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納編社區工作者強化黨對基層社會的滲透

王占璽
307 人閱讀

習近平上台以後,透過各種手段加強對社會的壓制及控制,舉凡行政層面的網格化管理、技術層面的天網工程、控制經濟資源與生存機會的社會信用體系,以及強調在基層化解矛盾的新時代楓橋經驗,都是希望將黨國機器對社會的控制能力落實到基層社區乃至於公民個體。而在這些不同手段的背後,中共追求的是黨對於社會生活的全面控制。

中國社區活動。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就此,3月2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共同發布《關於加強社區工作者隊伍建設的意見》,為中共基層黨建工作提供了組織路線的進一步規劃。此份《意見》提出要在5年內「建立社區工作者職業體系」的目標,並稱其為鞏固黨的長期執政、加強基層治理創新的重要工作。社區工作者體系的建立,更明確的揭露出中共持續加強黨機器對於基層社會滲透與控制的意圖及實踐方案。

然而,這份文件卻也投射出當前中共在基層社會控制上面臨的若干問題。而在兩岸交流事務上,這份《意見》確認了中國社區工作者與中共黨組織之間的綿密關係,有意赴中的台灣青年應避免涉入看似中立、實則屬於中共黨組織延伸系統的社區服務工作,以免觸犯兩岸條例。

一、社區工作者體系是什麼?

1.社區工作者作為一種職業類別

這份「意見」將具有不同身分,但都在基層社區開展黨務、政務相關工作的專職人員,統合為一個名為「社區工作者」的專業職業類別。依據《意見》,專職社區工作者主要涵蓋兩種人員,其一是「社區黨組織成員、社區居民委員會成員中的專職人員」,這兩種人員在中國又通稱「社區兩委」,是中共在城市基層社區黨務的主要執行者;其二則是「社區專職工作人員」,是由各地政府聘用、協助執行基層政務的人員,特別是執行網格化管理工作的網格員。在此一職業類別下,擁有明確編制的專職社區工作者將銜接目前僅有臨時工身分的基層網格員以及正式的社區黨組織,共同建構起綿密的基層治理系統,推進中共黨機器在基層社會的滲透與管理。

2.由中共社會工作部門指導建立

《意見》確立了中共各級黨組織與社區工作者隊伍的政治關係,特別是社會工作部的指導角色。《意見》指出建立社區工作者體系工作是由各級黨委社會工作部門指導推動,並由組織部門統籌協調、各相關部門共同推進。社會工作部是中共在2023年二十屆二中全會公布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要求成立的新部門,其核心任務之一即為「統籌推進黨建引領基層治理和基層政權建設、指導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其他任務則包括統籌信訪工作、指導非公企業、各類社會組織及新社會群體的黨建工作等。

3.強調以政治素質作為選拔標準與培養重點

《意見》強調在社區工作者的選拔工作中,要堅持把政治標準放在首位。同時,各類社區工作者要定期接受縣級黨委組織部門、社會工作部門的培訓,並且著重在培養過程中持續加強政治訓練、強化思想政治教育、提升政治素養,確保社區工作者在黨的路線方針下開展社區工作。從以上內容來看,社區工作者的基本要求,就是「聽黨話、跟黨走」。

另一方面,《意見》也指出要在社區專職工作者中建立中共的人才庫,要求將優秀社區工作者培養為基層黨組織的後備幹部,並逐漸拔擢進入黨政機關或事業單位。

4.確立社區工作者的編制

《意見》明確並要求保障社區工作者的薪資待遇、考核獎懲、升遷管道、培訓機制,《意見》也明確規定要針對社區工作者建立國家職業標準、制訂與落實有財政保障的薪酬待遇,以及關於激勵、獎懲、升遷、培訓的機制。同時,《意見》在基層減負的原則下,要求基層政府不得要求社區工作者負責行政執法、環境整治、拆遷拆違等行政部門的職能工作,以確保社區工作者能專注投入社區服務工作。

