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危機感出來了,團結對抗中共代理人

李志銘
682 人閱讀

回顧台灣近代整個民主化過程,舉凡自1990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的「野百合學運」、2013年洪仲丘事件引發的白衫軍運動、2014年反服貿黑箱的「太陽花學運」、2019年「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大遊行,乃至2024年524反國會擴權、黑箱審查法案的「青鳥行動」,其中幾乎所有妨礙改革的保守阻力都來自中國國民黨,這段期間當然還包含了中共持續不斷的文攻武嚇及在國際上的打壓。

遺憾的是,在(2016年)馬英九政府下台後,當全世界都跟你說中共是敵人的時候,唯有國民黨明顯從過去的「反共」轉變為「親共」,並與極權中共控制的官媒風向及立場趨於一致,甚至和對岸「同聲一氣」不斷威嚇台灣人民,漸漸與民主世界的價值觀形成對立。

據我所知,這次大選有不少民眾為了政黨平衡、避免一黨獨大,於是採取「分裂投票」:也就是說總統票投民進黨,政黨票及區域立委票則是投給了國民黨或民眾黨,至於那些總統票投給柯的年輕小草其實也都是對台灣未來的民主政治有所寄望。沒想到國民黨在立法院取得多數(席位)權力、乃至於該黨總召傅崐萁不顧花蓮震災,執意帶立委團去中國「進京面聖」回來之後,隨即以黑箱闖關強推「藐視國會罪」等國會擴權法案,甚至還嗆聲:改革的目的是要讓民進黨「找不到任何內閣官員」!

種種倒行逆施的行徑,儼然印證了中研院學者吳叡人5月24、28兩天在立法院外的街頭演講所陳述:北京的焦慮、國民黨對久違已久的權力的饑渴,還有新興民粹政客的野心,三者醜陋的慾望,共同交織出了這一齣一邊演一邊寫的劇本的立法權政變的爛戲醜劇。

諷黃國昌標語。圖片來源:蔡其達攝

與此同時,再加上本地媒體不斷廣傳袁紅冰日前披露中共今年2月早已預言要「全面搞亂滲透台灣,戰場就在立法院」的報導文章,無疑也更加深了過去有不少缺乏「敵我意識」的台灣人、這次終於也能直接感受到一股切身的「危機感」,才因此激起十萬人在5月24這天走上街頭抗爭的強烈意志。

524空拍圖,蔡其達攝

「去核心化」的街頭民主教室,遍地開花的公民肥皂箱

相較於十年前的318「太陽花學運」,十年後的521、524、528「青鳥行動」毋寧更像是進化版的「太陽花2.0」。舉例來說,十年前那些曾經參與「太陽花」佔領立法院的大學生和高中生們,後來都已經長大成為中年上班族或學校老師,如今卻又再度回到了街上,不僅跟許多新生代的年輕人一同遊行抗爭,同時也因為這些「中生代」參與者本身經濟能力的成長,以至於紛紛出現了過去「太陽花時代」前所未見─能夠提供相關物資、交通費、住宿費用等後勤支援的「課金組」角色,讓那些經濟條件較為匱乏的年輕人或是中南部的青年學子也能來台北參加陳抗表達立場。

青鳥行動符號。圖片來源:網路

另外,或許是受到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採取「Be Water」策略及核心精神所影響(如水聚散,意指不被形式所拘,要像水一樣流動,既柔軟又剛強,既能適應萬物,又能匯聚為強大的力量),這次「青鳥行動」亦不再有明顯的某個學運明星或社會菁英出來作為領頭代表,而是更具有一種「去核心化」、「人人平等」、「不分你我」共同參與的庶民特質,比如有許多民眾便曾在現場看到網紅名人鄭家純低調地出現在人群中協助人流管制,甚至等到大家慢慢散場後一個人默默地幫忙收拾椅子。

