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實質審查被架空,群起反抗就是義務

廖郁賢
401 人閱讀

中國國民黨與台灣民眾黨近期攜手提出「國會改革」系列草案,但從提出、審查、二讀全程都充滿爭議,引起民眾反對浪潮,萬人上街頭的情景再度歷史重演,一個月領二十萬的六十二席絕對多數,請認真上班,這就是民意。

威權壟斷心態不改的中國國民黨

距離太陽花整整十年,群眾再度包圍立法院,院內立委也大打出手,甚至出現腦震盪、骨折的負傷,人民沒想過,被全世界關注的那份憤慨、驚嚇與不安,現在需要再面對一次。身為青澀的民主國家,國家內政被立院第一大黨為所欲為,更別提其在歷史上便是讓台灣與民主背道而馳、進入戒嚴使人民陷於恐懼,至今未彌補完傷痛的元兇,仍享受著過去「威權紅利」的國民黨體系,不僅無悔改,還仗著「本錢」夠厚而為了利益殺紅眼。

那究竟所謂國會改革包含哪些草案,而草案的內容及範圍會影響什麼?先從「國會五法」五法開始,這之中改變最大的是《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本次被批「黑箱」的主角,這條法律是為了在立法院這個組織中能更明確的規範各個角色需要負責、履行的義務及方式,和《立法委員行為法》同樣是根據《立法院組織法》的脈絡訂定的。而這次提出修正草案的還有《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辦法》,還有因應一系列懲處修法的《刑法》。

《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辦法》及《立法委員行為法》修法較無爭議,前者僅為明確規範立院正副院長選舉時間及需記名投票,算是將不同黨派之間程序上在法案表決原有的默契直接以法條明定。《立法委員行為法》則是新增規範立院內對於性別歧視、性騷擾的規範,為民進黨所提出的修法。

黃國昌口說的「最高機密」完全打臉十年前目己

但說到職權行使法,目前國眾兩黨提出的最新版本可說除了他們黨團內部是「無人可知」。白營總召、前太陽花戰神黃國昌甚至在送入院會前兩日被直擊正在與藍營通話討論再修正條文,隔日採訪時還聲稱「最高機密」,是哪層級機密會危害到國家安全,連人民想了解觸法標準的權利都能被剝奪呢?雖說在立院網站上可以搜尋到多個版本,但藍白兩黨在正式二讀時「突襲」所遞出的再修正動議與網站上能看見的大有出入。

抗爭運動中無處不在的咒罵黃國昌圖象。圖片來源:蔡其達攝

再修正動議在以往只會是修正字、句或錯誤的標點符號,以潤飾為主要功能,不會讓法案的本質被改變。但藍白將新版修正條文視為「最高機密」的同時,用再修正動議非正式草案為由,認為不需公告該版本於院會公開資料網站,就連正式表決都是在當天晚上才提供在場立委紙本正式文件,完全沒有緩衝時間,直接被國民黨送到表決,如果沒有問題為什麼需要偷渡?看來在國眾兩黨眼中,不只中華民國護照多國免簽方便,連中華民國法案都要一起「快速通關」。

在一個新法條中,人、事、時、地、物的條件都格外重要,光是一個名詞的改變,適用群眾可能完全不同。然而我們國昌戰神居然能在表決前兩天還被拍攝到仍在「釐清」法條,甚至在二讀前一晚才正式確定全案條文。國民黨所提出的「國會改革」系列草案眾多版本從入委員會到二讀之間,只經歷了短短四十六天,比起過去如服貿、年改、同婚等「爭議法案」更倉卒。

應該被認真檢視、討論及修改,影響中華民國民意代表權力的法案,被塞到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都還來不及換季,人們莫名其妙被迫接受一個定義模糊的法案,連能保護個人隱私的但書都沒有,就有可能在未來因為「藐視國會」被開罰。而這些鬧劇的起源,可以說是國民黨成為國會最大黨之後為了彌補總統落選的缺憾走上「無限擴權」、罔顧人民權利與權力的道路。

無人知曉的「藐視國會罪」

既然說通過此法案會無法保護個人隱私,就必須提到「藐視國會」的範圍包含誰。從「最高機密」節錄,不管「政府機關、部隊、法人、團體或社會有關人士」都能被懲處。這代表「所有人」都有機會被送進立法院,「所有資訊」包含個人隱私都能被要求提供,除此外得在被要求繳交資料的五天內自生自滅想辦法把文件送到立法院。

