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挺巴學潮如何衝擊總統大選?

王宏恩
751 人閱讀

全美各校大學生透過各種抗議活動,力挺巴勒斯坦,至今仍有無數學校的學生佔領校園廣場,要求各校取消任何跟以色列合作的學術項目、或者任何跟以色列能牽扯上關係的股票投資等。筆者也因為工作的關係,直接走進了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以及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學生抗議現場,跟學生們聊天、了解他們的訴求。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的挺巴社團(UNLV Student for Justice in Palestine)跟校外團體密切合作保持國際串連,正一邊舉行絕食靜坐、另一邊也已經多次趁任何政治人物來到拉斯維加斯時(內華達州為搖擺州,所以成為各黨來訪之地),主動到車隊跟機場旁舉旗幟抗議。

而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學生則是在校內草皮上搭起三四十個帳篷,並以圍欄隔開內外,檢查哨會確認身分才能進入,每天則在帳棚內集會、更新以巴戰況、晚上播放移民電影,並使用附近大樓的廁所。該校選擇不驅趕,只有派警察遠處觀察。然而學生仍然十分謹慎,派人在圍欄外面站崗,並且禁止任何人拍照,說會怕遭到報復。

迥異於以往的挺巴學運

這一波學潮之所以特別,有幾個原因。第一,美國學生已經非常久沒有大規模串連進行社會運動了。之前就算有針對特定政治人物的狂熱(無論是Sanders或Yang),都沒有像這次全美幾乎每一個學校都有駐點、並且會有全國層級的更新資訊。這有賴於校外的美國挺巴團體長期的運作串聯。第二,過去的大規模反戰或是挺人權學運,要嘛是美國有大規模的人員死傷、打了敗仗、要嘛就是美國國內有大規模死傷或種族歧視、民心憤慨,才能激起學生一起走出來;但這一次的以巴衝突,美國支持的以色列顯然佔了上風,美國甚至沒有派軍隊到戰場去,但學生因為對於巴勒斯坦難民的關心而選擇在學校抗議、與兩大黨的共識作對。這是跟過去有所不同之處。

在我跟抗議學生們聊天的過程中,他們對於兩大黨同時支持軍援以色列的決定都非常憤慨、認為兩大黨以及學校高層都是見錢眼開、毫無正義感的腐敗階層。一些人也主動提到了絕對不會投兩大黨、甚至提到要去投給其他沒有當選希望的總統候選人。這一次的大規模學潮,會如何衝擊下半年的總統大選呢?

抗議學生的反戰態度

美國媒體Newsweek在上周針對全美大學生進行的抽樣民調(1200人),發現美國大學生有高達八成反對目前以色列在戰場上的作為,尤其是大多數美國學生認為超過三萬死傷的巴勒斯坦難民,就直接是以色列的責任。雖然,被問到這次戰爭是誰造成的時候,回答以色列跟哈瑪斯的比例是各半,而且不同年級的答案差不多,所以美國學生並不完全覺得哈瑪斯沒錯。

最後,在被問到是站在以色列那邊、還是站在巴勒斯坦那邊時,有40%的大學生選巴勒斯坦、10%選以色列、40%則是選沒有站在另外一邊。簡言之,大多數美國大學生雖然知道哈瑪斯有造成戰爭的責任、因此沒有完全站在巴勒斯坦那邊,但至少對於巴勒斯坦難民是同情的。當然,不是全部的美國大學生都有跑出來抗議。根據另外一個Generation Lab在上周做的大學生民調中,僅有8%的大學生有參與這一波的學潮。

資料來源:Newsweek/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然而,這些因為巴勒斯坦議題而對拜登政府失望的年輕世代,可能會嚴重衝擊拜登的選情。根據Pew的分析,拜登在2020年勝選所獲得的票中,有一大部分是來自於那些沒有固定投票習慣的選民、尤其是年輕選民。2020年總統大選正好碰到了COVID-19疫情,全美各地都有大規模的郵寄投票。但因為2020年川普支持者對於敗選的抗議以及質疑,使得全美非常多的州開始對於投票採取更為嚴格的規定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主動積極出來抗議的學生們,可能就成為這次拜登動員成敗的關鍵少數──這些學生可能本來也較多人挺拜登,而且具有走上街頭的執行力、資源以及人際網絡。但在這一次2024年投票成本較高的情況下,許多人本來預設是不會出來投票的,但可能被這些積極分子敲門才能動員出來。如今這些人因為巴勒斯坦議題而選擇不幫忙動員、甚至鼓吹不去投票的情況下,那拜登就少了這群2020年的額外選票(許多2020選前預測都是預測拜登會贏,但很少預測到投票率會如此之高)。

相較之下,川普在現在許多民調仍然保持領先,而且已經經過無數司法檢驗跟負面競選,川普剩下的支持者恐怕都是不太會改變意象的。拜登在這樣的情況下要逆轉勝,就只能靠那些投票率不高的無黨派選民跟年輕選民回心轉意,而這些人不會被政治人物說服,而更可能透過人脈網絡被動員出來,而如今的挺巴學潮就降低了拜登成功動員這群人出來投票的機會。這也是為何我們最近看到拜登在其他政策上試圖討好這群人們,例如通過更多更大規模的免除學貸。之後可能也會試著處理其他學生們關心的議題,例如健保以及墮胎法案

然而,拜登這些補救措施也是在跟時間賽跑,因為選舉的動員是一個階段接著下一個的。你要先動員那些最核心也最有活力的分子,他們才會接著幫你把資訊傳遞出去、才會開始一步步組織出各地敲門送傳單的人力。當第一圈動員都遇到困境時,就會連政令都傳不出去。拜登是否能突破這個困境,取決於以巴衝突降溫的速度。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留言評論
王宏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