此些規定可視為中共中央對基層治理人員的「三定」(定機構、定職能、定編制)規定,旨在推動基層治理工作的制度化,解決以社區兩委及網格員為主的基層治理人員在待遇與工作上面對的問題。

另一方面,《意見》規定各城鎮社區每萬人應配置18名社區工作者,並要求上級的縣、地級政府進行總量管制。以中國現有9億城市人口估算,預計召募162萬名專職社區工作者。

二、透過社區工作者落實中共對基層社會的滲透

1.為基層治理現代化確立組織路線

習近平上台後,一直把基層社會的治理視為鞏固中共領導權威、維持社會穩定的重要工作。習在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創新社會治理」,在2022年二十大進一步提出「完善社會治理體系」的目標。而針對在社會治理體系中反覆被提出的基層治理現代化,習近平強調「把加強基層黨的建設、鞏固黨的執政基礎作為貫穿社會治理和基層建設的一條紅線。」,換言之,在基層社會推動黨建工作,是基層治理現代化的核心。

習近平的這些論述,為中共在基層開展黨建工作確立了思想路線與政治路線。而中共的黨建工作一向重視由組織路線來確保政治路線、思想路線的實現。中共所謂的組織路線,通常包括組織機構、組織人才、組織紀律、組織制度等問題,而其核心任務則是透過人才的甄補與培訓,包括騰出位置、選拔黨性強的接班者、選拔及培養的結合。此份《意見》的提出,便是為基層黨建提供組織路線的發展藍圖。

2.解決基層治理難以落實的問題

近年來,中共新設各級社會工作部門與推動社區工作者隊伍的建設,都是為了解決當前中國在基層治理上面對的問題。2023年中共官媒曾發文指出當前中共的基層黨組織存在「離散化」與「懸浮化」問題,亦即基層黨組織未能充分涵蓋不同群眾群體,以及黨組織工作流於形式主義、未能深入基層群體,中共官媒也批評此些問題不利於中共建構其政治秩序與維持社會穩定,因此透過組建社會工作部來加強黨對基層的全面領導。

另一方面,當前中國縣級以下的地方政權,高度依賴大量網格員進行對社區民眾日常言行的掌握,也依賴這些編制外的臨時聘用人力協助推動民政、警務、消防乃至防疫等部門的工作。因此,2022年中國各地招聘的專職及兼職網格員便已高達450萬人,近年來在地方財政困窘的情況下,多地政府仍在持續招聘大量網格員。

然而,在經濟停滯、地方財政匱乏形勢下,各地網格員面臨工作缺乏保障、待遇不高、工作內容繁重等惡劣工作條件,同時網格員內部也存在素質良莠不齊、工作態度不積極等問題,都對中共落實基層治理形成潛在制約。《意見》的提出,也是為控制這些問題提供自上而下的規範與指引,為中共推動的基層治理提供穩定的專業人力。

小結

此次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共同推出加強建設社區工作者隊伍的政策,說明中共在基層治理工作上,並不滿足於目前的控制程度,因此持續透過組織路線的強化,來確保黨組織對社會的滲透能力。同時,在清零防疫政策失敗、經濟發展持續停滯的形勢下,當前中國社會對中共政權的不滿情緒持續提高,而加強基層黨建工作也意味著中共對於當前社會不穩定形勢的憂慮。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近年來積極吸引台灣青年赴中參與社區服務工作,擔任社區主任助理等類似職務。陸委會曾認定此類職務已違反兩岸條例關於不得擔任中國黨政機構職務之規定,而國台辦則辯稱社區居委會屬於自治組織,反指陸委會刻意阻撓在中台灣青年的發展機會。

而從中共日益清晰的基層黨建佈局來看,中國的社區工作者毫無疑問的屬於中共黨組織在基層的延伸系統。據此,我國政府應對有意赴中投入社區服務工作的台灣青年提出更明確的警告,而中共對台部門也不必再刻意掩飾,多做狡辯。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