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劇續集正要開始

邱師儀
295 人閱讀

各國政界裡所謂的「建制派」(establishment),就算再怎麼討厭川普,都必須要承認一件事情:川普這齣大戲冷了四年又開始熱了起來,尤其是川普已經在共和黨初選脫穎而出,將對上四年前的死對頭拜登。又從現在各家民調來看,川普贏面甚至大了一些,尤其在特殊的選舉人團制之下,久久就會發生一次普選票拿得少、但選舉人票卻拿得多的總統候選人當選。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不要講什麼,光是總統選制上的詭譎多變就讓川普令民主黨人坐立難安,筆者不少自由派的白人朋友早在2016年就移居加拿大,還有一些跑到歐洲「避難」,2020年拜登當選讓他們鬆了一口氣,願意回到美國省親。但眼看2024年川普又可能回來,看來這些自由派美國人在世界各地還有地轉。

川普再度角逐大位,挑戰了不少憲政慣例

談川普可以有很多不同角度,但從研究美國政治的角度來說,最有趣的莫過於川普的崛起不但代表了許多的第一,也挑戰了不少憲政慣例。須知道在美國很多的政治運作並沒有法律規定,例如總統宣誓就職手下為什麼一定要按聖經?事實上憲法本文只有規範誓詞,但沒有規範要按什麼?又例如2020年大選完川普拒絕承認敗選,甚至認為他已經贏得勝利。

儘管修憲案第20條提到上一任總統與副總統的任期到四年後的一月廿日中午12點,然後新任總統與副總統要繼任。但憲法從未提及如果舊總統拒絕承認失敗,甚至發動司法訴訟時要怎麼辦?如果舊總統超過中午12點硬要待在白宮繼續當他的美國總統要怎麼辦?如果訴訟結果在一月廿日之後才揭曉,那是否新總統要等到一月廿日後才能接任?這些憲法都無明文可以解決。

過去總統交接都是靠默契,哪怕2000年時小布希與高爾的選舉也是因為選票爭議而引起憲法訴訟,但都沒有發生新總統上任困難的問題。雖然2000年與2016年的大選情況頗為不同,當時不是現任總統選輸拒絕承認失敗,但這兩年的選舉都是勝者普選票拿得少但選舉人票拿得多而當選。

普選票少但靠選舉人票取勝,皆為亂世之兆

筆者的論述是只要美國發生這種現象,通常就會是亂世,而美國總共發生過四次這種得票少的當選總統的情況,另外兩次發生在1876年與1888年,又十九世紀剛好是美國身為一個偏安局面區域強權的階段。所以從20世紀末到21世紀的第16年是否劃記了美國的衰敗,其實值得討論。回顧起來美國作為一個超級強權是在整個廿世紀,尤其是在二戰後、冷戰時,甚至有人會說是在蘇聯垮台後。

所以川普有太多的第一,或者說有許多的「空前」,可能不見得是絕後,但川普每一次所激發出的新現象,都在挑戰美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的應變能力,目前看起來都還過得去,但不可諱言的是每一次的應變都可能傷美國的元氣。研究美國政治的人對於美國國力可能損傷最擔心的,不太會是中國或者俄羅斯的崛起,而是美國的內耗。

禍起蕭牆才是美國最擔心的課題

1860年代美國因為黑奴問題打了一場南北內戰,就算當時北方打贏了,仍舊是一個羸弱的美國。2016年川普的崛起作為美國極化的結果,有些人從這裡來看美國的體質已經出現問題。但這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並不是說川普把華府建制派搞得七葷八素,然後川粉急速擴張為美國人口的另一半,美國就會羸弱到連中國都打不贏。軍事上如果解放軍現在敢輕舉妄動,美國要修理中共還是相對容易的事。只是以美國現在的體質,同時要打地表上的兩場戰爭,不管在能力上或者意願上,都是一個考驗。

回頭講到川普的許多第一,他是第一個被眾院彈劾兩次的人,他也是歷史上第一位在大選後鼓動支持者去火燒國會山莊的總統。然後在2016年川當選時,也是最老的總統當選人,當時他已經70歲,在川普之前最老的總統當選人是雷根,69歲。但川普這紀錄在拜登當選之後被打破了,拜登2020年當選時已經高齡78歲。今年不管川普或拜登當選,這紀錄都將被刷新,不是78歲就是82歲,很難想像他們其中之一再做四年卸任時的高齡。一般政治學家會說老人政治(gerontocracy)多是威權國家的特徵,如中國或俄羅斯,但美國近年來也出現了老人當家的現象。

而就算不是第一,川普的崛起與復興也代表少有的情況,川普是歷史上少有落選後回鍋再來選第二次的美國總統,過去有幾位總統試圖重返白宮,但以失敗告終,包括范布倫(Martin Van Buren)於1837─1841年擔任美國總統,於1844年和1848年重選;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於1850─1853年擔任總統,於1856年重選;在任期限之前的1880年,格蘭特(Ulysses S. Grant)在1869─1877當了兩任總統,1881年又想選。以及1912年的老羅斯福(Teddy Roosevelt),當時他以第三黨進步黨的身份參選,因未能贏得共和黨提名而落敗。此外,川普美麗的第一夫人梅蘭妮雅也很特別,斯洛維尼亞出生的她,是第二個在外國出生的第一夫人,第一個就要回溯到好久以前的第六任總統約翰.昆西.亞當斯的妻子路易莎(Louisa Catherine Adams),路易莎在英國出生,後在法國長大。反對墨西哥移民的川普,理論上應該是最歡迎外國新娘的才對。

官司纏身依舊可以選總統

更不用說川普現在官司纏身,從《聯邦1月6日案》、《喬治亞州選舉案》、《機密文件案》到《曼哈頓封口費案》,這些案中的任何一項指控都可能導致川普被判入獄。此外還有一件民事訴訟,可能讓川氏企業關閉。但即使被起訴、判刑甚至入獄,川普都還是能當總統,這又是另外一個憲法沒有講到的灰色地帶,憲法對於擔任總統的資格並無在個人品格或者刑事前科上做出限制。總之,光是從這些第一或者少見的情況來看川普,就可以知道他的黑天鵝DNA並不是虛晃一招。這樣的人要現在斷定他的當選對台灣或者對中國是好是壞,絕對言之過早。

但筆者的感覺是,建制派的當選美國總統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對於像台灣這樣的小國或者落水狗能給的機會不多;黑天鵝總統雖然也不一定,但長遠來看有讓落水狗翻身的機會。不要忘了川普很討厭人家嗆他,就算現在支持「強國」的抖音,但強國以後也很難不去嗆川普,畢竟中共的本質還是匹戰狼。但如果是拜登當選,一切就是現在的延伸。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