如果無法達成這些條件,不管是拒絕繳交或是未繳交,都會被認為是在故意隱瞞資訊,立法院可以「罰緩」一萬到十萬。一次不交,立法院就再罰一次,罰到拿到資料前要開幾次隨立院開心。如果今天是公務人員犯了法?還可能再送去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直接變成「新造的人」。這種「球員兼裁判」的行為,沒有公正的第三方來決定標準,就算立委對資訊理解錯誤造成質詢的回答不明確,也可能被冠上罪名,更不用說質詢人有「引導」被質詢人的可能。以上法條甚至直接侵犯憲法,與大法官解釋五百八十五條對「國會聽證」罰則僅能罰緩的說法衝突。

實質內容有瑕疵,程序更是問題重重

「擋不住的國會改」除了法案內容,程序上也充滿瑕疵。從進委員會開始逐條討論時,國民黨籍主席就「保留」所有民進黨籍立委的意見發表。「保留」在日常口語使用習慣上,可能聽不出在問題,但在委員會逐條討論草案的議程中,「保留」就代表直接將正在討論的法條「保留」到黨團協商再處理。在國會改的《刑法》和《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修正草案中,國民黨或民眾黨的提案在「委員會通過條文或逕付二讀之提案」的欄位下,每一條都記錄了「保留,送院會處理」,直接將該條送出委員會。

而委員會中的民進黨眼看《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全修正草案就要被跳過討論,只好提出散會來延緩事態加劇,卻被國眾兩黨倚著人數優勢打回,結束後還開始造謠抹黑,聲稱民進黨是為刻意搗亂而惡意提散會。種種藍白十指緊扣密切合作的成果,加上後續黨團協商全無共識,這些草案就等於「保送」進立法院進行表決。

「委員會中心主義」被黃國昌自踩

草案表決過程的戲劇張力之外,提出草案的角色也娛樂性極高。今年正逢太陽花學運十年,但當時佔領立法院其中一員的倡議者黃委員國昌如今卻能被自己過去的發言狠狠打臉。當初的黃從中研院踏出腳步一路參加社運獲得聲量,二零一六剛正式踏入立法院,他曾自述對於國會改革的主張,應是「委員會中心主義」,要在委員會中進行「細緻的討論」來整合法條之間不同的立場。還補充如條文「保留超過三分之一」就不適合交給院會,需要在委員會中繼續審議。沒想到國昌老師經過十年,成為十年前自己的最大反對者。過去叼著菸在立法院的某黃姓委員,現在同樣在立法院內,同樣用桌椅阻擋大門,門外的人卻是同樣由民意選擇的民進黨立委。

反立院擴權人群。圖片來源:蔡其達攝

傅崐萁志得意滿、囂張至極

國民黨的傅總召倒是悠哉,在預計五月二十三日繼續審議國會改革法案前一日就開始「夜排」,只為了佔得五月二十四號法案審議優先順序。見他燦笑著面對鏡頭,老神在在的樣子充滿自信。身為國民黨國會改革法案提案者,眼下還有另一組兩兆的「花東改」系列草案在手中等著進入院會,如用相同的「組合技」通過,也是能一路順暢不用擔憂,難怪可以如此從容。

兩位黨團的大家長提出驚動外媒和國際學者的草案,連《時代雜誌》都直接寫出「親中立委」。國民黨經過豬內臟的洗禮,現在就算成為「暴躁民主國家」的一份子想必也是隔靴搔癢。中國國民黨即使成為在野黨,也不願放下威權時代的包袱,用橫行霸道的方式將法案強行通過,完全忽略立法院外的萬名民眾抗議。台灣民眾黨躲在國民黨背後為虎作倀,抱著國民黨的大腿想分一杯羹,與過去的自己做對也要成為利益之中的勝者。

這些「民意代表」的荒謬行徑可以證明,此時的台灣已沒有能夠政治冷感的餘裕,在一個連《刑法》都能被當「最高機密」遞入國會的年代,連罪名和判斷標準都無明確定義的情形下被送進監牢,新「刑法一百條」可能誕生。除此之外,我們的「好鄰居」也正在虎視眈眈著立院高層,試圖從高層影響人民進行統戰。我們當真要漠視在眼前發生的一切,任由權力操弄而手無縛雞之力嗎?

關注政治,便是關注生活,別讓華而不實的話術收割。藍白頂著正義的頭銜漠視人民,國民黨主席朱立倫還能說出「以街頭壓制國會時代已經過去」來合理化立院中的立委忽視場外十萬人的抗議。國會改革並不是問題,被包裝在其中的濫權及黑箱才是真正的問題。不一定需要狂熱般瘋狂,但面對威脅仍不知不覺,只會讓台灣尚未成熟的民主消失得不明不白。

反立院擴權人群的空拍鳥瞰美景。圖片來源:蔡其達攝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地方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