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真相的代價:從阿桑奇終於恢復自由說起

羅世宏
504 人閱讀

在失去人身自由長達十二年後,《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終於在6月24日重獲自由。阿桑奇在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協議後,已從倫敦登機踏上飛返澳洲的歸鄉路,沿途經曼谷、北馬里亞納群島。這位曾經藏身於厄瓜多大使館七年、並在倫敦的重刑犯監獄度過五年的揭密者,終於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氣。然而,阿桑奇案這個漫長而曲折的法律「奇案」,對於國際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影響,相當值得吾人深思。

《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阿桑奇案,是個「奇案」

阿桑奇因創立《維基解密》、揭露大量機密資訊而暴得大名。自2006年以來,該組織公開揭露大量的政府和企業機密文件,讓許多真相水落石出,卻也引發不少爭議。阿桑奇因為對外公開機密文件而面臨多國政府的壓力,特別是美國政府。這些資訊包括有關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秘密文件,其中不乏對美軍非常規行為的嚴重指控。美國政府指控阿桑奇陰謀取得並披露國防資訊,認為這些洩密行為危及了許多人的生命安全。

阿桑奇案顯示美國政府對揭露其不當或不法之秘密行為的惱怒,因此有意想藉阿桑奇案來達到殺一儆百的寒蟬效應。美國政府指控阿桑奇涉及間諜活動和不當使用機密資料,這些指控引起調查記者可能面臨的法律風險的憂懼。阿桑奇被指控違反美國《1917年間諜法》(Espionage Act of 1917),該法旨在防止情報洩露,但將其套用在記者身上引起廣泛爭議。這一事件提醒我們,新聞自由不僅是發布資訊的權利,更需保障記者能夠不受恐嚇和報復地執行調查報導任務。

此案原先在歐巴馬總統任內撤銷控訴,但在川普總統上台後又重新提出司法追訴和引渡請求,並在拜登總統任內持續進行要求英國引渡阿桑奇至美國受審的司法程序。如果他被引渡至美國受審,無疑是對國際言論與新聞自由的一大打擊,因為這等於是宣告未來所有媒體與記者的調查報導都可能被這個或那個國家用所謂的「間諜罪」論處。

自2012年以來,為了避免被引渡至美國,他藏身於倫敦的厄瓜多大使館。2019年瑞典撤銷對他的性侵指控,但英國警方以他未能遵從引渡命令為由而將其逮捕並監禁。

阿桑奇的辯護團隊和支持者長期以來堅持認為,此案具有明顯的政治動機。特別是,川普執政期間對他的起訴更被認為是一種對新聞自由的打擊。在英國法院審理阿桑奇引渡案期間,國際上不乏呼籲美國即刻撤訴的聲音。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先前國際媒體的報導,美國拜登政府曾考慮來自澳洲政府的請求,釋出考慮與阿桑奇達成認罪協議的善意,以結束此一糾結多年的司法引渡案。

6月25日阿桑奇獲釋的消息,意味著這個善意已經得到落實。根據報導,阿桑奇已經和美國司法部達成協議,他將對一項違反美國《間諜法》的指控「認罪」,並以他在英國監獄的服刑時間「抵免」在美國服刑的處罰。此一認罪協議,於6月26日在屬於美國領地的北馬里亞納群島聯邦法院獲得最終確定。對於阿桑奇來說,這意味著他可以在家人和朋友陪伴下,從此恢復自由身了。

阿桑奇妻子斯黛拉在接受BBC訪問時表示,兩個孩子還不知道父親即將回家,這個好消息將是一個「大驚喜」。她強調,最重要的是阿桑奇能夠重獲健康,回到正常生活狀態。

然而,阿桑奇的自由並非毫無代價。根據《Common Dreams》報導,雖然他重獲自由,但必須向澳洲政府支付50萬美元的包機費用。許多支持者認為,這一協議象徵性地確認洩漏政府機密資訊屬於犯罪行為,這對未來致力於挖掘真相或調查政府不當行為的調查記者將構成潛在威脅。「基進行動」(RootsAction)即指出,阿桑奇受到政治迫害與司法追殺的案例凸顯一個事實:我們需要一個記者可以自由工作,而戰犯應該受到懲罰的世界,而不是相反。新聞自由基金會(Freedom of the Press Foundation)的倡議主任史登(Seth Stern)也指出,此一協議讓拜登政府將新聞調查工作「刑事罪化」,世界各地的威權政府可能因此「有樣學樣」,從而對言論與新聞自由構成長期威脅。

自由仍未成功,新聞仍須努力

阿桑奇獲釋的消息一出,已在全球引起廣泛迴響。澳洲綠黨領袖班德特(Adam Bandt)說這是新聞自由的一大勝利,但他也惋惜阿桑奇有十多年的生命被浪費,直指這是一種美國影響力過度擴張的結果。哥倫比亞總統裴卓(Gustavo Petro)已口頭邀請阿桑奇夫婦訪問哥倫比亞,願與阿桑奇共同為真正的自由而努力。

經過十二年的政治迫害與司法追殺,阿桑奇得以重新恢復自由,是近來國際上的一大好消息!此一案件的最終解決,不僅阿桑奇本人和他的家人如釋重負,也對全球新聞自由和揭露真相的權利帶來正面激勵。正如論者指出,阿桑奇的工作很重要,他的努力讓許多和平反戰的國際倡議組織有機會取得堅實證據,從而得以對抗「戰爭機器」。

在這個資訊可以被操縱、共識可以被製造的「後真相」時代,新聞自由和記者權利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阿桑奇犧牲十二年來的個人自由,意味著揭露真相往往必須付出代價。阿桑奇案也讓我們見證了政府權力與個人自由之間的緊張關係,有必要找到國家安全和新聞自由之間的平衡點。

無論如何,這個世界在任何時候都需要像阿桑奇這樣的勇者,因為言論與新聞不自由,國家也難有真正的安全可言,而且人民絕對有權利知道,他們的民選政府有把事情做對的時候,但也會有做錯事的時候,而這正是自由民主國家與那些「永遠不會錯」的威權或極權國家的區別。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