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工黨大勝,保守黨兵敗如山倒

Phil Smith
868 人閱讀

「對政治來說,一週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是英國前首相威爾遜(Harold Wilson)的名言,他二度擔任英國首相,第一次是1964年至1970年,另一次是1974年至1976年。

這是他在一次記者會上說的話,顯然是出於沮喪。當時他的新工黨政府面臨1964年的英鎊危機,此一快速發展的事件嚴重威脅到他的新任政府。

這句話提醒我們政治版圖瞬息萬變,現在的情況在下週、下個月或是明年都可能會非常不同,永遠不要以為現在的一切就是結局。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保守黨由高峰跌到深谷

自2019年大選勝利以來,不過短短幾年,英國執政保守黨的命運無疑發生重大轉變。當年保守黨以超過其餘政黨總和席次80席輕鬆成為最大黨,而在週四的選舉中,工黨目前以超過至少170席穩定成為執政黨,這使得上次選舉首相強生 (Boris Johnson)領導的保守黨80席優勢顯得微不足道。

這顯示英國選民的集體觀念發生了多麼大的改變,他們看清了保守黨的本來面目:無用、腐敗、愚蠢、脫節、過於右傾。

台灣也可能經歷類似的情況,不要以為一次選舉勝利就是結論。國民黨因為一席多數成為國會最大黨後,開始對憲法進行粗暴對待,最新的例子是提議邀請中國企業進入離岸島嶼參與開發,並且幾乎每週都會向中國卑躬屈膝。

我不禁要想,這是否是一般台灣人真正想要的。

台灣選後短短六個月內,立法院對中國的立場和前八年相比發生了巨大變化,這只能表明政治局勢的變化有多快。鑑於多數民調顯示大多數台灣人選擇維持現狀而不是傾向中國,我只能將上次選舉的結果歸咎於某些人的草率投票,或者他們相信國民黨不會輕易投入中國的懷抱─但這就是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幸運的是在民主制度下,如果選民不滿意,政黨的命運就會翻轉。在短短五年內,我的母國英國保守黨已經從英雄變成了狗熊,從傲慢的執政黨淪落為弱勢的反對黨。

那麼是什麼導致了保守黨命運的轉變呢?是內訌、傲慢、失敗的政策、經濟衰退、腐敗、對選民說謊嗎?老實說,以上都是。根據我的觀察,到目前為止對大多數人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保守黨的傲慢,以及他們似乎認為自己可以透過法令來統治。

世界上大多數建制派政黨都很類似,英國保守黨就像台灣的國民黨和美國的共和黨,相信自己是天生的領導者,傲慢也因此很快形成。

漫天撒謊就是保守黨本色

就英國而言,保守黨似乎認為他們可以在所有議題上不斷地撒謊,並以近乎史詩般的規模沉迷於腐敗和欺騙。該黨表現得好像無論做什麼都能逃脫懲罰,同時像動物一樣踩在彼此身上互相攀爬,拼命爭奪最高職位。

事實證明,這是一種習慣。在週三選舉之夜結束時,一些仍然保有工作的保守黨資深黨員還在為誰將接任現任首相兼黨魁蘇納克(Rishi Sunak )而爭論不休。

一位落敗的保守黨議員表示:「我看過保守黨的同事們擺姿勢,寫煽動性的專欄文章,說一些他們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證據的蠢話,而不是集中精力做好工作。我厭倦了只在乎個人意圖和爭奪職位。」

「保守黨正面臨選舉末日,現在這個情形就像一群禿頭男子爭奪一把梳子,」他對這個討論蘇納克繼任的現象下了精準的結論。

以下是導致有190年歷史的保守黨近乎解體背景的簡要說明。新任執政黨工黨成立於1900年,也有124年歷史。

保守黨的衰敗可說始於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當時的保守黨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2015年大選前為了贏得勝利,提案公投以安撫反歐右翼分子。許多政治學家認為這項決定是一個轉捩點,最終導致保守黨在週四面臨該黨有史以來最恥辱的挫敗。

