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納悶的清大畢業演講

孟買春秋
49.9K 人閱讀

在最近政治事件紛紛擾擾之中,有一條不大不小的非政治消息,說學術不是學術,說影劇也算不上影劇:半個世紀前的愛情文藝電影巨星林青霞,受邀到國立清華大學向畢業生演講。

原來林青霞與清大校長頗有私誼

各行各業人士,包括演藝界,受邀發表演講不足為奇,吸引我注意的是媒體刊載了清大校長高為元與林青霞輕鬆的生活照。好奇找了一下校長的社群媒體,兩人顯然頗有私交。

照片中高為元和林青霞在清華校園談笑風生,十歲就離開台灣的校長以英文名字 Brigitte 稱呼這位當年迷倒眾生、叱吒風雲的首席女星,這也可以理解,畢竟他受的教育英文多過中文。在台灣知道林青霞英文名字的人不多,直呼 Brigitte 交情應該不錯。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高為元對台灣媒體透露,自己在香港大學擔任副校長時,認識了成為港大榮譽博士的林青霞,並成為了好友。再找一下香港媒體,原來林青霞和在香港大學任教的校長夫人黃心村因為同住香港,或許也因港大榮譽博士的緣故,成為每週到香港山頂行山的摯友。

高為元表示他發現林青霞雖然集結美貌、財富於一身,但演藝事業和人生過程中,都經歷許多外人看不到的艱辛與挫折,能帶給許多畢業生人生的啟示,因此親自邀請她至清大畢業典禮致詞。

這就令人費解了,林青霞的演藝事業分明從第一部電影開始爆紅就一帆風順,至於「艱辛與挫折」各行各業都有,她經歷過什麼風風雨雨,能夠啟發激勵清大畢業生?

林青霞的演藝人生似頗順遂,何曾失落?

林青霞拍過上百部電影,在演藝界有一席之地無庸置疑,然而她最讓人熟知的是當年和兩位著名男星的三角戀情後,忽然與香港富商結婚定居香港過著貴婦生活。接著她發現了寫作的興趣,開始與一些台灣文人交往甚至得到肯定。這些經歷,除了沒有上大學的遺憾,忙碌的演藝圈讓她感覺迷失,實在難以看出有何激勵人心之處。

林青霞曾經自述:「我何德何能總是跟龍應台、白先勇和金聖華並列在一排,不是因為我寫得好,也不是因為我們是好友,恰巧我們在港、台、大陸都是相同的出版社發行。」這種自謙的敘述多少也有幾分自豪,希望校長不是認為她的確在文壇成就非凡,因此邀請她穿著博士服給畢業生啟發。

我不認為去清大畢業典禮致詞,林青霞有什麼問題,就算演講中沒說出什麼有意義的話也不能怪她。這就像統一發票中大獎了,不必懷疑自己為什麼有那個運氣,去領就是了。有人邀請她到清大演講,她沒有理由拒絕,畢竟那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更何況她的演講就算平淡無奇,至少中規中矩四平八穩無差錯。

只是如果要對頂尖大學畢業生發表這種演講,恐怕可以受邀的人隊伍會很長,而且各個都能說得精彩啟發眾人。

問題在於邀請者以私濟公

因此有問題的是邀請者,可能覺得認識林青霞能請到她致詞很得意吧?至於她能說出什麼,或許不是邀請者的出發點。邀請者口中她經歷的「風風雨雨」,難道是情感不順後嫁入豪門,然後因為出版社的關係,可以和龍應台、白先勇在誠品書架上並列?

在清大畢業典禮上的致詞,林青霞的開場是「校長,校長夫人,副校長,各位嘉賓,各位同學大家好」,演講中除了演藝經歷,她提及疫情後「和高為元校長夫人黃心村教授,第一次相約去香港山頂行山時」,共撐一把小雨傘走過風雨,互相鼓勵的往事。看來校長夫人簡直就是除了林青霞以外,在清大畢業典禮上的主角了。

致詞最後她不忘與校長夫人再度惺惺相惜:「在這三年裡我出版了兩本書,《鏡前鏡後》和《青霞小品》,《鏡前鏡後》獲得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的散文組推薦獎。心村出版了《緣起香港一一張愛玲的異鄉和世界》,激起了很大的反響。我們深深的感受到在逆境中開出花朶的喜悅。」什麼逆境?

林青霞和清大校長夫婦是摯友不是問題,但不關清大畢業生的事。如果她的經歷能給人啟發,來自哪個行業有沒有上大學不是問題。她的政治傾向偏藍偏綠,或是連投票不能亮票、選票上不是蓋私章的常識也沒有更不是問題。問題是這種裙帶關係,毫不掩飾出現在最高學府。

拍過上百部電影是一種成就,就像開了幾十年的早餐店煎過上萬個蛋餅也是成就,但成就必須有不同於一般人的社會意義,才有資格去啟發眾人。住在香港的林青霞十分快樂,她要學生跟她一樣快樂,我也能如是說,為什麼請她來說就不一樣?

不曾為香港的遭遇或是任何社會議題發聲是林青霞的選擇,作為一個個體沒有對錯,但是作為台灣數一數二的高等學府,清大畢業生演講來賓的選擇是什麼?因為是校長夫婦的好朋友,就可以來跟台灣頂尖的畢業生演講?演講者不同於人的成就是什麼?

校方彷彿暗指批評者是思想封建之輩

這場在我看來令人納悶的演講引起眾多討論之後,清華大學表示,校長10歲就離開台灣,求學過程中一直都是接受歐美教育,因此對於「行行出狀元」的想法根深蒂固。校方還表示,清大雖然以人文、理工出名,不過,仍認為各行各業都有傑出人才,一樣能給學生啟發。

這下子清大把對這場演講有意見的人,都打成思想老舊,看不起演藝行業的老古板了,彷彿接受西方教育的校長才知道行行出狀元這個道理。因為私人關係請來集美貌與財富於一身的演講者,做了一場一點也不精彩、甚至可以說是平庸的畢業致詞,怎麼還能站在高處暗指評論者思想老舊歧視特定行業?

畢業典禮後我再去看看校長的社群媒體,校長夫婦,林青霞,還有一名年輕人(應該是校長的兒子)四人開心在清華大學的大招牌前合照,林青霞和校長夫人十指緊握,校長寫下:「The world needs someone just like you. 謝謝青霞的分享。」

這個世界需要許多人,而清大校長認為這個世界需要的,正是像林青霞這樣的人。至於為什麼,就跟為什麼請她對清大畢業生演講一樣,我仍然覺得納悶。

作者在海外漂泊二十多年後,目前與同為路透社記者的英國丈夫,在八里左岸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希望兩人近半個世紀的國際新聞生涯,能提供些許真切看台灣的觀點。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