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擋了極右派,然後……──法國大選後的茫然

蔡筱穎
380 人閱讀

法國左派聯盟新人民陣線(NFP)和馬克宏執政黨同在(Ensemble)於7月7日立法選舉第二輪投票中以策略反擊極右派國民聯盟(RN)意外勝利的慶祝集會上,看不到法國國旗,卻清晰可見巴勒斯坦國旗,而支持哈馬斯等恐怖組織或被安全部門列為對法國國家構成威脅S級的人居然當選國會議員,一整個星期都在天人交戰的法國民眾,猶如寒天飲冰水冷暖自知。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人民對極右派的真正選擇已達34%,當他們用選票極力希望在移民社會安全等議題上做出改變時,卻發現自己也正在以選票讓主張移民主義和寬鬆政策的左派掌權。

六月之後組左派聯合陣線的聲浪大起

自國民聯盟在6月9日的歐洲議會選舉中遙遙領先成為法國第一大黨後,阻止該黨成為國民議會主導政治力量,成為提前立法選舉的核心議題,聯合組成共和陣線抵制極右派政黨的呼籲此起彼落。

6月30日第一輪選舉結果引起的政治風暴,讓政治人物以美德為名道德勸說剝奪了民眾的選擇,擔心投極右派會破壞國家穩定,導致國內暴力和國際報復措施,承受著莫大壓力滿懷愧疚的民眾,以反法西斯鬥爭的名義選擇阻止極右派二度差點改寫法國政治史,把票投給了那些忽視或鄙視他們的人,而後者卻辯稱這是一張支持票,因此會執行民眾支持的移民政策、解除警察的武裝等,那些與34%民眾期望相反的政策。

根據民調公司,許多選民進行了戰術性投票,有三成的人用選票,只為了反對不信任的候選人,而不是真正想支持的人。可以說,整個社會目睹了一場由罪惡感和大規模操縱導致的投票,參與投票的人數眾多創自1997年以來的歷史新高達66.63%,使得投票結果更顯戲劇化,法國人做出了選擇,最終導致新人民陣線登上權力之門,而這個政治理念分歧的左派聯盟,一部分甚至捍衛三分之一法國人不認同的立場。

左派聯盟新人民陣線是在馬克宏決定提前大選之後組成,將原先嚴重分裂的社會黨(PS)、生態主義者(Ecologistes)、共產黨(PC)和極左派的不屈法蘭西(LFI)集中在一個陣營,一方面是抱團阻止極右派的勢不可擋的崛起,其次是擊敗聲望日益下跌的「資本家總統」馬克宏。只是從社會福利、移民安全、對抗氣候變遷、世代正義等議題,各政黨意見分歧。

馬克宏製造了更多風暴

根據法國內政部最新數據,國民議會577席中,新人民陣線占182席,中間派同在有168席,國民聯盟則有143席。這個大爆冷門的國會選舉結果顯現的政治局勢,不僅使得馬克宏未達清理門戶目的重整政治格局,失去國會第一大黨地位,還使得法國陷入新的政治不確定性,預計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四分五裂。馬克宏在解釋「解散國民議會」這一決定時曾開玩笑地說「這是一顆手榴彈」,結果確實是出現了混亂且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或政黨聯盟取得絕對多數的「懸峙國會」。

沒有政黨擁有絕對多數席位,可能的聯盟需要大量妥協。反猶太主義就成為一個觀察點,反猶已成為左派的價值觀,政治上是否仍然存在紅線還有待觀察,不過,「偏好威權獨裁者」過時世界觀的不屈法蘭西(LFI)領導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其拒絕譴責巴勒斯坦伊斯蘭主義組織哈瑪斯(Hamas)屠殺與挾持人質是人盡皆知的事實。

在獲得最多席次的勝選後,梅朗雄拒絕與馬克宏達成任何協議,馬克宏陣營則希望左派聯盟最終會因為梅朗雄的固執而分裂,但與其他溫和派組成某種聯盟,馬克宏最新的構想是,與新人民陣線中的社會主義者和生態學家結盟,將左派一分為二,如同他以往分裂傳統右派共和黨的策略。

倉卒設立的「共和聯盟路障」,擋住了國民聯盟的道路,以至於新人民陣線這個左派政黨聯盟脫穎而出,儘管在第一輪選舉,很少人相信左派會佔上風。而且在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時,總理阿塔勒一再向民眾解釋:投票給新人民陣線沒有任何風險,因為新人民陣線不可能獲勝!

馬克宏也曾經對極右派和極左派都嚴厲批評,他以為,極右派對法國人不安全感的回應是製造分裂,因為它將人們歸結為一種宗教或一種出身,從而分裂人民並導致內戰。而另一方面,新人民陣線提出的是「一種社群主義」,「這也會導致內戰」。

似乎勢不可擋的極右派其失敗的部分原因,來自中左選民出動頑強抵抗,且兩陣營在首輪投票後選擇結盟,超過200名候選人在此期間自願退出,讓支持者選票得以集中,最終成功打擊國民聯盟,使其失去30%到40%的席次。

左派陣線若不處理真正的民怨,極右勢力仍會再起

當然,在第二輪前幾名候選人被披露曾表達過排外觀點,引發了民眾對該黨是否真正擺脫了法西斯、反猶等過去劣跡斑斑的質疑。益普索民意調查專家譚圖里耶(Brice Teinturier)就表示:「事實上,在這次競選中,國民聯盟候選人本身就表明他們不是尚未做好準備,就是其隊伍中有反猶太主義、仇外主義或恐同主義的候選人。」雖然勒彭以選民對生活成本、公共服務緊張和移民問題的不滿來重塑極右政黨的形象。

短暫但激烈的選戰,使得全法國都陷入一種前路不明的迷茫與焦慮。雖說馬克宏的豪賭暫時攔截席捲全國的民粹熱潮,阻止了極右派的差點掌權,但是,也被認為是目光短淺的短線操作,不思解決法國沈痾已重、積弊已久會讓極右派崛起的問題,而新人民陣線有關移民社會治安等極右派民眾關切的政策,都可能與極右民眾的期望背道而馳,加上議會政治不確定的可能空轉,極右派的反撲指日可待。

作者係從文字到影音的駐外記者

留言評論
蔡筱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