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會亂象有感:選民得到他們應得的政府

Phil Smith
942 人閱讀

在政治紛亂或社會動盪時期,人們經常引用「選民得到他們應得的政府」這個名言。這句話的出處有多種說法,通常認為是出自 18 世紀法國保守派哲學家和外交家約瑟夫.德.梅斯特(Joseph de Maistre,1753-1821)或是美國第三任總統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鑑於他們幾乎完全是同一個年代的人,很難說到底是誰抄襲誰。

選擇國民黨就是在為中國統一而努力

台灣大選後不久,國會發生的一切似乎驗證了這一點:如果選民希望與中國建立更密切的聯繫,他們的確得到了他們應得的政府。向中國傾斜的國民黨國會議員,在選後幾乎立即組團前往北京向中國磕頭,由此看來在民主的台灣,很多人希望最終接受中國的統治,不然他們為什麼要投票給這些人呢?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雖然無從得知證實,但不難猜測有些交易在那趟旅程中完成了,特別是那些人回來後立刻大膽、兇殘地破壞台灣的民主,奪取國會的專制權,並試圖削弱剛剛上任的民選總統。我想對這些人來說,驅逐民主而支持獨裁是合理的,因為種種跡象看來他們就是在為與中國統一而努力。

讓人費解的台灣選民之抉擇

然而這些選民同時也選擇了立場不同的總統,新任總統在就職典禮上呼籲中國停止威脅,並接受台灣民主的存在。從一個外人的角度來看,讓親中勢力主導國會卻又選出民進黨總統,這實在有點令人費解。

對「改變」的渴望是一種強烈的情感,很難與另一種強烈的人類情感調和,也就是對「穩定」和「確定」的渴望。兩者都可能導致明顯非理性的行為,此時世代問題就會出現。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不少台灣年輕人湧向民眾黨,而年長的人傾向與他們一起長大、熟悉的國民黨。

在民眾黨分裂國民黨選票之前,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民進黨是前進的選擇,而死忠國民黨支持者逐漸老去,人口結構改變當然也是削弱國民黨選民基礎的原因之一。對改變的渴望的確讓國民黨稍微傾斜了一點,但我們現在處於一個在「哈巴狗」民眾黨的幫助下,國民黨強行推行親華政策、民進黨極力反對的時期。

軍演、立委訪華決定藍白立委的蠻橫行事

在我看來,中國決定本週四、五在台灣周圍舉行軍演,強化了國民黨組團訪華是為了達成某種交易的想法。因為就在軍演的同時,本週第二次大型民主抗議活動正在立法院外舉行。這筆交易是什麼?參與交易的人將如何受益?為什麼中國在大規模抗議的前一天宣布環台軍演?這一切都太巧了。所幸本週有數萬人聚集在國會外抗議國民黨和民眾黨強行立法的行動,人們的情緒正在高漲。

如果你投票給國民黨或民眾黨,可以公平地假設你支持他們目前的行動,對議會目前發生的事情不應感到驚訝,而且你個人支持與中國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但不論絕大多數投票給他們的人是否希望如此,他們得到了他們應得的政府。我希望這個結果對他們切身造成嚴重的影響時,他們不會太失望。

令人遺憾的是,沒有選擇他們的人以少數之差,也得到了一樣的政府。

叛徒與被選民唾棄者竟擁大權

許多人認為他們微不足道的「一票」對大局沒有什麼影響,因此他們或者根本不投票,或者不看新聞不關心政治,或者相信那些帶有偏見的媒體和說謊的政客, 但投票給錯誤的人肯定會給你帶來麻煩。這是可悲的,而且很大程度上這就是你現在在台灣立法院看到的情形:毫無道德指南針的叛徒以及被選民拒絕和被趕下台的政客,他們現在奇蹟般地掌握了權力。即使曾經被定罪判刑,也可以是掌握權力的國會議員。

那麼台灣選民是否完全搞砸了?那倒也不見得,因為這種事情經常發生,而且幸運的是,大多數民主制度可以在幾年後將不適任的政黨驅逐出局來彌補損害。在民主國家法律可以修改,而且在兩次選舉之間,很少有足夠的時間做一些無法推翻的事情,所以選民有安全網。

不同的是台灣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中國,因此大多數民主國家擁有的安全網,在台灣要脆弱得多。如果目前這群試圖破壞國會程序的不正常人能夠做出改變,讓中國在台灣國會站穩腳跟,這將會是極其糟糕的消息。

所謂改變是傾向中國,知否?

