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感謝黃國昌給予的教訓

林艾德
2.1K 人閱讀

黃國昌的無恥陪笑

昨(21)日晚上,當民進黨立委洪申翰在議場發言時,指出立院外的主辦單位已經宣布人數超過8千人,國民黨立委們則刻意地發出訕笑試著激怒他,而原本在開直播的黃國昌,聽到周圍國民黨立委的笑聲立刻也陪著笑,同樣的笑容,也曾出現他得知柯文哲要他當法務部長時,也曾出現在傅崐萁友好地摸了摸他的頭後,那是我們不認識的黃國昌。

我們認識的黃國昌,是14年前ECFA公投爭議時,看不慣公投審議委員會竟能駁回人民提案,敢於公開叫陣辯論的黃國昌,是時代力量的法案被國民黨退回程序委員會,會痛批國民黨粗魯野蠻的黃國昌。但現在,他卻跟國民黨聯手,做了過去8年民進黨國會多數時不會做的、也是過去他最痛恨的事,就是把民進黨立委的提案封殺在程序委員會,讓案子連實質討論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認識的黃國昌,是12年前反媒體壟斷運動,挺身對抗他口中「媒體怪獸」旺中集團的黃國昌,是當時告訴我們,在遊行中不畏風雨、不懼威脅、挺身而出的學生及公民團體才是台灣未來模樣的黃國昌。但現在,他躲在力挺中天復台的羅智強背後,嘲諷場外那些過去曾站在他背後聲援他的公民團體。

我們認識的黃國昌,在10年前告訴我們,即使服貿開了20場公聽會,3次委員會專案報告,對社會大眾的說明會超過300場,但政府公聽會只是流於形式,而委員會又沒有實質逐條審查,所以是毋庸置疑的黑箱,在成為時代力量的區域立委後,他也一再堅持「委員會中心主義」才是國會改革的方向,法案應該要在委員會進行細緻討論,甚至委員會沒有結論的法條,應該在二讀時再進行辯論才表決。

以今日之我搏殺昨日之我的人格分裂者

但現在,國會改革法案只開了3場公聽會,攤開委員會議事紀錄,國民黨召委吳宗憲根本不讓委員們進行細緻討論,只要有異義就保留準備送協商跟院會表決,連吳思瑤都忍不住問黃國昌怎麼能忍受這樣的程序不正義,而黃國昌只是默默地讓國民黨把這場鬧劇演完,接著在5月16日跟國民黨磋商出一個完全沒有審查過、號稱最高機密的全新版本來進行表決。

年輕人的雨中訴求。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立院外,過去黃國昌的同事,現任時代力量黨主席王婉諭語重心長地說:「無論國民黨、民進黨,過去都不曾、也不敢在委員會沒收所有討論,把真正的版本視為最高機密,用再修正動議來突襲修法。黃國昌曾啟蒙了非常多人,帶領非常多人認識社會改革議題,如今他的昨是今非、雙重標準,嚴重傷害了曾經相信理念的那些人。」

其實何止王婉諭,我想昨日議場內外,見過這十幾年黃國昌的轉變後,都不免對人性感到失望,但與此同時,會場外青年學生們的短講,也讓我對新一代年輕人更有信心。

年輕世代的自我成長讓人驚喜

還記得總統大選前,看著無處宣洩憤怒的年輕人,我常對這個世代產生一種有志難伸的同情感。80年代的年輕人經歷了美麗島運動與解嚴,90年代經歷了第一次總統直選與台海飛彈危機,2000年代經歷了第一次政黨輪替、牽手護台灣與野草莓運動,2010年代包含太陽花運動在內,各地社運風起雲湧。當然裡頭不乏民進黨的組織,但更多運動是來自是公民團體的自發性,許許多多的台灣人,正是透過這樣一場又一場的公民運動,學習到如何建立一個良善的、彼此尊重的政治共同體。

而在蔡英文時代,無可否認的,我們的生活品質更好了。在我大學畢業那年,馬英九剛推出22K方案,根據主計處統計,那年20-24歲的受僱就業者,每個月收入只有2萬1千多,當時的勞委會主委王如玄針對年輕人低薪的回應是:「嫌兩萬二少?要是沒有這個方案,這些人可能一毛都沒有。」當時失業率是史上最高的6%,台灣的產業沒有競爭力,只能依靠廉價代工,聯發科的營收只有現在的1/5,台積電只有1/8,當時放眼望去,同齡中幾乎沒有任何成功的人,社會上最好的職業叫公務員,每年有70萬人參加國家考試,比現在的兩倍還多。

經濟上的黯淡,使當年我們的生活,幾乎就是在抗爭跟籌備抗爭間度過,民眾黨總統大選的口號「把國家還給人民」,我們2013年就常掛在嘴邊。那是一段痛苦的年輕歲月,但也因為這樣,我們在街頭學會了第五權、無罪推定、程序正義的重要性,也從自己的付出中,體會到自己願意當一個台灣人的堅定意志。

以昌為鏡,莫再信學社運明星

而黃國昌就莫約在那個時期出現在我們面前,當時涉世未深的我們,以為黃國昌跟我們一樣是對台灣的現況感到挫折而投入改善社會的工程,我們多把他當成老師、偶像甚至是真理的化身,即使他一直都不是一個善於傾聽、而是喜歡掌握決策權力的人。

我們當中,有些人在佔領立法院時就看穿了他的權力慾不屑與他為伍,有些人是在他私會馬英九總統府副秘書長時發現不對勁,有些人則在他沒收不同意見團體文宣時醒了,但更多人,要等到他成為時代力量立委及黨主席,掌握更大權力時,才逐漸發現他最在乎的一直都不是程序正義、不是媒體壟斷、不是中國侵略更不是國會改革,其實我們認識的黃國昌,跟現在的黃國昌沒有兩樣,從社運圈、時代力量到他在民眾黨與國民黨合流試圖謀求一個新北市長提名的位置,他在乎的,一直都只是自己有沒有表現的舞台。

圖片來源:施逸翔提供

在青島東路聽年輕人們輪番上台短講,他們的憤怒與不羈,都把我過去那股對新世代的擔憂一掃而空,也許他們在成長時少了轟轟烈烈的大型社會運動,但見過柯文哲與黃國昌的一路崩壞,他們對人性肯定有更深刻的理解,不會重蹈我們的覆轍,把希望寄託在某些街頭的社運明星身上。一位年輕朋友昨日穿在身上的標語,也許正是這個新世代守護台灣的最好總結:「這裡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作者為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長期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哲學及母語推廣等工作。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