當年英國人以微弱優勢公投決定退出歐洲,提出脫歐的卡麥隆跳車,保守黨由梅伊(Theresa Ma)接替首相。梅伊花了三年痛苦的時間,試圖說服國會接受她提出的脫歐方案,但最終失敗導致她下台。

強生在梅伊辭職後接任首相,帶領保守黨在2019年大選獲得80席的優數席位,並承諾「完成脫歐」。當年的大選是一場單一議題「脫歐」的選舉,因為在梅伊多次嘗試說服國會同意脫歐方案不果後,英國人對任何脫歐的消息都感到厭煩。正是在這個時期,保守黨內的凝聚力開始出現裂痕,黨內右翼開始更加強勢。

隨後強生政府直接陷入新冠危機,這場危機的處理極其糟糕,例如當局反應遲緩還有嚴厲的封城措施,現在在購買醫院設備和防護設備方面,也被發現大規模的弊端。

強森就是十足的騙子

更糟糕的是,首相強生作為一個十足的騙子,他試圖掩蓋新冠期間無視自己頒布的封城法令,在首相官邸唐寧街10號舉辦「自帶酒水」派對的事實。儘管警方試圖掩蓋真相,但在派對門(Partygate)調查期間,警方還是開出了126項罰款,對象包括強生夫妻以及當時的財政部長蘇納克。

在掩蓋真相的過程中,強生一再告訴國會他沒有違反規定,認為集會是合法的。經過長達一年的調查,國會委員會斷定他對國會撒了謊,強生因此不得不辭職黯然下台。

隨後於2022年7月,保守黨投票選出特拉斯(Liz Truss)領導該黨並成為首相。事實證明,這可能是他們最嚴重的錯誤。

特拉斯的無能程度如此之高,以至於她立即實施的稅收政策導致英國經濟近乎崩潰。她僅擔任首相49天,目前保持英國史上任期最短首相的紀錄。在此之前任職最短的首相是坎寧(George Canning),他在職119天,離職原因是他於1827年在任期間去世。

特拉斯之後前財政部長蘇納克接手成為首相,他在2022年10月上任時承諾在各個層面上保持「正直、專業和問責」,試圖修復保守黨受損的形象。

坦白說蘇納克在政治上沒有真正的天賦,他在領導國家這條路上跌跌撞撞,基本上是靠著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誤導民眾。他看似心存善意承諾開啟新時代,但他的領導能力卻因為十二名保守黨國會議員被開除而大受打擊。

無能的蘇納克難挽大局

蘇納克不得不開除黨內國會議員的不當行為,因為他們被指控挪用開支、不當使用約會應用程式、違反議會金錢規則、使用辱罵性種族主義語言、強姦和持有管制藥物、霸凌和不當性行為、猥褻和性侵犯。

哦,還有一個國會議員出現在電視真人秀節目《我是名人》中……拜託!他去上節目的時候,本應花時間為選民服務,因為那才是他受薪應做的工作。

可憐的蘇納克,我猜他從這場遊戲一開始就處於劣勢先天不足,但超過70%的英國人認為他做得很糟糕,而這一切當然也是因為幾個星期前,他在傾盆大雨中穿著濕透的西裝,狼狽地站在唐寧街首相官邸外宣布週四的選舉。

這場濕身秀在英國人眼中極度愚蠢,在這個一年到頭下雨的國度,沒有人會認為站在雨中不撐傘是勇敢的行為。這是令人悲傷的,但同時也非常可悲。

因為以上種種,此次選舉保守黨為他們的傲慢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他們相信多重謊言會被接受,無能會被忽視,腐敗會被遺忘。有時,選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意識到自己被騙了,但當權者需要記住,他們的政治生命很可能如曇花一現,因為民眾的強烈反對往往是兇猛無情的。

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三十年,從歐洲總部外派亞洲後就不再離開,曾任亞洲金融總編,南太平洋總編,南亞總編,北亞總編。退休後的台灣女婿目前旅居八里左岸,對台灣民主充滿興趣,希望能夠提供旁觀者的看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