪水也證明是謊言,這樣算什麼倫?朱立倫自己總統大選慘敗,如今又繼續掌握黨機器且仰望2024,又算什麼倫?

無限矛盾的政治鬥爭

有評論者認為不管內閣怎麼改組,國民黨和統派媒體都有話說,所以不用過度反應。話雖如此,但筆者認為我們必須要能深刻理解這當中的政治鬥爭和認知作戰手段。

去年底的大選給國民黨、統派媒體和中國政府極大的鼓舞,使得他們會繼續複製貼上「勝選方程式」,不論什麼樣的議題都可以站在對立面,都有認知作戰可以操控的空間。也就是說,中國政府透過它在台灣的協力者的入侵行動變得更細微、更無所不在,令人擔憂的是,成本更低,效能更高。

包括趙少康在內的統派媒體透過電視和網路談話節目、廣播節目、Line訊息等管道,散佈「疑美論」已經一段時間,從裴洛西訪台,到日前的兵推和近日的兵役恢復一年,到這幾天日以繼夜扭曲台美計畫合作建置的反坦克地雷,說是台灣將成為柬埔寨和烏克蘭。郭台銘繼「民主不能當飯吃」之後,最近也跳出來宣揚「放下武器才有和平的機會」。

立法院是中國在台協力者的另一個主戰場,上述議題也都透過立法委員藉由言論免責和法定職權的便利發酵與擴散。他們能操作的議題和發動的攻擊不僅限於刪除國防和潛艦國造預算,藉此弱化台灣的防禦能力。

國民黨和其他在野黨在春節前惡意將稅收超徵扭曲成行政失能,甚至有像高嘉瑜這樣的民進黨公職呼應。在立院延會期間,他們提出數千個垃圾議案,蓄意杯葛現金發放的時程,再把人民的怨氣轉嫁到民進黨政府身上,延續「下架民進黨」的大選主軸。甚至漫天叫價到一萬元,讓財政透支也在所不惜。

中國任意禁止我國農產品輸入中國、蛋價、油電價,到近日的螺螄粉,再怎麼日常生活的議題都能發揮認知作戰的效力。禁售從未核准入台且含有害健康成分的螺獅粉,都能用來挑動對民進黨的仇恨,強化民進黨「仇中」的印象,有不少國民黨還在自己的社群網頁上貼出「就是要吃螺獅粉」的訊息。

2024大選前本土政權的危機

批判和攻擊執政黨不是問題,甚至是民主常態,問題在於以批判為名,操作仇恨政治,媒體言論自由和向議會提案等民主體制之便,帶風向影響和制約民眾認知,結合地方黑金勢力,從根腐化民主體制,讓台灣成為無法治理之地。

這是台灣本土民主政權面臨的危機,而美日等國早已有不少學者和政府官員對此提出警告,台灣人還在裝睡或無動於衷嗎?這樣的危機不僅關乎2024年大選結果,更是台灣本土政權能否維繫的關鍵。

2024年大選前對台灣必然是一段風雨飄搖的時間,是民進黨新黨政體制必須面對和超克的挑戰。可想而知,包括趙少康在內的統派媒體和藍白政治人物,一定會加大力道製造蔡賴之間的矛盾,挑起雙方支持者的互鬥和內鬥。

新的黨政體制是雙軌協力、「溫柔而堅韌」或黨政相互制肘,有待主事者的誠心和智慧面對。局勢險峻,但無須悲觀,陳建仁以他的人和和國際性的聲望,加上鄭文燦嫻熟的行政經驗和柔軟的身段,能做的事還很多,像是國際貿易降低對中國的依賴和出口重心,轉移到日美等友好國家、持續擴大國際友邦來訪和支持等。

新內閣不應該還沈醉在光鮮的外交和貿易成績,去年底的大選慘敗的原因不一而足,重中之重的是執政團隊的過度自信和自我感覺,顯然和普遍的中產和勞動階級的生活真相與感受有嚴重斷裂,包括鄭文燦和林右昌等有過扎實的地方執政經驗和成績的新內閣成員必須盡力修補。

此外,中國和它的在台協力者叫囂的事十之八九都是對的事、值得做的事。靠言語暴力和造謠為業的朱學恆一年可以賺進上千萬的抖內,爆料公社系統的媒體傳聞是中資企業,財政和檢調單位是不是應該好好查一下金流動向和資金結構?類似已經紅到發透的郭正亮,民進黨還要繼續放縱嗎?

謝金河警告,抖音已經是台灣的國安問題,政府光只有禁止教育單位使用抖音就夠了嗎?「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也許是過時的政治口號,但是為了台灣的永續經營(而不是為了什麼「反攻大陸」的政治神話),在國安法和反滲透法的架構之下,是否也應該重新審視民主防衛機制,包括政黨權責的規範?

年假結束了,大家各自回到工作崗位,真正的挑戰和考驗才剛開始。滲透無所不在,形勢對台灣相當嚴峻,除了需要有洞見和行動力的執政者之外,更需要落實全民國防,每個台灣人在觀念和行為的層次上都要武裝起來,人人都是烏克蘭人。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