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總統大選比爛的行為根源

劉又銘
615 人閱讀

總統大選已進入最後階段剩下不到二十天。如今看來,過去兩個月與外界多數預期不符的是,國民黨陣營並沒有因為「君悅會談」鬧劇與最終藍白合的破滅,因此讓總統選舉進入垃圾時間。國民黨的謀定而後動,不僅迅速找到戰鬥藍主將趙少康,老驥伏櫪成為副帥;更是堅壁清野,不讓白營有機會蹭藍營的黨公職。雖然「不讓白蹭」此舉成效不一定顯著,可決戰的架式一旦擺開,所屬陣營各自歸隊後,整個大選又回到「藍綠對決」的態勢就越發明顯。

在兩次官辦政見發表會中,我們也可以發現,柯文哲逐漸被邊緣化。侯友宜與賴清德則是把發表會開成了辯論會,雙方幾乎都刻意忽略柯的政見或質疑,而是單純針對彼此相互攻訐。很明顯,藍綠各自陣營的盤算,也是以保護基本盤為主要方針。尤其是以「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鞏固中間偏藍或中間偏綠為依歸。所以這種藍綠對決的態勢,也會被侯賴雙方陣營在政見發表會中選擇的「打藍綠不打白」策略所鞏固。

但正是這種「但求無過」所表現的「誰犯錯較少」,取代了選舉制度本在選擇「誰做對較多」的初衷;所以面對各種選舉中出現的負面議題,誰能盡早解決爭議、快速止血,誰就更能抓緊那些中間偏藍或中間偏綠。而這次選戰進入白熱化的最後階段時,雙方攻防的負面議題是擺在各自的房地產爭議上。而且關於這題,就算在各家民調中敬陪末座,顯然已是局外人的柯文哲,也在此波混戰中參與各方不遺餘力。

台式民粹禍害無窮

仔細推敲,各方候選人的房地產問題,之所以會代替延燒數年、遍及各階層選舉的論文與學倫問題,成為選戰進入白熱化的主要爭點。除了因為年輕人買不起房,讓各組候選人的房產問題,特別容易引發群眾的相對剝奪感外;各方對候選人房產問題檢視後的艷羨與憤怒,其實還是和大選邊緣人柯文哲及其柯黨信徒所帶起的民粹主義有關。也就是說,就算今天在總統大選中,柯顯然已進入「一個人的垃圾時間」,但柯與柯黨的民粹主義,還在繼續毒害剩下的主要候選人,以及整個台灣社會。

甚麼是民粹主義呢?事實上,在民粹主義橫行以前,一般的代議民主是希望透過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選一個優秀的人來代表我,或是選一個厲害的人來領導我。這種時代,政治家是一種專業,是一種表率。但在當代社會裡,全球化帶來的產業分工,產出了新的贏者群、擴大了貧富差距。人民對職業政治家開始感到失望,認為那都是一群唯利是圖的政客,也認為官僚集團都是官官相護的貪官(想想台灣哪個黨或哪個人最喜歡說別人都貪汙)。在這種不滿的情緒下,選民開始相信,與其選一些優秀厲害的人來坑害我,不如選一個跟我差不多的人,因為起碼他們要害我我還看得出來。

網路圖文作家蕭瑩燈製作之梗圖。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但正是這種「選一個跟我自己差不多的人」思維,讓人性的醜惡面發揮到了極致。因為人們確實還是有崇拜偶像的習慣,但多數人又會希望偶像跟自己一樣,有一點人味。所以當這種「跟我差不多的人」成為偶像,他可以張嘴就是沙文主義、性別不平等;或是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懶惰成性;抑或是靠著地位謀取財富、吃銅吃鐵、吃人夠夠。因為他跟我們一樣爛、一樣無禮,一樣奸巧、一樣會賺,民粹主義領袖的追隨者,認為領袖跟我們類似的脫序或小奸小惡就是一種親民,就是證明「他跟我們一樣」。但殊不知,這種認知下所謂的親民,實際上是同時拋棄了「尊重專業」與「追求德行」的一般公民價值。

台灣民粹這種「我跟你們一樣」或「我們跟他一樣」其實還是全球民粹浪潮的一支。但之所以在台灣開出了屬於自己特有種的奇花異草,關鍵還是在台灣民主化時間尚短。雖然民選總統後已有超過兩次政黨輪替,在當代民主政治理論中或可算一個民主鞏固的國家。但卻也是個轉型正義沒有落實,到處充滿威權餘緒與心態的國家。所以在其他國家,引領民粹浪潮的,若是世家大族或富商巨賈,他們的財富,大多是資本主義遊戲下的祖上積累,而不是用政治上的權威身分,連帶取得相關不當好處;但投機取巧鑽法律漏洞這點,倒是在全世界的民粹主義領袖身上,常見這種無視法律的特質。

踩低捧高、檢討弱勢的惡質民粹

而正是這種民粹主義之下,民粹領袖小奸小惡、失言成性,通通無傷大雅;若是能靠特權為自身牟利,那就是更了不起的人中龍鳳。所以當醫生時可以買農地、炒地,卻冠冕堂皇的說自己追求土地正義;當警察可以當到一棟樓廣設一百戶門牌,成為學生宿舍的包租公,卻義正詞嚴的說自己支持居住公平。上述案例不僅不被指責,甚至還讓經常成為年輕人心目中的投資達人、生財專家。

反觀,礦坑上的工寮,在礦坑關閉廢棄後,總算在家族一點點的努力下攢起了小房子,一層樓、兩層樓,但終究還是在礦區一坪賣不到五萬的窮鄉僻壤。相較那些陽明山的、信義路的、通化街的多筆土地、多戶百坪大豪宅,甚至是大安區、中正區一坪動輒兩百萬的房產,就算礦區住宅真是既成的歷史違建,用常理去推論,一個位及層峰的政治人物,要貪要占也不會是這麼小塊、每坪單價還少的可憐的地方。更何況礦區的房子,其中還有歷史的辛酸,礦工的無奈。這是有近代相關法令以前就存在的,先於法律而有的問題。這種歷史問題的餘緒,根本沒辦法跟炒地皮、包租公的貪婪與弄權相比。

但在台灣這種既崇拜威權身分,又完全不分理由追捧財富的民粹主義價值下,踩低捧高、檢討弱勢的態度屢見不鮮。在嫌貧愛富、笑貧不笑娼成為整個社會的風氣下,民粹主義領袖及其支持者就這樣形成一個上下一樣爛、大家一起嫌貧愛富,一起看不起窮人、一起輕蔑弱勢、一起無視人性尊嚴的境地。因為他們尊重的不是有錢人,而是有錢人的錢,甚至不管這些錢是否為動用特權或其他不當方式賺來的。這就是民粹主義侵蝕下的台灣現狀,也是柯文哲自2014年崛起後、2018年韓流入侵,直到今日十年我們整個社會必須集體承擔的惡果。

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留言評論
劉又銘
Latest posts by 劉又銘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