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場辯論後「換拜」聲浪四起

邱師儀
347 人閱讀

1984年尋求連任的共和黨總統雷根,遭遇挑戰者民主黨的孟岱爾(Walter F. Mondale),在電視辯論會上,來自巴爾的摩太陽報的提問人特魯希特(Henry Trewhitt)問到:你已經是美國歷史上最老的總統了(74歲),外傳你與孟岱爾交手時略顯疲態,我記得前總統甘迺迪在古巴飛彈危機時每天焚膏繼晷幾乎無法入睡,你覺得如果你遇到一樣的危機會有辦法應付嗎?

雷根沒讓年齡成為大選焦點

雷根回應:「我不會讓年齡成為這次競選的主題,因此我不會為了政治目的說我的對手孟岱爾(56歲)年輕又缺乏經驗呀。」語畢,連孟岱爾都笑了出來。雷根的機智與幽默一直是他的金字招牌,1984年的這場大選雷根以極度不成比例的選舉人票數(525 vs. 13)輾壓孟岱爾贏下總統寶座。最後,孟岱爾在2021年時離世是高齡93歲,而雷根在2004年離世同樣也是高齡93歲,上帝很公平的,不管你在生命哪一個階段接受重大考驗,不管接受考驗時腦筋清不清楚,都享有一樣的人生舞台使用年限。

美國社會不敬老也不仇老,年齡在職場上通常不會是個問題,除非真的因為高齡而無法視事到一個很嚴重的程度。40年後,這個被質疑年齡太大的總統候選人從共和黨變成民主黨,從神采奕奕的雷根變成有氣無力的拜登。這也是從雷根以來,第一次有年齡問題的總統大選,這場選舉與意識形態、議題立場、政黨分歧都無關,真的就是拜登太老了。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如果拜登連任成功,整個國家就需要共同面對他的健康風險。拜登的策士在第一場辯論之後面對民調下滑成為眾所矢的,這群策士原本希望拜登在辯論會中加深川普在選民心中「是民主威脅」的印象,可惜拜登幾乎無法就「一月六日火攻國會」或者「川普所涉及的民刑事案件」聚焦打擊。美國選民看到的,除了是拜登空洞的眼神與結巴的回應,還有感冒讓他的聲音虛弱無力。另一方面,川普對於拜登的人身攻擊相對克制,至少讓中間選民看到川普不會是那一個狂妄失控的前總統。

拜登仍有其優勢

然而,歷史證明要挑戰現任總統,幾乎不會成功,尤其要從黨內逼宮。拜登仍有幾項優勢:

第一,2020年大選時,已經有黨內菁英以其年紀為由質疑其適格性。但拜登韌性很強,關關難過關關過,不但收服了原本也反對他的賀錦麗擔任副手,也打敗了當時如日中天的川普,甚至挺過了川粉發動大規模拒絕大選結果與火燒美國國會的日子。又2022年的期中選舉,民主黨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也選得還可以。

第二、拜登的非裔支持度很高,拜登對於各種類別的自由派選民可以說是通吃。

第三、都已經選到這裡來了,如果此時陣前換將。只是坐實了川普對拜登的各項指控,讓川普漁翁得利而已。事實上,過去民主黨總統包括歐巴馬與柯林頓,在第一場辯論表現都不好,但後面卻越來越好。而且拜登今年三月的國情咨文講話鏗鏘有力,接下來的辯論仍有機會進步。

換拜聲浪四起,但止於表層

儘管如此,首場辯論會後,不管是自由派媒體,還是民主黨內開始出現一些「換拜」的聲音。由於拜登被一小撮的策士與家人團團包圍,外面的聲音進不去。又民主黨經過了黨務改革後讓黨的權力更為邊緣化、總統的權力更集中化,缺乏夠力的民主黨操盤者協調拜登要顧全大局。

目前敢出來呼籲拜登不要再連任的民主黨人,包括歐巴馬的前首席策士阿克塞爾羅(David Axelrod)與柯林頓幕僚卡維爾(James Carville),還有明尼蘇達州的眾議員菲利普斯(Dean Phillips),這些因為拜登年紀而反對拜登再連任的諤諤之士,在社群軟體上都遭到黨內圍剿,認為他們不忠誠。

但他們認為民主黨曾以「年輕」著名,而且民主黨在州與聯邦層級人才濟濟,有許多可以在2024年接班拜登的人選,包括肯塔基州長貝希爾(Andy Beshear)、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伊利諾伊州長普里茨克(JB Pritzker)、賓州州長喬夏皮羅(Josh Shapiro)和密州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傑弗瑞斯(Hakeem Jeffries)、交通部長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不然也還有副總統賀錦麗。

但這些都只是媒體紙上談兵,貼近拜登的選舉幕僚均斥為無稽之談。甚至有一個說法是,拜登當時任命賀錦麗擔任副手絕對是高招,因為拜登在任時健康絕對要撐著,否則就是副總統賀錦麗接任總統。又民主黨人也寧願拜登2024年繼續選,只要不是給賀錦麗接班就好,足見賀錦麗在民主黨內尤其是西岸自由派選民心中的形象了。

搖擺州民調不利拜登

就目前的民調來看(New York Times/Philadelphia Inquirer/Siena College polls),六個搖擺州(威州、賓州、亞利桑那、密州、喬治亞、內華達)中除了在威州拜登小贏川普兩個百分點,在其他州拜登全部輸川普五個百分點以上。美國特殊的選舉人制輸贏看的不是普選票多寡,而是看翻來覆去會定生死的搖擺州民調。

這禮拜不管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媒體,兜一圈就可以看出全部都在談換拜的可能性,也搶了川普司法案件後續的風采。現階段川普幾乎不用發出太多聲音,只要看拜登笑話即可。就在截稿之際,傳出拜登家族把辯論失利的挫敗歸咎為辯論團隊的疏忽,福斯電視台甚至還說拜登的腦袋只在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之間管用,而首場辯論會的時間舉辦的太晚了。

過去政治科學研究總統大選辯論會,改變不了什麼選民的投票意向,儘管如此,從輿情來看,拜登現在需要力抗的,是那個老態龍鍾的自己,至少到第二場辯論會之前,對手都不會是川普。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留言評論
邱師儀
Latest posts by 邱師儀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