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戰爭兩年後,世界挺台民意累了嗎?

王宏恩
482 人閱讀

過去兩年的《思想坦克》專欄,我曾經使用世界民主高峰會所收集的Democracy Perception Index來進行分析,這是一個在全世界53個國家5萬位受訪者的線上民調。我在烏俄戰爭剛爆發時的2022年問卷分析,發現全世界民眾對於制裁俄羅斯以及制裁中國的態度是高度相關的,而且制裁中國的態度也跟對中國的負面印象有關。

而在去年使用2023年的問卷結果追蹤分析,則發現民主與獨裁集團仍然涇渭分明,民主國家大多支持制裁俄羅斯以及在中國侵台時制裁中國,而非民主國家則大多反對制裁中國、希望跟中國維持經貿關係。當時烏克蘭已經堅持了一年、各國的軍援沒有中斷,烏克蘭也一度收復一些失土,因此整體來說民意變化沒有太多。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2024年局勢有了新變化

如今烏俄戰爭已經打滿兩年,從去年到今年又有不少變化。第一,以巴衝突也同時進行,拖累了美國的對外軍援、也讓油價跟航運成本再度提升。而以巴衝突也導致了美國國內學運爆發,至今仍有大量的美國學生在學校紮營抗議。第二,俄羅斯跟中國緊密合作,在中國以及北韓的軍援之下,加上各國對烏克蘭的軍援下降,使得俄軍再度攻下一些烏克蘭的村落,烏克蘭也必須要降低徵兵年齡以及開始派出囚犯參戰。第三,則是中國在最近外交模式改變,收起戰狼而重新強調合作,習近平並開始親自在世界各國跑來跑去。

在這個持續變動的2024年,全世界民意對於台海戰爭是否會有所改變呢?

於是我再次分析2024年的Democracy Perception Index(於上周釋出),比較烏克蘭戰爭剛爆發的2022年以及兩年後的2024年,全世界對於「假如中國武力攻打台灣,則讓國家經濟制裁中國」的支持程度。其分布結果如下。在這張圖裡,X軸是世界各國在2022年支持制裁減去反對制裁中國的受訪者的比例,越大(越右)則代表越支持制裁中國;Y軸則是世界各國在2024年支持制裁減去反對制裁的受訪者比例,越大(越上)則代表越支持制裁中國。斜線為斜率為1的線,位在線上則代表兩年民意沒有變動。綠色的點為民主國家、紅色的點則為半民主或非民主國家。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這張分布圖可以看出許多趨勢。第一,民主國家跟非民主國家之間的態度仍然成為兩個集團,綠色的民主國家大多仍在第一象限,代表他們從2022年到2024年都有該國多數的受訪者支持制裁中國。而在紅色的非民主或半民主國家,則是持續位於第三象限,代表大多數的非民主國家在這兩年內都是持續支持中國、反對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

然而,假如進一步分析,則可以發現幾乎所有的國家都落在斜率為1的斜線下方,這對台灣就不是個好消息了。對於綠色的民主國家們來說,落在斜線下方,代表這些國家2022年的挺台而制裁中國的支持度(X軸)大於2024年。換言之,這些國家的民意雖然仍然挺台,但是挺台的程度在下滑。

美國,你累了嗎?

以美國為例,2022年的民調中,有58%支持制裁中國、16%反對制裁,兩者差異為38%。而到了2024的民調,則是有46%支持制裁中國、25%反對制裁,兩者差異縮小到21%。雖然單從數字來看,支持制裁中國仍然還是中間選民的位置,所以要爭取勝選的兩大黨仍然會選擇以制裁中國為主的政策來反映民意,但是反對制裁中國的比例的確在各民主國家中上升。假如把全部的民主國家加起來一起算的話,2022年支持制裁中國的比例是44%、反對制裁是25%;2024年支持制裁中國的比例是39%、反對是29%。換言之,民主國家聯盟們看起來是有些累了。少數幾個例外,包括烏克蘭跟以色列,這兩個在斜線上方的國家,代表它們在兩年後更支持台灣了。

那麼非民主國家是否也累了呢?似乎沒有。當我們看到第三象限的非民主跟半民主國家民意時,可以發現他們大多很接近斜線,但也大多在斜線下方。這代表這些非民主跟半民主國家中,支持制裁中國的比例也正在下降,反對制裁中國、希望跟中國保持經貿關係的受訪者比例正在上升。假如我們把這些非民主國家合在一起算,他們2022年27%支持制裁中國、38%反對制裁中國;到了2024年,則有26%支持制裁中國、41%反對制裁中國。換言之,獨裁國家們變得更為團結了。一些被歸類為民主國家的民意也加入了這個集團,例如智利、羅馬尼亞跟南非,本來在2022年還是五五波的民意,現在則導向較多人反對制裁中國。

這對於已經上任的台灣新政府團隊來說當然是一個值得注意的消息。過去兩年的挺台民意,主要跟各國對於中國的印象有關,而也跟對美國的印象部分有關。台灣也的確在這幾年逐漸拉攏盟友、開始走出自己的路,但同時仍然受到其他大國的努力而被影響。假如我們相信各國對台海政策的判斷會影響到最後中國是否動武的話,如何在這樣的民意分布下研擬策略、找尋更多盟友,是新政府上任要馬上開始努力的事。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留言評論
王宏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