你以為你只是選擇了改變,殊不知也選擇了傾向中國。台灣面對這個壓倒性的因素,也就是虎視眈眈的中國,在其他國家並不存在。

再回到「改變」,沒有哪個政黨是完美的,因此為了改變而投票也不見得是莫大的風險,不過我會質疑一些民眾黨選民的動機,因為他們似乎只是因為「古怪而有趣」而喜歡他們的黨主席,但這並不是支持政黨的好理由。

這位前市長似乎因為在總統選舉中毫無成績而被中國拋棄了,可以預見的是民眾黨將逐漸衰落,因此也不難猜測中國立刻在台灣的政治舞台上,安插新的傀儡來支持他們的事業。

我們都知道選民被媒體或政客欺騙而選擇了不誠實的政客,一定會造成傷害,至於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改正錯誤或是彌補,沒人知道,接下來的例子照例是我出生的英國。

英國人已高度後悔脫歐

英國執政的保守黨在時任領導人強生(Boris Johnson)承諾「完成脫歐」的基礎上,在2019年贏得壓倒性勝利並獲得議會多數席位,然而承諾脫歐會帶來許多好處畢竟只是謊言,因此對那些當年接受謊言的選民來說,英國脫歐後的荒涼景象令人非常失望。從2022年以來的調查顯示,後悔脫歐的比例一直在50%以上,就是最明顯的證明。

這就是為什麼不到五年的時間,執政的保守黨落後反對黨工黨 20 個百分點,現在甚至可以確定他們在今年的大選中將面臨重大挫敗。甚至有專家預測保守黨將淪為第三大黨,結束幾十年來大致由兩黨輪替的局面。7月4日的選舉結果,對保守黨來說將是一場災難。

如果執政,工黨政府可能會開始努力翻轉保守黨所做的大部分事情,特別是在英國脫歐方面。我的預測是,他們將重建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嘗試解決其他嚴重問題,例如醫療服務、教育、監獄、基礎設施等。

我無意繼續討論英國其他嚴重的社會、經濟和資金問題,因為毫無疑問這些問題是無窮盡的。我要指出的是,一個單獨的議題就有可能迅速摧毀一個政黨,國民黨和民眾黨應該明智地牢記這一點,並在他們的小泡沫之外尋找一些線索,進行明智而深思熟慮的政府管理,而不是為了短期目的而採取兇殘和瘋狂的手段。

他們需要記住人民有最終決定權,他們當然沒有也不會,但要知道瘋狂行徑的保鮮期通常很短。正如美國前總統川普選後入侵國會山莊、隨後在美國發生的殺戮和數百人被捕所證明的那樣,瘋狂行徑終究會失敗。

類似的政府不一致、瘋狂和不連貫的問題,其他成熟民主也有,台灣並不孤單,我只希望台灣選民能夠向其他更成熟的民主學習,並注意到他們的錯誤。

然而就如同我常引用的「我們從來不會從歷史中學到教訓」,因此更不用說向其他人學習了。不過「選民會得到他們應得的政府」這句話,在下次投票之前,絕對值得好好想一想,因為台灣沒有太多時間和本錢後悔。

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三十年,從歐洲總部外派亞洲後就不再離開,曾任亞洲金融總編,南太平洋總編,南亞總編,北亞總編。退休後的台灣女婿目前旅居八里左岸,對台灣民主充滿興趣,希望能夠提供旁觀者的看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