除青島東路以外,其他鄰近中山南路和濟南路各地皆設有多處「公民肥皂箱」,任何一個民眾都可以上台抒發己見,台下幾個朋友圍成一圈席地而坐就可以開始彼此討論。現場不僅有高中生以生澀的口吻念著手中的講稿,也有初次上街頭的大學生靦腆地講述自己為什麼要來現場,若是走累了、口渴了就到附近的濟南教會喝水吃粥休息一番。舉目所見,整個街道就像是一個大型民主教室,彷彿有種「遍地開花」的嘉年華氛圍,接近傍晚時甚至還能看到台灣早期(80年代)黨外街頭運動時期著名的「民主戰車」重現江湖!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無論是521、524或528的抗議現場,都能明顯感受到大多數民眾對於「背骨仔」黃國昌的一股強烈憤怒!簡直成了全台灣「仇恨值最高」的政治人物,街頭上幾乎隨處可見民眾各種痛罵、嘲諷黃國昌的標語手板及宣傳海報,不僅立法院外眾聲怒斥「黃國昌偽君子」、「花蓮王的『萁娃娃』」,亦有民眾製作舉牌「豬哥亮沒有死,死的是2014的黃國昌」,旁邊一個大概十歲的小朋友拿著手板標語「我有欠你嗎?」(黃國昌的口頭禪),還有人在街上到處散發他的「遺照」,現場一堆流動小型靈堂,前面貼著「昌容宛在」、「國會垃圾」、「敬悼國會最噁爛的臉龐」等紙條。

痛斥黃國昌的《蔥師表》。圖片來源:蔡其達攝

網路上則是迅速瘋傳公民自製的「蔥師表」大酸黃國昌!舉凡歌劇、佛經、聖歌、布袋戲配音、搖滾、鋼琴等各種版本不斷推陳出新,另也有花蓮民眾自編「傅王賦」怒批傅崑萁,意外掀起了全民二創風潮。

危機便是轉機:持續堅持的「民主防衛戰」與公民運動

當你走上街頭,赫然發覺每個人似乎都變成了文案高手,在國家有難時,發揮無限智慧與創意來表達抗議,吶喊出內心的悲憤及不滿。這段期間,雖然是讓許多台灣人感到憤怒的時刻,卻也是最療癒的時刻。

台灣的民主不是天下掉下來的,是每一世代勇敢的台灣人爭取來的!

從解嚴前到現在,台灣人已經在街上捍衛自由民主快40年了,須知這一切成果皆來之不易。如今面臨中共惡鄰長期不斷透過武力威脅,以及「國共滲透台灣,藍白裡應外合」之下,若想要擁有獨立自主的生活,就必須有一代又一代的人民願意勇敢站出來反抗。

儘管全台灣各地都有抗議、立院前面集結數十萬人,同時還有30名來自各國的專家學者在美國著名的《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發表連署信,以「國際學者對台灣的立法改革敲響警鐘」(International Scholars Sound the Alarm Over Legislative Reforms Proposed in Taiwan)為標題,反對台灣在野黨強行通過「國會改革法案」。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在國眾兩黨完全無視於民意的強制動員下,這樁違反民主程序、侵害人民權力的「國會擴權法案」終究還是在528這天全案表決(三讀)通過了。

現今抗爭尚未結束,接下來的「民主防衛戰」還有很多仗要打。星星之火,燎灼於島嶼各處。此後的應對之道,即是由台灣社會的公民力量開始嘗試推動各種多元化、彈性化的長期抗爭模式和重點議題,比如行政權覆議、大法官釋憲、公投複決、罷免立委等,設法讓「青鳥行動」的社會能量能夠延續至年底可以進行罷免立委的時間點。

每當感到絕望和困頓的時候,腦海中總是不禁想起了早年那些黨外民主前輩經常傳唱的台灣民謠《補破網》:「今日若將這來放,是永遠無希望,為著前途弄破網,找傢私補破網」,說到激動處、「公民肥皂箱」講台上的吳叡人忍不住哽咽道出香港2019年反送中運動抗爭名言:「不是因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有希望」。

作者為作家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