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客會來買台灣花蓮西瓜嗎?傅委員沒想清楚但全世界已明白的事

陳詩寧
2.5K 人閱讀

2024年花蓮地震造成18人死亡,花蓮市及吉安鄉數棟大樓仍未拆除完畢,太魯閣風景區等待重建中。雖然遊客已經慢慢恢復,但一早的七星潭海邊,依然安靜的像無人海灘,市區東大門紅字招牌「各省一條街」,門口停的不是遊覽車,而是裝滿當季盛產大西瓜的貨車。

花蓮東大門,陳詩寧攝影

面對25年來最大地震,當地唯一一席立委,前妻正在擔任縣長,新職是國會最大黨總召的傅委員,在災情滾燙中帶團出訪中國,臨行前說要帶來遊客,行銷農產品,更要推動兩岸和平。

為何花蓮地震,中國開放的是馬祖旅遊?

既然傅委員執意如此,相信很多人在行事曆記上他的歸期,督促前縣長aka現立委好好交流帶回豐碩禮物。

傅委員有很多「大陸」朋友,我不懷疑,在兩岸交流最熱絡的時候,因台幹工作需要,我也曾經陪同「大陸」領導朋友,前往他當時的縣長官邸旁小廚房作客。他是親切的好主人,酒到酣處高歌一曲,賓主盡歡。

但這一次得到的禮物卻有點令人失望,浩蕩一行16人國家要員,對方僅表示願意向花蓮地震災區捐贈組合屋,且宣布開放福建民眾赴馬祖旅遊。為何花蓮地震,開放的是去馬祖旅遊,中國人的邏輯實在令人費解。

我不禁為傅委員覺得不值,多少場小飯桌上炙熱交誼難道舊情不在,傅委員當年的朋友去哪裡了呢,隨便一個省派人來就可以塞爆花蓮。只是,他們還在位置上嗎?無論在北京還是在花蓮,還能夠像以前一樣開心重聚嗎?各自有難言之隱也未可知。

慢台東發展不錯,為何需要快花蓮?

傅委員回來以後,也許因為要洗刷訕笑,加速推動「花東三法」:花東快速道路、環島高鐵、國道6號延駛花蓮,都是以促進花蓮更快對外聯絡交通為初衷,雖然預算所費不貲有掏空國庫的嫌疑,也並非不是不能討論的公共政策。

不過,花蓮問題真的是因為太遠又太慢嗎?往南看更偏遠同黨執政的台東,台東近年觀光發展成效斐然,無論是2011年第一次舉辦的熱氣球嘉年華,還是2017年開始舉辦的台東慢食節,都吸引了大批觀光人潮。更不要說由民間長期耕耘的池上,已成為民宿大縣。觀光產業影響所及甚至擴展到以前人跡罕至的南迴鄉鎮,本屆台東新任立委由人口不到6000人的大武鄉年輕鄉長初試啼聲即當選,就是最好的佐證。

如果嫌台東不夠看,也可以看看花蓮自己的小鎮鳳林。2014年鳳林由民間自主發動打敗了苗栗三義、台東池上等強勁對手,拔得頭籌成為台灣國際慢城組織會員,殊不知要成為慢城會員,必須經過71項資格審查,內容從醫療便利性、污水、光害程度、公園綠地覆蓋率、手工藝保存、使用在地食材的餐廳家數等,這正是花蓮自身吸引外來人口前來觀光旅遊、移民落腳的最大本錢。如果這不是特色,什麼才是特色?

穿過縱谷快速公路 是欲人往兜位去

可能不是很多人注意到,在國會熱烈爭論花東快速道路同時,原名台9線的花東縱谷公路安全景觀大道計畫,已經進行數年且持續在發包中。

不過,由前交通部長賀陳旦提出的安全景觀大道設計,在拓寬道路同時,本意並不是希望成為一條快速道路,反而在各鄉鎮節點設立專屬景觀,希望讓用路人行經台9線時,不再只是匆匆的過客,而透過引導深入沿途鄉鎮景點。

這條雙向各提供二快、一慢車道及人行/自行車道的新馬路,由於大家放心縱馳,有些路段已經不能讓人放心過馬路,擔心一旦有事故後果嚴重。

無論你是不是自行車愛好者,都可以一起來想想,已經發展成全球知名自行車道的台九線,真的要成為一條行人無法輕易跨越、旅人難以掉頭來回欣賞縱谷風景的快速道路?各鄉鎮的在地旅遊業者,會希望旅人油門輕踩咻一下衝過去,讓各地消費景點過門不入?

中國高鐵產能過剩 助長全世界高鐵化迷思

至於環島高鐵提議也不是新鮮事,民進黨在完全執政期間通過延長高鐵到屏東與宜蘭,已經讓原來高鐵系統窒礙難行,傅委員想推動的環台高鐵計畫,只不過是讓台灣人的高鐵迷思雪上加霜,這背後的壞榜樣就是中國。

中國高鐵自2008年發展截至2023年底總距離超過4.4萬公里,超過全世界其他高鐵總和,在中共高鐵推動者眼中,高鐵就是中央政權管治延伸手臂與房地產開發所在。依靠高鐵所產生的工程、軌道、零件、車廂產業,已經成為中國的重要國營事業,隨著國內擴張版圖將盡而尾大不掉。常說中國一帶一路要用高鐵擴張全球勢力,但中國高鐵產能過剩助長了中國陷入一帶一路的坑,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更諷刺呢?

搭中國高鐵最令人驚異之處,在路網緊湊的東南沿海,各站之間房地產連綿,能夠看到綠色田野間隔不到30秒,連成一片的人工風景,讓傳說中的江南美景早已不在。在少子化的命定趨勢下,這些高樓在短短十幾年間成為房地產崩盤元兇,引發中國經濟衰退並不令人意外。

面對中國的產能過剩和消費力下降,即使打通了中央山脈 ,「大陸」客也不會來花蓮買西瓜,這恐怕傅委員沒想清楚但全世界已明白的事。尤其如果是中國要推銷他們生產的東西,來交換我們不能放棄的自由生活,這就是全世界最不划算的買賣了。

缺乏企業與公民團體投入 花蓮猶如孤島

至於我不明白的是,傅委員與徐縣長面對25年台灣最大地震,既然沒有號召企業家前往投資,也沒有鼓勵公民團體投入救災地方創生,莫非花蓮是傅委員的私家財產,旁人不得過問。比較當年九二一大地震台灣不論公私與非營利部門,為中部地區帶來許多發展新契機,花蓮整整十六年在傅氏夫妻手下經營的弊病不言而喻。

但花蓮並非私產,百年前的殖民者已經將太魯閣視為台灣的優勝美地,百年後的花蓮還是我們子孫的美麗家園。面對思慮不周的執政者和無法輪替的現狀,也許只能無奈借用葉慈的詩句,「我把我的夢鋪在你腳下,踩輕一點,因為你踩著我的夢上。」

作者為二十年來企業創作二刀流,去哪裡始終不忘記者和企業人的雙重身分。從外派中國到矽谷分公司,由太平洋東西兩岸回望台灣,文化與生態如珍寶發光,傳產和數位經濟並列爭輝,正在寫作新書《末代台幹》。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