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上幾次電視恐怕也沒用:拜登是想奉送總統寶座給川普?

羅世宏
521 人閱讀

「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這是孔子的智慧箴言,但可惜此時此刻的美國總統拜登聽不進去,因為他幾乎已變成了一個自我感覺良好,不肯面對現實,也不聽人勸的固執老人。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由於拜登在6月27日與前總統川普的辯論中表現不佳,引發民主黨內部的恐慌。辯論後的三項民調顯示,拜登在全國民調落後川普6個百分點,在2020年僅些微優勢勝選的搖擺州,如今也岌岌可危。有72%的選民認為拜登的健康和精神狀態已不適任總統職務,80%的人認為拜登太老而不適合競選連任,另有41%的民主黨支持者希望拜登退選。換言之,這場辯論的失敗,不僅讓他的支持率下滑,更讓民主黨內部對他的連任機會產生嚴重懷疑。

在這個脈絡下,拜登上週五(7月5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的訪談,希望能夠平息黨內的恐慌,重建選民對他的信心,並回應外界對其健康狀況的質疑。在這場全長22分鐘的專訪中,主持人喬治.斯特凡諾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反覆詢問拜登各種問題,包括健康狀態、接受針對認知能力的獨立醫學評估、民調持續落後且擴大差距、CNN辯論會慘況,以及優雅退選的可能性。可惜的是,拜登未能誠實面對這些問題,反而是一直避重就輕,並且堅持絕不退選。

在這場電視訪談中,拜登試圖表現得更加積極和有活力,以減輕民主黨內部對其領導能力的擔憂。然而,效果非常有限!儘管他強調自己的政績,但這並未能成功平息恐慌。多數觀察者認為他的表現完全無法說服選民和黨內成員他能夠勝任下一任期,如果還有當選可能的話。

拜登希望藉由這次訪談,挽回因辯論失敗而受損的公眾形象。拜登在訪談中被問及是否願意就認知能力接受獨立的醫學評估時,他選擇迴避,表示自己每天都在進行認知測試。這種迴避態度進一步加劇外界對其健康狀況的質疑。曾經擔任歐巴馬競選顧問的大衛.阿克塞爾羅(David Axelrod)撰文指出,拜登在這個問題上沒有提供令人信服的答案。

ABC這場電視訪談後的民調顯示,74%的美國人認為拜登過於年邁,不適合再任一屆,而只有42%的人對川普持相同看法。這些數據顯示,拜登未能在訪談中有效改善公眾對其年齡和健康的看法。

同樣地,民主黨內要求拜登退選的聲音並未因這場電視專訪而減少,反而有所增加,因為對拜登成功競選連任一事越來越沒有信心。

辯論表現與健康問題

在接受ABC訪問時,拜登坦言自己的辯論表現不佳,但他不服老,而是歸咎於感冒、疲勞和準備不足。然而,這些解釋並未能平息外界對其健康狀況的擔憂。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拜登近幾個月來顯示出加速老化的跡象,儘管他的幕僚強調他的思維依然敏銳,但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引起多方關注。

面對這樣的局勢,民主黨內部開始出現要求拜登退選的聲音。德州眾議員多吉特(Lloyd Doggett)成為首位公開呼籲拜登退選的現任民主黨國會議員,而黨內一些重量級人物,如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也公開表達對拜登能否勝任的質疑。《經濟學人》和彭博社的報導也指出,47歲的義大利總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和歐洲其他政治領袖也對拜登的狀態表示擔憂,懷疑他無力再擔任總統四年。

在拜登面臨退選壓力的同時,現年59歲的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被視為接替人選。然而,根據CNN的報導,儘管賀錦麗已經開始準備應對這一可能性,但她也面臨著來自黨內和選民的質疑。但賀錦麗的支持者認為她是唯一現實的選擇,能夠在短時間內接手拜登的競選活動。正如一位民主黨參議員所說的:「我們需要一個了解我們團隊和戰術的替補四分衛」。而除了賀錦麗,現年56歲的加州州長葛文.紐森(Gavin Newsom)也是民主黨可以出的一張好牌。

民調數據、主流媒體與歐洲盟友的擔憂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民調數據,拜登在民主黨內的支持率從2月份的93%下降到86%,而共和黨內支持川普的比例則從93%上升到96%。這意味著,拜登在鞏固黨內支持上已經面臨危機。同時,選民對拜登處理通貨膨脹問題和經濟表現並不滿意,這將進一步削弱他的競選優勢。

拜登在辯論中表現出來的遲鈍、不知所云,甚至語無倫次,完全暴露出他已經過於衰老的現實。曾經獲得普立茲新聞獎評論獎項的《紐約時報》評論員莫琳.多德(Maureen Dowd)撰文痛批拜登的表現。她寫道,拜登在辯論中顯得「幽靈般」,步態顯得畏縮,無法記住預先準備好的台詞或數字,這些年齡相關的問題只會朝更壞的方向發展。多德直言不諱地說,不肯退選的拜登已經越來越像他的競選對手川普:把自己的個人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她進一步指出,拜登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太不OK,在當前全球不穩定局勢下,尤其是人工智慧正在迅速改變國家,以及宗教狂熱者充斥聯邦最高法院之際,顯得尤為危險。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大衛.伊格納茲(David Ignatius)也公開呼籲拜登應該退出競選。他指出,拜登在辯論中的表現不僅暴露了他的年齡問題,還顯示出他在應對快速變化的世界和複雜政策問題時的困難。這些問題使得民主黨需要重新考慮是否應該由拜登繼續代表參選。

在國際方面,拜登的健康狀況也引起了歐洲盟友的擔憂。在最近的七國集團峰會上,如前所述,多位歐洲領導人對拜登在辯論會上的表現感到震驚,擔心他無法再執政四年。此一情況,進一步加劇國際社會對美國領導力的質疑,歐洲各國也開始考慮如何應對川普極可能再次當選的情況。

如果拜登繼續代表民主黨競選,以目前民調結果與發展態勢預測,幾乎等同於將總統寶座免費奉送給川普。然而,拜登至今仍然公開宣示競選到底。近期上電視接受專訪,他雖然試圖裝出「老當益壯」的姿態,但給選民和世人的印象恐怕還是停留在「老登異狀」,對於逆轉勝川普的目標來說應該已經不管用了。從現在開始,唯一能寄望的是拜登總統自己能夠服老,能夠急流勇退,抱著「成功不必在我」的公心,大力支持改由民主黨內較年輕的政治人物出馬迎戰,恐怕是避免美國再度選出川普總統的唯一希望了。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